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年间,安禄山一人领了平卢、范阳、河东三个节度使,手底下还养着八千人的胡人俘虏军队。边将势大,任哪个皇帝都会寝食难安,可是就连奸臣杨国忠都上告皇帝安禄山会谋反,唐玄宗却依然放过了安禄山。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唐玄宗没有认清当时的局势。


唐朝的军事力量从一开始都是建立在府兵制上的,是内重外轻的形式,整个大唐最有力量的军队都是在长安京畿附近。可是自开元年间府兵制瓦解,节度使的军事力量得到提高,整个大唐军事成了外重内轻的局面。
对于怠政的唐玄宗而言,他太过于习惯以前那套政治模式,没有去用制度预防这种外重内轻造成的风险变化。
他没有意识到,京畿周围的士兵长期不打仗,已经成了一堆懒骨头,完全护卫不了他。
其次,唐玄宗一直惦记着东北边境的重要性。在他看来大唐最大的威胁是东北防不胜防的奚人等少数民族,而不是为他守住东北边境防线的安禄山本人。


因为这样的念头,唐玄宗一直非常心大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还给安禄山在长安修建豪宅,给了他马匹权还有官员将领任职权等一系列权利。
在唐玄宗看来,自己是在笼络一个值得托付边境的大臣,而在安禄山看来却是一个又一个向他伸出的诱惑。皇帝如此富有,京畿军队又如此差劲,他为什么不反呢?


第三,唐玄宗太自负了。细数唐玄宗的一生,他从武则天、太平公主等各种高压的政治斗争环境中一举上位,夺得了帝位,恢复了大唐基业。他想要盛世,武则天也给他留了无数的人才基础,他想要富有,杨国忠给他敛财,他想要美人,就算是儿子的妃子也能成为他的杨贵妃。
这样一个经历无数胜利的帝王,天然就有一种天之骄子的自负。就像是汉武帝晚年时纵容巫蛊冤案的发生,立了刘弗陵后,又把钩弋夫人杀了一样,他只考虑到外戚专权的可能,觉得杀了母亲,儿子能好好当皇帝,完全没料到给儿子留下了一个权臣霍光的隐患。
唐玄宗也是如此,他是从宫变上位的,从来就不熟悉也不相信边将造反的那一套,他的自负让他从心底就否认了安禄山会造反的这条事实。
第四,唐玄宗老了。英雄也会迟暮,他对朝廷的把控已经是大大减弱,他完全没有料到,他老了,但是还有其他的人的生命正在蓬勃。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