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崇尚浓丽之美,宫廷、贵族的女性地位高贵,养尊处优,体态丰盈,因此女性逐渐以丰腴为美,更是成为了当时一种居主导性的审美标准,其中以杨贵妃为最。她们为了让自己的体态更显丰满,身姿更显优雅,使裙裾曳地、裙幅尽阔,诗句:“坐时衣带萦纤草,行即裙裾扫落梅”、“群托六幅湘江水,鬓耸巫山一段云”写出了在行走时裙子风姿曼妙无比。

由于唐朝交流广泛,人们思想开放,女性着裙时就多将裙腰提至腋下或者胸前,并上着短襦,襦的变化主要是领口,有圆领、方领、斜领等各种形状,有时会披以薄如蝉翼的罗衫,让上身的肌肤看上去若隐若现。

这样,凸显了女性肩部的圆润,酥胸宛然可见,更显丰满,曼妙的腰身隐藏在阔大且贴身的长裙之下,越显丰腴之感。与之相配称,要以铅粉敷面、胭脂涂唇、花钿贴眉间、发髻上饰以金钗银篦、步摇玉饰、鲜花和酷似真花的绢花,这样的着装打扮好似牡丹花般的雍容华丽。唐代女性的这种装束,展现了女子的形体美,坦然地表现了她们对人体美的追求,诗人们对此亦有种种绝妙的描写,方干的《赠美人》中:“粉胸半掩宁清雪,醉眼斜回小样刀”、欧阳炯的《南乡子》中:“二八花钿,胸前如雪脸如花”描绘的就是这种装束的浑然天成之美。

随着社会交流的广泛,思想的开放,宫廷女性服饰中有了一项很大的突破,就是女着男装。在中原的胡风热中,唐代女性得到启发,逐渐形成了女着男装这一大胆、特殊的社会风气。

她们有的只是着男子主服,有的则是全身与男子的装束无异,着襆头袍衫,足蹬革靴。这样的装扮可以让她们扬鞭赛马,涉猎打球等参加一些以往只有男性能参加的活动。

杜甫的《哀江头》:“辇前才人带弓箭,白马嚼啮黄金勒,翻身向天仰射云,一箭正坠双飞翼。”女子身着男装手拿弓箭,仰天长射,射落一双鸟儿,可见女子英姿飒爽的形象。李白的《对酒》“吴姬十五细马驮,青黛画眉红锦靴。”略施粉黛,脚穿红锦靴的女着男装的形象,有着丝毫不输于男儿的胆量,于俏丽之中,又有别具一种俊秀的风度。

儒裙服、袒胸装、女着男装这三种服饰是唐代宫廷女性最为偏爱的日常生活服饰,也是最有代表性的服饰,这些服饰完全展现了宫廷女子服饰的华丽之美。

 (以上图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