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史之乱,唐玄宗一路南逃,经历了杨贵妃身死、太子北上等一系列事件,最终在四川剑阁安定了下来。一经安顿,唐玄宗立马发了一道旨意,首先承认了自己罪过,偏信安禄山致使两京沦陷,山河破碎。其次号召自己成年的几个有作为的儿子,鼓动他们收复两京,击败安禄山。


这是一道明晃晃的悬赏令,不论是哪个儿子击败了安禄山,其实都是他唐玄宗在位时的功绩,但这个收复山河的香饽饽太过诱人,洛阳那可是东都,长安更是京畿之地,谁先收回两京,不就是谁继承皇位吗?
唐玄宗想的还是很清楚,仍旧有着上位者操控能人的手段。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发布这道圣旨的前三天,远在朔方的太子李亨已经自己登基称帝,遥尊唐玄宗为太上皇。
这是个十分尴尬的事情。


太上皇制度绝不是后世乾隆皇帝那样的富贵闲人,太上皇那是由高祖李渊先发开启,唐太宗李世民玄武门之变后,把李渊撵到宫苑里面禁闭,给了个好听的称呼太上皇。而后武则天、还有唐玄宗的父亲唐睿宗也是体验了一把太上皇的待遇,那绝不算什么好差事。
唐玄宗这样一个开创开元盛世的皇帝,他如何能够忍受大权旁落,儿子篡位?然而史实却是,唐玄宗真的忍受了,他不仅欣然接受了儿子自发登基的事实,还重新发了一道诏令,自降等级,承认了儿子唐肃宗李亨皇位的正当性。


唐玄宗还赶紧把自己身边的一些有实权的大臣、军队全部赶去了唐肃宗的身边。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唐玄宗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就是一个政治家和政客的区别。政客总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先,国家利益为后,如嫉贤妒能的李林甫和艰险小人的杨国忠。他们一个为了自己的权力陷害忠良任用酷吏,一个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性逼反安禄山蒙蔽圣听。
可唐玄宗却是个政治家,他晚年潦倒,品尝到了人生的最低谷,也终是幡然醒悟。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能够重新收回大唐基业,收复两京。他已经是风烛残年,做出了不少错误的决策。儿子登基称帝,固然让唐玄宗权力旁落,却是为他收拾残局。唐玄宗不能再另立朝廷,和儿子杠上,让大唐的权力分隔两边。那样只会进一步加剧恶劣的局势,所以唐玄宗选择了放权。
一代天子,最终放弃了天子尊位,却也为江山社稷做出了最后一件好事。因为有唐玄宗背后的放手,天下自然是以唐肃宗李亨为尊,迅速聚集人才形成新的政治中心,统一了作战步调,最后成功收复两京。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