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登基称帝后,唐睿宗李旦便退居成了皇嗣。身为李唐皇室仍在的一个旗帜,武则天对李旦那是始终秉持着怀疑和猜忌,就想找一个错处把李旦彻底解决了。就在这样的一天,少府监裴匪躬、内侍范云仙擅自前往李旦那聚个会,武则天终于找到了一个把柄,以有人告发皇嗣李旦造反的名义,派遣酷吏来俊臣审理这个案子。


武则天当政时期重用酷吏,强压的酷吏政治制造出无数冤假错案,酷吏不需要审案的才能只需要屈打成招的威慑力,而这来俊臣就是所有酷吏中的头头,是“酷吏之王”。他不仅写了一本酷吏审案的体系教材《罗织经》,还为了节省办案时间,研究出了一套刑具叫做十套枷。

十套枷就是十道枷锁,每一道大枷都有名字。一曰定百脉,意思就是犯人穿上后就定住了百脉动不得了。二曰喘不得,戴上后就喘不上气了。三曰突地吼,戴上的一瞬间就会突然疼得吼叫一声......如此种种,都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刑具。时常还来不及给犯人用上,就搁在地上,犯人就会吓得立马招了。来俊臣去审皇嗣李旦时,就拿了这十套枷,他也不怵人家是武则天的儿子,本来武则天让他去就是有意放开手脚,屈打成招也好就是要定下李旦的造反罪。


皇嗣李旦那是吓得两股战战不敢置信,母亲竟然这么不念旧情,让来俊臣审儿子。他都已经做了这么多的让步了为何母亲要这样对自己。李旦当然知道自己没有造反,但是他不敢说,那十套枷就在那摆着,怎么能说出口。

来俊臣也明白,这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哪一个造反的人身边乌泱泱围着的一个大臣将领都没有,只有一群乐工。这些乐工比平民还不如,是贱籍,是社会最底层的那种人,也是最没有胆气的人,一辈子卑躬屈膝惯了。来俊臣要审李旦当然还是要客气客气不能一下子就用刑在李旦身上,就拿下了这群乐工。


李旦那是绝望啊,他能指望乐工这些软骨头什么,只怕不用刑就承认他的“造反罪”了。可就在此时,一名叫安金藏的乐工越重而出,这安金藏是个少数民族的人,意外地非常有耿介之风,他大踏步走向来俊臣吼道:“皇嗣没有谋反!不信的话,我剖出心给你看!”在电影《让子弹飞》也有类似的场景,被诬陷吃了两碗粉的小伙子,直接划开肚皮从胃里拿出了一碗粉,证明清白。


安金藏虽然只是个贱籍乐工,却用着自己看似微不足道地生命,维护着自己的真理。他不一定就是为了皇嗣李旦,但他一定有一根中正的硬骨头。来俊臣就这样被吓傻了,眼睁睁看着安金藏划开身体,肠子都流了出来。武则天听闻消息后立马就叫人医治安金藏,太医好一阵忙活,把内脏放回去,又缝针消炎,得亏安金藏年轻小伙子身体好,就这样醒了过来。

其实这时候武则天也明白了一个讯息,她一直都很敬重像安金藏这样的耿介之士,比如有个大臣叫做徐有功,几次三番阻挠酷吏在武则天指使下制造的冤假错案,但武则天对徐有功的态度却从来都是轻拿轻放,稍微小惩就过去了。因为武则天明白徐有功这样的人,是真正的有正义感的君子,是非常了不起的人,她想搞阴谋诡计,徐有功阻止她,那是他的行事风格,并不是说他就对武则天有政治意见。


而安金藏也是这么一个耿介的人,武则天就问安金藏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安金藏就说陛下啊,你相信我,我天天陪在皇嗣身边,他根本就没有造反啊。这一句真挚的话彻底打动了武则天,她对李旦的处理其实也一直在犹豫,首先她要稳固自己的统治,稳固武周王朝就必须打击李唐,可是李旦又是她的亲生儿子,这王朝之后还需要继承人,是传给武家侄子还是李家儿子这还是一个未定的事情,她下不了真正的决心。

而且当时的大臣们,基本都是支持李唐支持李旦的。


所以,武则天最终放弃杀害李旦。这也为今后的唐睿宗登基乃至唐玄宗的登基埋下了伏笔。

安金藏,他只是一个生活在唐朝的小人物,如果没有这一声吼,史书工笔不会记得他的名字,可往往就是这样的小人物,他以螳臂也能挡车的姿态,为大唐保留了一条通往盛世的快车道。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