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30日,一群穿着汉服的年轻人拿着古筝和琵琶,走到了悉尼歌剧院的街头,他们在异国他乡,伴着音乐唱了《我和我的祖国》。据这场活动的发起者@听月小姐姐称,这是一场在悉尼三个地标进行的汉服快闪活动,旨在推广中国传统文化,向那些常把穿着汉服的游子当成日本人的西方人证明,“我们是中国人。”

什么是汉服?目前得到广泛认可的全称是“汉民族传统服饰”,也就是从黄帝即位到明末清初,汉民族所穿着的衣服。在互联网上,最为流行的款式有魏晋的齐腰襦裙、唐朝的齐胸襦裙和大袖衫、以及宋褙和明朝的袄裙马面等。

汉服最早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2003年11月,工人王乐天穿着自己缝制的汉服走上街头,这被视为“汉服复兴运动”的起点,同为汉服爱好者的方文山在2013年发起西塘汉服文化周,鼓励年轻人穿着汉服,走到古镇的街头巷尾。关于为什么对汉服情有独钟,方文山在后来的采访中表示,“那种服饰的认同和归属,让我觉得不去推广很可惜。文化识别度可以转化为一种生活的调剂,然后再加上商业的价值。”他同时认为,汉服需要现代化。

2017年,演员徐娇穿着自创汉服品牌织羽集出品的汉服走上了威尼斯电影节的红毯,作为真爱粉,汉服穿搭也成为徐娇微博的日常更新内容,在社交媒体的助推下,汉服这个小众品类在2018年迎来爆发,越来越多的妹子穿着汉服来到景区甚至是购物中心,前《纽约客》记者何伟在来到成都后不禁感叹,“汉服是怎么流行起来的?我这次来中国发现好多人穿这种衣服。”

早在汉服成为一种现象之前,“古装”“中国风”是更被大众熟悉的词汇,随着千禧一代逐渐成为消费主流人群,生在国力增长期的他们对于服饰有了更为准确的界定,有据可查的“汉服”也逐渐取代中国风对于服装的模糊描述,成为一个独立的消费品类。2019年9月,中国风摄影品牌盘子女人坊对外宣布,将推出汉服品牌“从一服饰”,据他们的预判,汉服已经是一个十亿级的市场。

不仅是年轻的妹子,穿着传统服饰正在被一个大众消费群体接受。盘子女人坊对钛媒体表示,他们的客户群体呈现两极化,18-30岁之间的年轻用户群体数量居多,她们追崇中国风传统文化以及热门影视IP的影响,希望也能体验一把剧中人物。同时,40-60岁之间的用户群体也在飞速增加,这一代人对传统文化的感触也在变得愈发强烈。

汉服在年轻人兴起之初,它只是cosplay爱好者们下面的一个细分类别,刺绣、轻纱、长裙的设计让汉服在年轻人看来很美很仙,尤其受到女生群体的偏好。在社交媒体上,一个新词汇“破产三姐妹”,是Lolita洋装、JK制服和汉服的消费者们对这三种服饰的统称,动辄几千的价格,让这些衣服超出了年轻人的日常承受范围,便由此得名。而汉服作为其中之一,在coser们的助推下,也逐渐从小众,走向大众。 

如果你问喜欢汉服的年轻人最想拥有的一套汉服是什么,如何购买,他们十有八九会回答你一个同样的名字“明华堂”。

在汉服圈得到公认好评的服饰品牌明华堂,在过去12年里,一直是个有点神秘的存在。他们只有官网,没有淘宝店,每年推出有限的几款新品,单品价格从几千到过万不等,只接受预定,且只可修换不可退货。

在纪录片《了不起的匠人》中,明华堂堂主钟毅第一次对外讲述了这个品牌从0到1的创业史,他认为汉服跟韩服、和服欧洲的西服是一样的,是一种民族服饰,最主要的用途就是文化礼仪。满清入关之后,汉服的发展史被迫中断了500年,对今天的汉服品牌来说,生产“属于21世纪的汉服”,也就成了一个全新的命题。

“民族服饰跟我们的时装是不同的,设计师不可以因为一些忽然的想法,觉得好看就把它改变。”钟毅说,同时,汉服在男性群体中的接受度也折射出它作为一个服装门类走向大众市场中会遇到的种种问题。不方便日常穿着,是当前汉服最大的问题。关于21世纪的汉服,在设计上如何取舍,哪些汉服元素需要保留,哪些可以更改,也尚未出现统一的标准。

在汉服改良上,走上巴黎时装周的品牌“盖娅传说”代表了另一种趋势。

在时尚的国际视野中,具有汉元素甚至华夏元素的高定服装正在获得关注,中式审美也不再是一些简单的中国符号元素的挪用拼贴,而是通过面料、刺绣、版型设计体现东方文化与审美。

时装设计师 Lily Liu 对钛媒体表示,相比西服、婚纱,具有汉服元素的礼服最无法替代的优势在于“更深层次的情感表达”。

“婚礼礼服反应出民族性格、对待仪式中不同角色的看法,对未来的期望。是家庭、家族、社会多重关系平衡下大家内心情感、审美的交集。中西方在礼仪庆典上服饰的差异化,其本质上是中西方文化对待礼仪庆典的态度。”

更深入一点理解, Lily Liu认为,服饰是文化的载体,也是精神内核的具象表达。

汉服流行的背后,是一代年轻人的民族认同感和自信度越来越高。礼服(而不是日常穿着服装),或将成为汉服最先进入大众视野的体现形式。

在B站的“汉服”区,up主 @十音Shiyin 会定期更新她的汉服试穿视频内容,在视频开始的前几秒钟,不断有弹幕飘过,称拥有十几套汉服的博主为“富婆”、“行走的矿山”。

尽管如此,年轻人们并不能停止这份热爱,他们会对博主上身的每一套汉服进行点评,从面料、印花、配色等角度挑选出最喜欢的一款谨慎下单。与此同时,淘宝上也出现了平价版、改良版汉服,一位最近开店的淘宝店主“鹿霸霸”对钛媒体表示,“开店门槛比原来简单了,但是店多其实更难做了。”

作为一种亚文化,汉服与Lolita洋装、JK制服共同发酵于cosplay文化圈,受众有限。

长期以来,汉服的购买渠道以网店为主,这催生了以明华堂、撷秀、云想华夏等为代表的汉服品牌。由于面料成本高,工艺复杂,成熟的品牌方多以定金预售的方式确认销量,再投入生产,工期从两、三个月到两、三年,这就决定了在发展初期,汉服难以实现真正的量产。

在“美”之外,汉服还代表着哪些更深层的意义?

汉服爱好者墨亭认为,是现代人仪式感的缺失和对民族文化的认同。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穿上某种特定的衣服,吃着某种特定的食物,这些被叫做“节日”的传统,如今在现代中国人的生活快节奏下,已经被稀释了,而诞生自历史长河的汉服,也就成了人们在寻求仪式感时仅有的选择。

(以上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