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与传染病的斗争至少可以追溯到16世纪。

1720年代~1870年代,天花和麻疹在肆虐。

在接种牛痘来预防天花之前,人们使用的是被称为人痘接种术,也就是将少量具有传染性的天花物质——脓液、痂,或是其他污染物,作为接种材料,设法送入未患病者的鼻腔内以引发局部痘疹,从而获得对天花的免疫力。


这种做法的事实依据,来源于是人们观察到天花幸存者不会再次感染天花。

通过人痘接种术对天花进行的有效免疫,很大程度上激励了这一时期对于其他传染病的免疫尝试。

1758年的一次麻疹流行期间,苏格兰医生弗朗西斯·霍姆使用血液和麻疹皮疹刮痕的混合物,通过手臂切口为大约12名儿童接种疫苗。

而后,詹纳发现挤奶女工对天花具有明显的免疫力,于是他给他的受试者接种牛痘,来诱导天花免疫。由此也证明了牛痘是一种相对温和的疾病,乳制品工人从牛身上感染了这种疾病,可能会得到预防天花的能力。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追寻细菌。法国民族英雄路易斯·巴斯德向医学界证明,疾病是由微小的不能用肉眼看到的媒介传播的,而且还认识到,需要减弱或削弱微生物,在不足以致病的前提下,诱导产生足够强的免疫反应来预防疾病。


巴斯德很快将这一认识应用到疫苗研发上。1879年,他研制了第一种鸡霍乱疫苗。紧随其后的是1881年的兽用炭疽疫苗。

1885年,巴斯德推出了第一只狂犬病疫苗,标志着人类第一次拥有了一种用于暴露后预防的治疗性疫苗。

1930年代~1950年代:组织和细胞培养进展。

20世纪30年代起,科学家们将注意力从细菌投向更加微小的致病源——病毒,并开始寻找替代猴子等灵长类动物研制疫苗的新方案。

马克斯·泰勒,在繁殖和减弱黄热病病毒方面的尝试,是这方面的一个重要进展。他选择在小鼠体内培养黄热病病毒,并由此开发出一种基于小鼠对疫苗接种抗体反应的评估方法。

他的疫苗于1938年首次在巴西使用,事实证明,对人类使用是安全和高效的。它只需一剂就可提供终身保护,即使现在,仍继续用于全球黄热病病毒疫苗生产。

20世纪80年代至今:重组革命

20世纪8090年代,随着分子生物学的进步,疫苗开发和生产的方式出现了重大转变。

1981年,希尔曼从受感染捐赠者的血液中分离出抗原,开发出一种乙肝疫苗。尽管抗原物质经过了仔细的提纯,并且被认为没有导致任何疫苗接受者患病,但新出现的艾滋病毒危机意味着,使用人类血液产品生产疫苗是不可取的。

希尔曼在重组DNA技术中找到了解决方案。通过对酵母细胞进行基因改造以构建目标蛋白,可以在天然状态下高产量地生产乙肝抗原。重组乙肝疫苗于1986年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

我们和病毒的斗争一直在持续,我们从来没有输过,而只要输了一次就是万劫不复,从前不会输,将来,希望我们可以是常胜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