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数中国古代理想的君臣,不过明君直臣四字。贤明的君主、敢于直言的大臣,互相倚重不疑不忌。而唐太宗李世民和魏征就是这样的典范代表。那么他们是如何炼成明君直臣的人设呢?
在唐太宗的方面而言,他平生最大的隐痛莫过于玄武门之变的污点,为了洗掉这个污点。他主动去接纳太子府和齐王府的旧部,而魏征就是这其中一员。


两人在玄武门之变前是货真价实的死对头,李世民曾对魏征说:“尔阋吾兄弟,奈何(《旧唐书》)”就是你魏征挑起你我兄弟的争端。这话不尽实,兄弟俩的争端明明是皇位之争,但也体现了魏征在这场夺位之战中,给李世民下了不少绊子。李世民登基后,魏征替李建成收拢的河北贵族就成了李世民的隐形炸弹。
面对着这样一个昔日敌手和庞然大物的河北勋贵,李世民不可能从正面去铲除他们。毕竟做得狠了,天下又会翻出他玄武门之变诛杀亲兄弟的旧账。
怎么去洗去手刃兄弟的黑历史呢?那就要善待魏征,李世民派魏征去安抚河北贵族,魏征路遇被押解长安的齐王旧部,魏征就说,不用去河北大张旗鼓安抚了,现在把这旧部放了,河北自然归顺。李世民将信将疑地做了,效果出奇地好。也是魏征真心臣服,李世民纳谏如流,特别对魏征那是事事虚心,立下了明君人设。


李世民的明君人设,那是缺魏征不可,那么魏征为什么要捧着李世民当明君呢?前文提到魏征是太子旧臣,中国古代讲究一仆不事二主。清代的时候洪承畴为开国立下汗马功劳可是乾隆朝修史,洪承畴列入了《贰臣传》,何为贰臣?就是不忠一主,节操有缺的人。而魏征恰恰就有这个缺点,这个缺点对他来说还大了去了,他在归顺李世民、李建成前还曾五次易主。先是隋朝的官员,又跟了李密的瓦岗军后来跟着归降唐军,半途领命去劝降一个割据势力,结果被人扣着回不来,如此种种,他一生不是贰臣了是七八次臣了。这对于一个学儒家经典出身的文人而言,是一生的耻辱,但是天下大乱他又不靠军功,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所以面临着李世民投来的明君人设橄榄枝,魏征迅速接受到了信号。他渴望青史留名,渴望佳名留世,所以也开始了直臣的路线。
而魏征也的确是个人才,他的谏言句句真切,君臣两个人你来我往心领神会,虽然出发点是有为一己之私,却将整个大唐帝国推向了清平治世。或许这就是贞观之治的魅力,不仅实现自我的理想小欲,还能成全天下的太平。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