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禄山出身偷羊贼,一路冒着各种杀头的危险,好不容易当了节度使。这里面唐玄宗对他那是有知遇之恩,安禄山自己也的确是念着唐玄宗的恩情,可是最后还是起兵造反了。我们通常认为是因为这京畿长安太过繁华,杨贵妃太美了,安禄山想要造反。


但是一个人想要做出格的事情,不仅要受到诱惑,还有感受到没有威胁的存在。这里面的威胁就是李林甫,也就是李林甫的死,安禄山的威胁没了,他有了反心。
这是为什么呢?
李林甫当了十九年的大唐宰相,他是一个权臣奸臣,并不是一个贤相。但是相比起杨国忠这样的奸臣而言,李林甫却有着胜过杨国忠许多的优点和智慧。
那就是他善于识人,这个识人并不是说他知人善用,而是李林甫善于揣摩人心。李林甫之所以能在宰相更迭如此频繁的官场稳坐十九年宰相,就是因为他洞悉唐玄宗的心思。每次唐玄宗想说什么,还没开口,李林甫就说了。


唐玄宗就觉得李林甫跟自己的政见那是一模一样,要知道前任宰相张九龄那是跟唐玄宗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遇到李林甫这样的,唐玄宗觉得非常贴心。
而面对着安禄山,李林甫也发挥着这种特点,不过不同于对唐玄宗的谄媚顺从。看着这个边将胡人,李林甫恩威并施,轻轻飘飘的就把安禄山想说的话先说了,把安禄山激出一身的冷汗。
大冷天的,安禄山三层夹袄,全都湿透了。李林甫还拖下自己的衣服给安禄山披上,宽慰了他几句。这番作态,实在是让安禄山这个粗人折服。安禄山就是个有心眼的武夫,他最怕的无非就是那些真正有学识有大智慧的人。


李林甫虽然是个文治不怎么样的权臣,但是他也代表了大唐一个宰相的基本文化水平和素养。就跟日本遣唐使乘风破浪来唐学习的那种敬畏一样,安禄山作为一个目不识丁的武夫,自然对李林甫是又敬又畏。
从此安禄山就叫李林甫为十郎。唐代的称呼里,只有仆人对主人才叫某某郎,由此可见,安禄山对李林甫那是实打实的佩服。
也因此有李林甫在朝,安禄山是如何也不敢造反的。
史料记载,安禄山远在范阳,派探子去长安探听消息,每次都要问,十郎说我什么没有?探子如果说李林甫言安禄山好,安禄山就要像小孩一样兴高采烈,如果说不好,安禄山就要捶床大哭“嘻嘻,吾命休矣。(《资治通鉴》)”


李林甫那就是安禄山心中的大唐威严。
可是自杨国忠上位后,李林甫去世。
这杨国忠是谁啊?不过就是个外戚,当初安禄山在长安的时候,杨国忠还扶着他走路。李林甫的去世不仅是消去了安禄山心中的威胁,更是让安禄山认识到大唐内部朝廷的庸人遍地。
我们说李林甫就已经够庸人了,他下台了让一个更庸的杨国忠当宰相,那这朝廷还有什么好敬重的呢?
于是安禄山的造反之心就此点燃。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