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及千古一帝汉武帝,他的功绩可谓是洋洋洒洒,在整个西汉帝王中独领风骚。北残匈奴,含归朝鲜,南踏百越,定下中国版图基础,也为定下了汉民族的民族自豪和认同。如今汉武帝的茂陵静静地躺在陕西咸阳原上,据传到他下葬时,无数珍玩器物,塞满了宫室,有些放不下还摆在了外面。他一手缔造的汉武盛世,是中国封建王朝的第一个盛世。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功绩卓著的帝王,他的茂陵边却无一个相匹配的后陵。
汉武帝生前曾两次立后,却也亲手将两位皇后拉下后位。


第一位是陈阿娇。陈阿娇为汉武帝姑母馆陶长公主之女。汉武帝非嫡非长,按照中国古代的嫡长继承制,是如何也越不过庶长子刘荣而为太子的。汉武帝刘彻之所以能成为皇帝,很大方面的原因都来自馆陶长公主的帮扶。汉武帝母亲王娡和馆陶长公主做下交易,以联姻为合作形式,馆陶长公主帮着自己的女婿登上皇位,也让自己的女儿成为了皇后。
在汉武帝在位前期,馆陶长公主的势力空前的强大。但盛极而衰,汉武帝从不是一个懦弱无为的人。面对着文景之治所缔造的盛世基础,国家米粮充足到腐烂,汉武帝意识到了改革的契机。
可是却遭到了以窦太后馆陶长公主为首的旧势力阻挠。


这场割据战,在窦太后去世后,得到了终结。汉武帝立即废除陈阿娇,重新从旧势力手里接过一位皇帝的权力。
陈阿娇是可悲的,她是天之骄女,但她在更大的政治大局中,不过是一个时代洪流前进的拦路石。
第二位皇后是卫子夫。卫子夫出身低微,为平阳公主府舞姬。她性格柔顺,恭谨良婉,对于一个心怀抱负的君王而言,卫子夫无疑是极佳的解语花。就在陈阿娇幽闭长门后,卫子夫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皇后。
可是微末时的相偕抚慰,还是抵不过权力的疑心。晚年的汉武帝好大喜功,穷兵黩武,多心多疑。他以一双阴鹫的眼睛看着台阶下的大臣、后妃、儿子。君王不服老,本身就已经老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汉武帝以巫蛊之乱,逼死了卫子夫和太子刘据,一代贤后被人草席包裹丢弃荒原。
她的死亡,似乎也象征着汉武帝亲手摧毁了自己的汉武盛世。汉武末年,国库空虚,大量征战加重百姓负担,以致流民百万。
待巫蛊之乱的真相大白,汉武帝颓然坐于龙椅,一书罪己诏,宣告了一代大汉天子最后的落幕。


汉武帝废陈阿娇,是为了冲破旧势力的束缚带着国家奔向盛世的快车道,汉武帝废卫子夫,则是权力迷心将国家代入了乌云重重的阴霾。茂陵无后陵,似乎也象征着汉武帝独断专行的一生,他盛于独断权力又败于独断权力,伤害的则是他最亲近的两任皇后。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