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哈鲁迷恋的与其说是路易这个人,不如说是自己在这场关系中的状态,到底是一种以自我满 为目的的自恋。这也是我认为她能这么轻易从对路易的情感中迅速转换到雷格西身上的原因,她所爱的究竟是她所看到的那个人,还是爱着他的那个自己?因为她爱的是她自己,那么这样的状态是能够轻易转换的,只要有相对的参照,她可以完成迅速移情的过程而不会有任何纠结,事实也证明,后期哈鲁的确和路易没有什么情感上的纠葛。

 

那么哈鲁对雷格西的情感是否也是一场忘我的自恋?自我牺牲的爱欲不是以自我消亡作为终点,而是通过自我的重塑来重新认识自己,进而完成一场更好的自我认知。通过痴恋对方来重塑人生,找回一个更好的自我。虽然哈鲁对路易的有着绝对的付出,接纳,但她并没有通过与路易之间的关系而塑造一个更好的自己,反而将自己不断置身于纠结与矛盾的漩涡中,虽然这也是一种新的自我的一种表现,但却是一次自我的停滞甚至是倒退。

 

和雷格西的交往(并不是指两性之间的交往)过程中,很明显哈鲁产生了一种偏执的对自身的看法。她在被抓到狮子组后,经历了与自尊相去甚远的事情,最终归宿是成为狮子组的盘中餐,而在写遗书的过程中,她回顾自己的一生,发现无法从自身的经历中去寻求自己的价值,而雷格西是在此时出现的,对哈鲁而言,这是一次他者意志强行介入的偶然性事件,且对她影响极大。

 

所以我认为哈鲁对雷格西的情感并不属于自恋范畴,而是一种更平等,更平和的两性关系。之前我在关于这部作品的文章中曾说过在那个社会对草食的社会地位并不见得有多高,这是历史发展和文化惯性的偶然性后果,且哈鲁作为这个社会链条下最底层的草食动物,就自然有一套自己的生存法则,我们并没有资格去谴责这样的一种生存方式。这里先不谈雷格西对哈鲁的动机,这不是这次讨论的重点。

 

而至少从漫画中可以得出的结论是雷格西的草食崇拜生命崇拜是真切的,以及后期对哈鲁的情感是发自肺腑想与哈鲁在一起,至少在情感层面来说是真切的。他穿越了死亡了威胁,只是为了达到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目的---救出哈鲁,包括后期对哈鲁的坦诚,都动摇了哈鲁对雷格西的看法。而此时,哈鲁的状态从对路易的情感中抽离出来来尝试接受雷格西这样的情感诉求。

 

她试图理解雷格西的做法,会拉着他的手走在黑市的路上,甚至会在一家专门贩卖兔子肉的店铺里面说自己的内心想法,这些是和路易在一起时完全不同的状态。哈鲁与雷格西共同经历的苦难,成为了他们幸福(有待商榷)的契机。萨德曾说:想要了解死亡是怎么回事,没有把它和纵情的念头联系在一起更合适的了。与死亡距离的缩短使哈鲁从自恋的漩涡中脱离出来,她看清了以前与路易的关系只不过是一场徒劳的自我感动与没有激情的相互捆绑。

 

最后而如今雷格西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化解了哈鲁的焦虑,如果要下一个结论的话,哈鲁从雷格西到狮子组救她开始就已经发生了改变,而这种改变并不是形而上的改变,而是她对生命看法的改变与情感态度的转折。所以哈鲁对雷格西的情感并不是如和路易一般只是陷入了一场无望的自我满足,而是她真心实意的将自己托付给雷格西,寻求一种真实的对话,而这样的关系我认为是可以等同于爱情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