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禄山造反了,他率领着自己少数民族的铁骑一路打到了洛阳。这时候的唐玄宗虽然感慨感慨安禄山的反叛,却仍旧高坐殿堂不慌不忙。因为这个拥有无数功绩的帝王,一点也没意识到安禄山的来势汹汹。

不止是他,就连朝中多数大臣也是如此,名将封常青道,他必踏过黄河直取敌首。


抱着收复山河的希望,封常青就这样来到了洛阳,开府库招兵买马。可是到了洛阳后,封常青的雄心壮志还是熄灭了。
他终于认识到了一个现实,那就是大唐安稳已久,洛阳已经没有兵可以打仗了。不仅是洛阳,安禄山一路从河北打到河南,那是如入无人之境,当地的官员不是逃就是降,盛世安稳,兵器库都生了锈,怎么还能反抗呢?
封常青率着一群散兵游勇和安禄山打了几回,都快把兵打没了,巧妇不做无米之炊,将军不打无兵之仗。封常青只好壮士断腕放弃东都洛阳直奔陕县。在《资治通鉴》里用了一连几个“又败”,道尽了封常青的心酸无奈。
到了陕县,封常青本想和高仙芝领导的大部队汇合一起打仗,可是高仙芝领导的也是一群散兵游勇,甚至不如封常青领导着打过仗的士兵。两人相对苦叹,最后打算放弃陕县,前去守护潼关。


潼关是长安的一道关隘,一边是黄河一边是崇山峻岭,如果封常青和高仙芝守陕县,安禄山很可能绕道攻潼关,直接把长安拿下。
事实也正是如此,安禄山的军队只比封常青和高仙芝晚了几天到。两人松了口气,虽然节节败退,但依着潼关易守难攻的地势,好歹护住了长安。
可是消息传到唐玄宗的耳朵里却不这么想。唐玄宗因为安禄山的事,对边将就有了一层提防,他又重用宦官。当时去高仙芝身边当监军的宦官却是个极为奸诈的小人,只贪求贿赂。可是忙于招兵的高仙芝护潼关还来不及,怎么还有手腾出来贿赂宦官?


按理说当时的局势也算稳定下来,安禄山大军到了潼关口的确是久攻不下,恰巧他的大后方又出了乱子,如果两位将军一直守在这里,还真可能守到事情的转机。奈何宦官误国,一纸状告唐玄宗,说两位将军不战而逃弃了陕县几百里大好河山,封常青屡战屡败,高仙芝贪污军饷。
唐玄宗当时已经有了极大的挫败感和对军将的不信任,一怒之下,他直接下令斩杀了两位将军。宦官得意洋洋地拿着杀头的圣旨对着封常青宣布死讯,看吧不奉承我的下场就是死。
封常青真的是个忠臣,不辱大唐雄风,他含泪自尽留下一封遗书。遗书写道:“常清所以不死者,不忍污国家旌麾,受戮贼手,讨逆无效,死乃甘心。”
我之所以没在打败仗的时候就死,实在是不想死在安禄山贼子的手里,侮了国家的威名。今天陛下降旨赐死,臣死而甘心。


高仙芝招募士兵回来后,只看到封常青的尸体。接着那宦官又耀武扬威地说高仙芝贪污军饷,也要死。高仙芝那是一时又悲又怒,封常青和他是老搭档了是好几年的同袍,同袍死了,他的死期也到了。高仙芝撩开帘子喊到:“士兵们,大唐危亡,我从未贪墨军饷,如果你们相信我,就请为我申冤。”
士兵们果然高喊“将军冤枉”,可是再大的喊声也在宦官的尖声里消除,高仙芝也是一剑抹了脖子,躺在了封常青的身边。
本来大好的稳定局势就这样被唐玄宗败光了,大后方正乱着的安禄山,那是做梦都笑醒了。忠臣良将以身殉国,却空留残破山河,又有谁给玄宗收场呢?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