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冠霞帔这个词大概是无人不知的,但事实上,凤冠这个词针对具体冠的种类,就有点语焉不详了。冠在古代女性的装饰中是非常重要的,甚至是一个女性权力和地位的象征。比如像《金瓶梅》里有一个情节,说一个道士给西门家的女人们看相算命,看到丫头庞春梅的时候说:“此女将来必戴珠冠。”就是说她将来会飞黄腾达的,周围人都不信,没想到后来她果然嫁了官员成了贵妇。

简单地介绍一下女性的冠在古代的种类,冠在过去主要有两类,一类是礼服冠,另一类是居家佩戴的冠子。其中礼服冠又分为大礼服冠和常服冠(即常礼服冠)。

大礼服冠是最隆重的头冠,比如像这次萧皇后修复的冠子从规格来看,应该就是大礼服冠。大礼服冠搭配翟衣,这套体系形成于唐代,一直延袭至明代。宋代皇后戴龙凤珠翠冠,命妇为花钗冠。不过明代在制定衣冠礼仪的时候,认为过于繁琐,于是本来是命妇也有的部分则被取消了,大礼服冠只有皇后可以佩戴。

常服冠,是次于大礼服冠的礼仪冠饰。宋代以前的服制与后世有一定的差别,比如裙襦绣䘿(绣䘿,即指当时装饰华丽的半袖),到了唐代又称为半袖裙襦。在唐代的一张石刻画像中,皇后模样的女子,身穿裙襦绣䘿,头上戴着镶满珠宝的冠子。不过在唐代之后,这类礼服逐渐地退出了使用。宋代对于礼服制度的奠定是有着决定性的时代,比如后世的常服——大衫霞帔,他搭配的即常服冠。这类的冠子通常比大礼服冠要小,束于头顶。明代皇后所戴为双凤翊龙冠,妃为鸾凤冠,这类冠子,在古文献中又常被称之为特髻。

命妇则戴翟冠,翟事实上就是山鸡。在古代人看来,这种鸟的级别比凤都要高。翟又称山松,翟冠也称为山松特髻。命妇所对应的等级看冠子上的翟的数量,比如皇妃与亲王妃为九翟冠,一品夫人为八翟冠,二品夫人为七翟冠,三品淑人(三品命妇的称谓)为六翟冠以此类推。

但清代由于服制被禁断,原来的礼仪制度基本处于放羊吃草的状态,于是后来的人也逐渐分不清是凤还是翟,凤冠则成了此类冠饰的通称。到了晚清之后,所谓的凤冠上,“凤”早被喧兵夺主了,比如出现大量的绒球装饰,后来成了戏装上常见的凤冠的形式。

值得一提的是芙蓉冠。五代的马缟认为芙蓉冠始于秦始皇时代。不过他描述的那段文字,总体而言并不接近始皇时代的状态,倒更像是唐代的流行。芙蓉冠可能是在汉代出现的,可以得到明确的芙蓉冠的形象是在北朝。这种冠子的外形似莲花,搭配裙襦绣䘿,是级别相当高的礼服。不过在唐代,芙蓉冠子也有一类较为常态的妆扮,束于头顶。这类冠子一直延续到明代,沐氏家族就出土了几顶相当精美的芙蓉冠。

以上所提及的冠基本可以算得上是中国古代女性最高礼仪的盛饰,说起来确实不是一句草草的凤冠可以囊括的,这大概就象西方的Crown与Diadem拆解进去也并非一个王冠可以解释是同样的逻辑。

(以上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