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一个万人之上的皇帝而言,最要紧的不是自己的能力,而是下边人的能力,最需要的不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权力,而是不能闭目塞听。所以一个直臣就尤为重要,唯有直臣的真话和谏言,让言路畅通,让皇帝明白天下大局,规整方向。可是俗话说伴君如伴虎,直臣太直也容易惹来杀身之祸,然而有这样一个明君,直臣说话太直气到了明君,不仅没有杀身之祸,还让明君畏他如虎,有气只敢往肚里咽。
这就是唐太宗和魏征。


话说有一日,唐太宗得了一只打猎的鸟,那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看怎么喜欢,就放到手臂上玩。恰好这个时候魏征觐见,唐太宗心头一跳就叫不好。这让魏征看到还得了?肯定要劈头盖脸骂他玩物丧志、游猎侵田等等等。眼看着魏征要进来了,唐太宗灵机一动把这鸟藏进了胸口的衣服里。
魏征一进来,就开始说国家大事,说一大堆,唐太宗只能连连点头,过了好一会,魏征才离开。唐太宗从怀里掏出鸟,这鸟也早已没气了。
唐太宗看着这鸟,也是无奈又可恨。他也在想自己怎么就这么怕这魏征呢?
在史料记载的另一则事中,唐太宗就硬气很多了。魏征说话又快又直,把唐太宗说得火冒三丈,但是再怎么恼火,唐太宗也没在当场表示什么,而是对着妻子长孙皇后的面,大声吐槽:“会须杀此田舍郎!(《资治通鉴》)”因为魏征是草根出身,农民户,所以唐太宗说是田舍郎,也就是要杀魏征这个老农民。


虽然硬气,但唐太宗也只敢在人背后撒火,看穿一切的长孙皇后笑着换了身正式的朝服,对着唐太宗盈盈一拜,说恭喜唐太宗。
唐太宗问这有什么可恭喜的?你老公都要气死了。长孙皇后就说,古来明君出现的时候,才会有直臣,唐太宗已然是有了明君之相,所以恭喜唐太宗。
长孙皇后一针见血,唐太宗也是转怒为喜,他又何尝不知呢?也正是因为明白,才只会跟长孙皇后吐吐槽罢了。看似窝囊的敢怒不敢言,却是一个明君的最高素养,皇帝看似万人之上,却正因为权力过高,而难有人说真话。压抑自己的权力欲望,让大臣进言,并且出现了敢于说难听话的直臣,这不是冒犯了皇帝的威严,恰恰是这皇帝贤明的象征。


所以唐太宗就跟学生见老师一样,虚心听着魏征跟他进言。在魏征死后,唐太宗感叹“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留下了明君直臣的美谈。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