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平乐》的时候,就震惊于宋仁宗对女儿赵徽柔的宠爱,真实历史上的赵祯对这位公主也是宠爱非常了。

这位因为和婆婆大打出手而名噪一时的北宋公主,在历史的长河中占有一个独特的小坐标,《清平乐》里她叫赵徽柔,但是史书上并没有记载她的名字,只称为兖国公主。

她是宋代历史上第一个举行盛大册命礼的公主,《宋史·礼志》中有如下记载。

兖国公主生于宝元元年,次年在襁褓中就获封福康公主,嘉佑二年六月晋封兖国,七月行册命礼,八月出降李玮,翰林学士胡宿还上书劝谏,奏疏中列举了三个原因,认为朝廷给兖国公主行册命礼不合礼制,说的头头是道、有理有据,但是宋仁宗并没有听取胡宿的谏言,册命礼仍然如期举行。

赵仁宗一向以广纳谏言而闻名,为什么这一次面对谏言拒绝采纳呢?

因为这位兖国公主是宋仁宗的掌上明珠,更是当时宋仁宗掌上唯一一颗明珠,衮国公主之后,宫里出生的孩子相继夭折。

从蹒跚学步到19岁大婚,这期间她几乎是独享父爱的,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孩子”生命中的里程碑式的大事件,仁宗执意为她举行标志着成年的册命礼,并且大操大办,似乎不难理解。

兖国之前的宋朝公主从没举行过册命礼,兖国公主之后的赵家女人也没见谁举行过这样盛大的典礼。如胡宿所言,这种事是不符合礼法的。

行册命礼后就是兖国公主的大婚,其巨额开销也饱受后人指责,这场世纪婚礼到底花费了北宋国库多少钱,《宋史》里虽没有详细记载,但是也可以从其他史料里零星地得到答案。

这里说的嫁一公主用七十万缗指的就是兖国公主,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地地道道的顶奢婚礼。

我们再来看看宋朝前几位皇帝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公主的。

第一,宋太祖,众所周知,作为白手起家的开国之君,深知民间疾苦的赵匡胤特别崇尚节俭,而且太祖本纪中还专门留下了他教导女儿质朴的原文。公主仅仅是用了几根翠绿的鸟羽做饰品,就被赵匡胤急头白脸给训了一顿。

第二,宋太宗,作为宋朝吸取教训的对象,赵光义对李唐公主的骄横以及父辈对她们的纵容非常不以为然。他还指出皇女享有的礼仪规制、僚属配置绝不可逾制。

第三,宋真宗,他只有两个女儿,长女惠国公主早夭,次女昇国公主虔心修道,没成年就出家做了道姑。

最后两人是仁宗和英宗,这里就要说到一位沈贵妃,她是真宗的妃子,宰相沈伦的孙女。最为仁宗母妃级的人物,仁宗每月给她生活费800缗,那么兖国一个月生活费多少呢?

虽然她出嫁前的情况已不可考,但是有人记载了出嫁后兖国的月俸竟高达一千贯。

依照礼制,仁宗给姑姑的理应超过给女儿的,这是儒家所尊崇的敬长孝亲的伦理观决定的,但到了仁宗这儿,事实恰恰相反。

平时一个月的开销尚且如此,出嫁时的隆重可想而知。

如上面所说,仁宗的子女缘太差了,嘉佑二年时,兖国是仁宗唯一长大成人并且即将步入婚姻的孩子,作为父亲的赵祯不惜顶着

朝臣的指责,也要让女儿风风光光的出嫁,这也符合人之常情,综上所述,可见这位衮国公主有多富有。

说完衮国的富有,再来看一下衮国的权势。

这个问题很简单,因为衮国的权势基本为0,无论是官修正史还是北宋士大夫的私家著述,没有材料显示她曾对北宋的外交、财政、政事、官员任免等重大事务发表过意见并被听取。

不过,和唐朝的太平公主比起来,论财富,兖国不及太平九牛一毛,论权势,兖国自叹弗如望尘莫及。

毕竟,作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名副其实的女皇唯一长大的女儿,太平公主的财富和权势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