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秦时明月之沧海横流》可以看得出来纵横两位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可以打败惊鲵,一开始田言便说手中的剑与身上的衣物就是惊鲵的,说出惊鲵确实隐藏在农家之中,但她自己不是惊鲵,田猛才是真的惊鲵,那到底田猛死没死?以玄机的个性,这是一个谜,不过田猛大概率就是惊鲵了,而后田赐和田言联手布局杀了他,但也有可能是田言在欺骗纵横两位。

根据田言所说,她母亲是上一代的惊鲵,而田猛是当代惊鲵,但已经死了,那田言说自己是惊鲵难道是自封的?况且早田言与大叔打斗中便能看出,仅仅几招而已,也不能是鬼谷纵横的对手和真惊鲵,难道是因为农家内除了田蜜还有其他的叛徒?而田言她需要用既是田言又是惊鲵的双重身份来统一农家?

若田猛真是惊鲵,拿惊鲵已死,若田猛不是惊鲵,则农家唯一知道惊鲵身份的田猛已死。而惊鲵的身份在罗网中属于天字一等,知道她真实身份的人就是极少数的人了,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做成双重间谍目的。
对于田赐,田猛对他非常的了解,在回忆里田猛说他虽心智不全,但进入自己的世界修炼天赋还是很高的,若不是亲儿子怎么会观察如此仔细,同时请求田言不要让阿赐卷入农家纷争。就目前与纵横交手来看,以田言的实力杀不了田猛,应该利用了田猛的弱点来杀死田猛的,比如田赐。

这样的话,如果田猛是现任惊鲵,那么田言是继承了母亲的衣钵 ,有可能是因为罗网杀了她母亲,导致她十分仇恨罗网,从而利用田赐暗算了田猛,但还是有些疑点,田猛是死在惊鲵剑下的,可田赐又怎么会有惊鲵剑 ?如果是田猛把剑给天赐的,那不就更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了?

前面剧情也有提到,惊鲵剑被罗网回收了,而田言却说剑和服装是她母亲的,但惊鲵剑只有在罗网才能拿到,而且介绍人物还是用罗网田言介绍的,也就是说她只有加入罗网才有可能拿到惊鲵剑。再结合前面的片段,田言不是农家的,最多是由农家养大的,但是有片段是她小时候就去了罗网,难道她是罗网安插在农家的一颗棋子?

如果田猛不是惊鲵,那么就是田言还在撒谎,继续忽悠纵横两位,不然的话,如何衔接之前的剧情?至于田言是否为埋伏在罗网的卧底,按照之前的剧情设定,这概率就更加小了。还是先等待后面的剧情再说比较好,毕竟田言在前面中几乎忽悠了所有人,而现在对纵横又这么快缴械投降,说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这让人很难确定她说的话哪一句是真的,这剧情反转太过于诡异了,对于田言接下来说的话会不会又是她编造出来的又一个故事还不得而知,但现在来说,她是惊鲵的嫌疑还是最大的。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