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代民间有歌谣道:“宁食三斗葱,不逢屈突通。”屈突通是隋代的大臣,他为文清正廉洁,为武守成有方,是一个极为公正和肃严的人物。因为这样的特点,所以在隋末战乱四起的时候,隋炀帝也放心让屈突通守住长安。


对于隋末的各路豪杰而言,整个社会文化对于忠义二字都没有后世这样影响深大。原因有二,一是魏晋南北朝以来社会动荡,贵族政治崛起,致使忠君的君主地位下降,反而是孝道压过了忠。二则是少数民族文化,冲淡了中原儒家学说的忠君忠国。这样一来,隋末的各路豪杰改换门庭那是稀松平常,唐太宗凌烟阁功臣里大多数都曾有过二主甚至三主。
但是屈突通却并非如此。
他虽然是个鲜卑宇文部人,姓屈突名通,但他骨子里的忠义让人慨叹。
当时长安失守,屈突通率领余部困兽犹斗,李渊欣赏屈突通,派人劝降。首先派了屈突通原先的手下桑显和,也是降唐的一名将领。桑显和好一番劝说,屈突通却掩面不听人言,还念及隋炀帝的恩情。
李渊见势不管用,又把屈突通在长安的儿子派去劝降,结果儿子走到一半,屈突通就命左右两侧人向儿子射箭。他高声说道:“昔与汝为父子,今与汝为仇雠。(《旧唐书》)”以前咱们是父子,现在是仇敌。这算哪门子事呢?为了忠义连儿子都不认了,甚至要把儿子杀了。


可是最后屈突通还是降唐了,如此执着奉守忠君的他,又是为何降唐呢?
当时的情况是,桑显和见着胶着不下,就不往屈突通方面下手了。他冲着屈突通的军队大吼一声:“京师陷矣,汝并关西人,欲何所去?(《旧唐书•屈突通传》)”长安已经陷落了,大家都是长安的人,你们不投降,又是要往哪去?
这句话瞬间戳心窝子了。
屈突通一个人硬气,也不过是一人。他的手底下有的是一个大军,是千千万万的人。本来吃了节节败仗,大军早就人心涣散,这下听到桑显和的话,那是丢盔卸甲,把兵器都放下了。中国古代有重土安迁的传统,隋朝灭亡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长安成了唐朝的首都,这些原原本本的长安人,又要往哪去呢?不是所有人都有屈突通的忠义。
屈突通眼见此情景,那是扑通一声往扬州隋炀帝的方向跪去,长叹一声:“臣力屈兵败,不负陛下,天地神祗,实所鉴察。(《旧唐书•屈突通传》)”我是实在没办法了,才兵败投降的,我没有辜负陛下的恩情,天地神祗请为我作证。
至此,他才算是真正投降。


纵览史书,屈突通投降的场景不甚真实,还有些不理解,觉得儿子都能杀,怎么士兵没士气了,你就投降了?你大可学西楚霸王,战斗至死也是一种忠义的荣光啊。
归结理由,最切中要点的还是屈突通的性格和当时的社会环境。
前文说到,整个隋末的社会环境给人才们的信号就是改换门庭很正常。战乱时代,忠义总是会被更实用主义的保命所替换。屈突通虽然已经是足够忠义的人物,但脱离不了这个社会的大环境,还是受到点影响的。
再者就是屈突通的个人性格。
李渊曾评价屈突通,说他性格谨小慎微,从不出奇制胜,是有那么点胆小在里面的。这点胆小放在做官上,促使屈突通从不敛财,为人清正。虽然唐初很多官员都廉洁,但是屈突通是其中翘楚,他的三个儿子来长安,都是骑在一匹马上,没有多余的马。
而放在招降这件事情上,屈突通就没有当西楚霸王慷慨激昂面临死亡的勇气。当时的他看似硬气,儿子来劝降他都能杀,但已经是一个纸老虎了。因为屈突通并没有亲自射杀,而是让左右士兵去射杀儿子,左右能够真的射死上司的儿子吗?想也是不会的。


当桑显和一句话卸下了屈突通周围拥护的力量,大势已去。屈突通便只能投降了。但他的投降并不可耻,在隋末改换门庭跟家常便饭一样的时代,屈突通能够尽心尽力为隋朝做到这种地步,已然是标杆人物了。这也是李渊对他礼遇和看重的地方,可以说正是因为屈突通的忠义,所以李渊才非要招降他不可。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