在人人都在讨论新冠肺炎的时期,各类谣言也在不断的肆虐。比如有人说,新冠病毒会啃噬肺部,导致肺功能的永久丧失,只能依靠呼吸机生存。

没错,新冠肺炎患者肺功能不可恢复,其实就是彻头彻尾的谣言。

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肺。

人一共有两个肺,左边一个右边一个。但实际上两者并不对称,右肺有三个叶,而左肺只有两个叶,这跟心脏的位置有关。心脏在双肺之间,位置偏左,占据了不小的空间。不仅人类如此,包括很多哺乳动物的肺部,都是左二右三这样的发育结构。

而肺部的最主要功能,简单来说就是换气。咱们通过呼吸,将空气中的氧气通过肺部交换到血液当中,并排除体内的二氧化碳。所以在肺部出现比较严重的问题时,患者会感觉呼吸困难。

但肺是一个内脏器官,医生很难直接观测到这些病变是啥样的、在肺的哪个位置,因此医生通过影像学的手段来发现这些问题。在肺部的影像学检查中,一个比较常用的办法的就是拍 CT。你可以把 CT 理解成一堆 X 光平片的组合,机器围着你绕一圈,就可以获得很多断层扫描的图片了。

我们单纯看一张二维图片,应该很难想象整体的构造,但如果这些图片足够多、每两张图之间的过渡足够小,我们就能想象出它的立体结构了。

而在影像学上,我们把这种技术叫做三维重建。断层扫描越薄,我们就能获得越清晰的重建器官。通常来说,要求 1.5mm 或者更薄的 CT 扫描才可以进行三维重建。三维重建可以让医生更好的评估病变情况,制定更加准确的治疗方案。

CT 三维重建等手段,并不算是新技术。

讲完了基础知识,咱们说说新冠病毒会不会啃噬肺部。

咱们还是说回 CT。在 CT 上,新型肺炎的表现是多样性的,主要以磨玻璃阴影、实变为主,缺乏特异性。

缺乏特异性的意思是,它的 CT 表现跟其他病毒性肺炎的表现没有非常大的差异,如果不结合患者的流行病学史和核酸检测结果,医生很难通过 CT 就直接判断到底是哪种病毒引起的肺炎。实际上,新冠肺炎和过去常见的流感病毒引起的肺炎,在医学影像上还是比较像的,甲流肺炎也经常出现弥漫性磨玻璃影和实变。

而大家最近听到的、感觉很吓人的“大白肺”,其实是两肺出现了弥漫性实变阴影,在胸片上就呈一片白,这是危重型肺炎患者的表现,并不限于某一种病毒性肺炎。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对七万多名新冠肺炎患者的病例统计,81%的患者都属于轻 / 中症,重症大约占了 14%,而只有 5%的患者是危重症。

像图片中这种双肺都出现了肺弥漫性实变的情况,通常只有危重症和一部分的重症患者才会有,占了大多数的轻 / 中症患者是不会有这种表现的,甚至在轻症患者的影像学上都看不到肺炎表现。

所以,大多数新冠肺炎患者,并不会出现只能依靠呼吸机生存的情况。

而病毒啃噬肺部,也是错误的。对于危重症患者来说,问题并不来自于病毒的直接攻击,而是自身免疫系统的过度反应。很多病变都是人体免疫系统引起的,比如在病毒的刺激下,免疫系统火力全开,引起了细胞因子风暴,导致全身脏器受损,这属于“杀敌八百,自损三千”。

而肺功能不能恢复也是错误的。即便是重症患者,经过系统的治疗,肺功能也能逐渐恢复,像武汉疫情中第一位出院的重症患者,主治医生从他的 CT 结果上来看,患者的肺部已经恢复了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