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式婚礼中,仪式感是必不可少的而增加其庄重感的一个环节

便是跪拜礼,拜先祖、拜父母、夫妻对拜……

关于跪拜礼,众说纷纭:

有人说:“都什么年代了,还下跪这么老土?”(可能只有这么想的你最土!)

有人说:“跪拜累人啊,直挺挺站着到仪式结束不好吗?”(你是木头吗?)

有人说:“我们花了3000年刚会学站起来,现在又让我们跪下?”

还有人说:“跪拜是学电视里的吗,我不太能接受影视剧那一套……”

这要从我们华夏先祖的生活习惯说起,以前的生活起居没有凳子,习惯正坐,即席地而坐(不是跪,不是跪,不是跪)。正坐端庄优雅,也称之为雅坐。南北朝时期胡椅、胡床的传入,才有双脚垂下来的坐法,称为“胡坐”,到了宋代才渐成主流。但正式礼仪场合:重大的人生礼仪、岁时庆典里,甚至一些正式聚会中,都还是正坐行拜礼。在汉字文化圈(日本、韩国等)中皆有受此影响。这是历史的传承,而非下跪卑贱的行为。

吉拜在生活场景里,站立时行礼叫揖,正坐时行礼为拜。这是深藏在我们身体里的文化记忆。如今的生活里正坐遗失,但人生中非常重大场合:如婚礼、祭祀中我还会还原正坐、拜礼的场景,所要表达的是敬天法祖、不忘其初的传承。就好像西式仪式里手拿圣经向“上帝”宣誓一样。

《周礼》谓“九拜”:“一曰稽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动,五曰吉拜,六曰凶拜,七曰奇拜,八曰褒拜,九曰肃拜。”

稽首、顿首、空首、振动四种是正拜,讲的是不同场合、针对不同对象的拜礼方法;吉拜、凶拜、奇拜、褒拜、肃拜五者逐事生名。讲的是相关的礼仪场景下对拜礼的特殊名称。比如:吉礼时行礼称吉拜,凶礼是行礼称凶拜。

真不是大家曲解的“三跪、九叩”大礼。更不是“辫子戏”里奴才众生相……

礼,时为大。任一个事物都是在不断变与化发展中不断地被诠释和解读的。拜礼也一样,要因地制宜、通权达变,更需要与时偕行,与时俱进。

在实际的生活运用中,拜礼是建立于正坐基础之上的,当下生活中正坐场景已失,很多场合揖礼也就替代了拜礼,汉字文化圈中日韩把经由揖礼演化而来的鞠躬礼,替代了很多场合下的拜礼。在具体礼仪场合运用中也多有遇到如此实情,稽首、顿首已非常少用,清孙诒让亦言“凡经典男子行礼单言‘拜’者,皆即空首。” 冠礼、婚礼、祭祀中我们大多都以空首替代其它拜礼,顿首已演变为书信往来中的敬语之一了。

就像不是每一场缘汉的汉式婚礼都是志趣相投的小夫妻

有单纯为了满足妻子愿望而欣然穿上汉服的新郎

也有为了汉服迷男友的汉婚梦,毅然放弃婚纱的新娘

毕竟是要一起携手共度余生的人

余生很长,需要两个人互相礼待、互相敬重、互相扶持

不仅让新人双方在弯腰的那一刻有着感同身受的共鸣

更传达了这动作背后深厚的礼义精神:

是敬天法祖的恭敬之心,有天地作证;

是庄严神圣的婚姻态度,有父母见证;

是深情专一的相守诺言,有亲朋祝福。

我们期待遇见你和他,在缘汉的下一场汉式婚礼。

(以上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