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的目标不得而知,或者艾伦根本没有明确的目标,只是单纯憎恨墙外不如他的理想的火海冰原沙漠一样自由,或者说艾伦的意志被进击的巨人操纵注定发动灭世。艾伦对自由的执念不是山和水,也不是逃避复杂的社会关系,不是想要纯粹的“自由”,他只是单纯的希望身边的人能够自由自在,或者说希望同伴和自己有一个值得憧憬的未来,他追寻的其实一直是当年那个小艾伦。

 

当得知墙外敌人还是人类的时候,这是一个让人绝望的未来,一个让人失望的梦想,并不值得自己去憧憬和得到,因为要在墙外自由,就得打败奴役自己的人类,这不是艾伦愿意看到的。借自由之名肆意剥夺无辜者的生命是对自由这个伟大词汇的侮辱,自由这个词汇最近被人不喜欢的原因就是太多的人把恶心的事情当做自由,是时候为自由正名了,真正的自由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是对善恶的正确认知,这才是人,才是万物的灵长,才不愧于立于大地之上!艾伦原来想法:我们这一切悲剧都是巨人造成的,是外部不可抗力,是天灾,消灭干净便能获得自由。知道了墙外有人类后,非常失望,为什么他们放着我们墙内的人不管,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同是人类的我们下手,坐视不管,甚至投放巨人的他们,这一切悲剧的源头,竟然是人类。但获得自由的理想还在,于是敌人增加了,以为之前看到的是终点,没想到只是自己磨灭人性的起点。

 

在艾伦还没有觉醒坐标之力,还没有继承那么多记忆之前,我也不喜欢艾伦行为方式。但是当他取得了足够的记忆,拥有巨大信息不对称的时候,我不再反感这个人物了。一个不会情绪化却也没有执念,没有太强执行力的人掌握权柄是无聊的,一生守成,变成了所在位置上的平庸之辈。在面对无法通过圆滑的政治和外教手腕解决的问题的时候。

只有那些敢于降雷霆之怒的君王才能有所作为,伟人也罢,暴君也罢,至少在大环境需要他站出来的时候,选择站了出来,而不是继续维持着某种微妙的平衡却把矛盾传给继承者。小男孩看到的那个尤弥尔,应该是过去的艾伦的眼睛吧。也许寄生尤弥尔的那个怪诞虫本身的意志就是消灭所有人类,让其他生物存活下来,或者自己的族群存活下来,在巨人早期的设定中,巨人是对生物没有任何杀意的,甚至能够和平相处,像共生体一样。

 

所以尤弥尔也许就是在怪诞虫的影响(奴役)下,等着艾伦这样一个人来灭世,这也是为什么尤弥尔一直要堆沙子来做巨人一样,这些都是怪诞虫灭世使用的巨人兵器。说发动灭世是为了保护爱的人其实也很荒唐,控制戴娜巨吃了自己的妈,军团上下韩吉兵长皮克司令对艾伦也不薄,结果司令变巨人,韩吉兵长被耶格尔派追杀,艾伦不爱他们吗?难道全能全知的艾伦会不知道吗?很显然发动灭世是为了守护爱的人这说不过去,所以艾伦的原话“希望他们活下去”而不是“为了他们活下去”。


但是这个故事里没有人如愿以偿,不仅仅是艾伦,莱纳团长等人。尤米尔(104期),希斯特利亚的愿望,三笠和阿尔敏的愿望,哪怕就是兵长的一个复仇的执念,都是这样,要么是擦肩而过失之交臂,要么是只能眼看着越走越远。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