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史之乱,安禄山大军一路打到了潼关口。唐玄宗因为多疑和烦躁误杀了两位守潼关的将军后,他也开始慌了,到底派谁去守潼关?举目看着现在的朝堂,却是无人可用,玄宗只得三催四请把一个中风的老将军催去了潼关。
这个老将军就是哥舒翰。


哥舒翰是唐朝有名的名将,有名的何种地步呢?有老百姓给他写民歌,“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这首民歌朗朗上口,把哥舒翰的威武勾勒得一览无余,敌人怕他到什么程度?那是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这首民歌和《敕勒川》的优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反应了劳动人民最朴素又真诚的情感。
在唐代,如果说安禄山是东边的大将,那么哥舒翰就是比着安禄山的西边大将。唐玄宗也有意平衡两人,安禄山封东平郡王哥舒翰就是西平郡王。可是两人却天生不对付,哥舒翰看不起安禄山在唐玄宗面前的谄媚,之前唐玄宗想尽办法弥合二人的关系,却都不了了之。


现在却不得不说,两人关系不好,真的是一件妙极了的事情。这东平郡王造反了,可不让西平郡王去收拾吗?但是如果能用哥舒翰,唐玄宗怎么还等到安禄山打到潼关再用?
当时的哥舒翰哪有年轻时夜带刀的意气,他已经是个中风的老人了。但是潼关易守难攻,他一个顶着威名的名将,手底下也有两三个副将,也是勉强顶住了这个地方。
可是唐玄宗让哥舒翰去潼关,可不是让他去守的,他是希望收复失地,特别是收复东都洛阳。唐玄宗一生威名,坏就坏在晚年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他恨不得哥舒翰立马出去把安禄山击退。
可明眼人都明白,哥舒翰只要出潼关,那是必败无疑。这点连杨国忠都明白,可就是因为杨国忠明白,所以当了推哥舒翰出去送死的推手。


杨国忠为什么要害哥舒翰?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早先他曾一而再再而三给唐玄宗说安禄山要造反,唐玄宗不信,杨国忠就恼了。恼了他就怎么办呢?他就害死了安禄山长安的门客,一举激化安禄山的造反之心,把他给逼反了。
按照安禄山的计划安排,他也没怎么快造反。看得出来这场安史之乱他发动得也不是毫无疏漏的,这打到潼关,他大后方就出了问题。有一些民众自发搞了民兵,要推翻他。
可就是杨国忠的一再逼迫,安史之乱就这么突如其来地发生了。看着天下大乱,杨国忠是什么心情?他身为宰相却幸灾乐祸地对皇帝说:看吧,我说的,安禄山他造反了吧!
杨国忠逼反安禄山的事情已经是天下共识,天下人恨他,哥舒翰当然也恨他。而且他身为守潼关的将领,那是深得陛下信任,杨国忠就怕哥舒翰突然上表要杀他泄义愤。所以在唐玄宗问杨国忠,该不该让哥舒翰出潼关攻击安禄山的军队,杨国忠非常积极地表示,快让哥舒翰去打吧。


哥舒翰领着唐玄宗的圣旨,那是痛哭流涕,这哪是什么建功立业收复河山的圣旨,明明是他的催命符,情绪激动之下,哥舒翰也没能认真排兵布阵,而是真的抱着送死的心去送人头。
哥舒翰的几万大军悉数被安禄山的军队击溃,遍地血尸,染红了黄河。
哥舒翰想要重新收拾残余部队,再回去守住潼关,可这时候他的胡人部下却把他绑上了战马。部下说,将军啊,你看前面两个将军封常青和高仙芝打了败仗,皇帝就把两人赐死了,你现在回去守潼关能有什么好下场啊?不如就去归降安禄山吧。


哥舒翰是什么感受?于私他和安禄山那是绝对的不对付,于公,他是大唐的将领,他怎么能背叛大唐。所以被绑上马匹的哥舒翰抽出马鞭就要刺向喉咙自杀。可是一个中风的老人又有什么力气呢?他的胡人部下一拍马匹,就载着哥舒翰往安禄山部队投降。一代英豪生无所归,死无所依,面对着山河破碎,流血漂橹,空留余恨,唯剩杜甫点点感慨:“哀哉桃林战,百万化为鱼。请嘱防关将,慎勿学哥舒。”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