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德三年(965年),宋太祖诏令开封府“三鼓之后夜市不禁”,仁宗时又下旨允许居民临街开店,从此汴京市场通宵交易,夜生活也丰富起来。

柳永在《玉楼春》中写道:“皇都今夕知何夕,特地风光盈绮陌。金丝玉管咽春空,蜡炬兰灯烧晓色。凤楼十二神仙宅,珠履三千,鹓鹭客。金吾不禁六街游,狂风云踪并雨迹。”

译文:

今晚京城不知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到处都是美丽神奇的景象。各种乐器有如万马齐鸣,涤荡着京城的夜空。蜡炬兰灯熊熊燃烧,亮如白昼。

灯红酒绿的街上青楼妓院随处可见,那些出来游冶闲逛的妓女像鸩鹭一样成群结伴。金吾子对妓女成群在街上游冶视若无睹,任其随意拉客。游冶狎妓的行为已经到了疯狂至极的地步。

晁端礼在《鹧鸪天》中写道:“阆苑瑶台路暗通,皇州佳气正葱葱。半天楼殿朦胧月,午夜笙歌淡荡风。车流水,马游龙,万家行乐醉醒中。何须更待元宵到,夜夜莲灯十里红。”

译文:

宫苑楼台华美无比,它们都有道路暗暗相通,整个皇城笼罩在一片旺盛美好的祥和气氛中。楼殿高耸,直入云天,一轮朦胧淡月悬挂在楼殿旁边。午夜时分,笙歌不断,和风吹拂。车如流水,马若游龙,京师的大街小巷上到处熙熙攘攘,家家户户都沉浸在欢乐的歌舞之中,在醉醒中留连。要看元宵盛况,何须等到元宵节来临的那一天呢?你看吧,现在京城里早已张灯结彩,十里长街夜夜都被映得一片通红。

周邦彦也在《解语花》中写道:“望千门如昼,嬉笑游冶。钿车罗帕。相逢处、自有暗尘随马。”其兴盛繁荣的景象可见一斑。

译文:

蜡烛在风中燃烧,夜露浸湿了花灯,街市上灯光交相映射。皎洁月光照着屋瓦,淡淡的云层散去,光彩照人的嫦娥飘然欲下。衣裳是多么精致素雅,南国少女个个都细腰如掐。大街小巷箫鼓喧腾,人影攒动,条条路上幽香阵阵。

不由想起当年京城的灯夜,千家万户张灯结彩如同白昼。姑娘们笑盈盈出门游赏,香车上不时有人丢下罗帕。有缘相逢的地方,必是打马相随尘土飞洒。今年的京城想必依旧,只是我旧日的情怀已全衰谢。钟漏轻移时间不早,赶快乘车回去吧,任凭人们去尽情歌舞玩耍。

(以上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