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有关裤子的历史,一些官方或半官方的文字都描述为是赵武灵王“引进”的,这个说法并非史书直接提出,而是当代学者根据“胡服骑射”想象发挥的;河南三门峡虢国墓地中出土的西周麻布裤子残件,可以对这个问题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虢仲去世的年代比赵武灵王还要早450-500年,这可以很直接的证实,裤子没有可能是赵武灵王引进中原的。

我国古代的裤子有两大类,一种叫做“裈”,另一种叫“袴”或“绔”。

裈是古代的内裤,有裆,分两种:一种很短小酷似当代的三角内裤,在古代称作“犊鼻裈”;一种略宽大一些,酷似当代的沙滩裤,有两条明显的裤管,裤长齐膝。至汉代又出现了一种称作“穷袴”的裤子,虽然称作袴,但在结构上还是裈的系统,是一种加长加宽的裈。裈属亵衣的体系,通常除了农夫、仆役或军人为了行动方便,少有人会直接把裈暴露于外。

短小似三角裤的裈起源很早,根据目前的考古证据可以将其上溯至新石器晚期。汉代将其称之为“犊鼻裈”,司马相如曾自着犊鼻裈涤器于市中,西晋时期的阮咸“以竿高挂大布犊鼻裈于中庭”,这种裤子在历史上延续了5000余年,在当代亚洲的部分地区中仍在使用。

另一种稍大似沙滩裤的裈起源也很早,同样可上溯至新石器晚期。这种款式的裤子由于带有裤管,相对于“犊鼻裈”要正式一些,所以历代沿用甚广,尤其是对于气候炎热的地区。

袴是古代的外穿裤,早期袴尤指开裆的外穿裤,后期与加长款的裈界限逐渐模糊。我们之所以很难理解开裆裤的存在和运用,是因为我们对于开裆裤的印象是建立在当代婴儿开裆裤的基础之上。古代的开裆裤很少单独穿着,通常习惯加于有裆的裈之外组合穿着。

袴的作用是保暖,保暖用途的袴一般会比较厚实,有的会夹絮甚至使用毛皮缝制。传统的袴采用平面剪裁制成,因而不能很好的贴合人体,当材料本身较厚时,裆部的处理就变得麻烦,结构处理不当会造成“夹裆”,影响穿着舒适性或有碍人体的运动,所以比较省事的处理手法就是干脆不做裤裆。

袴按款式来分大体有两种:一种是包含裤腰,其上连缀两裤管,唯独裆部不经缝合。这种裤子表面看上去在穿着时会裸露下体,但由于这种裤子腰身宽大,实际穿着中裤腰会在闭合处形成一个很大的交叠区域,加之里面已着有裈及着衣后衣摆的遮掩,并不存在裸露的问题;另一种袴是两条裤管分置且没有裤腰的,使用时利用绳带将其悬挂于裈的系带上,少数情况下还有悬挂于外衣腰带上,将外衣下摆塞入裤管的做法。这种样式的袴早期俗称“胫衣”或“膝裤”,清代之后才称为“套裤”。

根据袴的保暖用途可以推测,袴在我国北方使用的概率会要大于南方。通过对历代文物、文献的综合考察也能证实这点。所以说,开裆裤的使用主要取决于气候环境,而非民族。亚洲北方的众多游牧民族直至现当代仍有在秋冬使用皮制袴的习惯。

除了保暖用途的袴,还存在一类装饰性的袴。由于袴加于裈外,所以对下装的装饰设计就很自然的会主要运用在袴面上,在这种设计思维之下,慢慢的衍生了一种强调装饰性的袴。这类袴用料较薄,袴面一般会用刺绣或提花织物甚至织锦进行装饰,而袴原本的保暖功能被弱化。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1991年在意大利境内的阿尔卑斯山发现的冰人木乃伊——奥兹(otzi),该古尸距今约5300年,除了遗体软组织保存较好,衣物的碎片也保存下来了,后来考古学家根据这些服饰碎片样本还原了奥兹身上所穿的衣物。奥兹所穿的下装同样是两裤腿分置的无裆裤,也许这类裤子并不是由某一民族发明然后传播的,而是人类服饰发展过程中的共性。

(以上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