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倒是这种说法的代言人,她喜穿阔身宽袖的夸张衣物,经典的那张照片里,与她睥睨众生的表情相得益彰。

她将对衣物的迷恋,归结于面对社会溃退后的个人选择:「在政治混乱期间,人们没有能力改良他们的生活情形。他们只能够创造他们贴身的环境——那就是衣服。我们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

在过去封建时代,女子的发言权极低,所以对自我容貌便极为注重,故穿衣打扮便成了不可或缺的一环,尤其是宋代女子,修容簪花,宋初以来「高髻」流行,东京城内有专卖「特髻」的辅作,也就是假发,端拱二年(公元989年),朝廷曾令「妇人假髻并宜禁断,仍不得作高髻及高冠」,禁令一下也禁止不住女子的爱美之心,反而愈演愈烈。宋时出现过一种加入金钱编织的丝织品,称“销金”,政府也是屡禁不止。

纵观女子现代服饰其实也多是如此,女子穿一步裙或铅笔裙,也算时装中精炼的一种,融合美系50年代的裙装风雅,因束身效果突显女人味。

岂料宋代女子也有这种裙子,即旋裙,用两块布交叠而成,原先是为方便骑马设计,仅在妓女间穿着,后来被上流社会的女子喜爱,也成了当时的热门穿着,风靡一时。

孟晖在《开衩之裙》中提到:「此类宋裙乃是由两片面积相等,彼此独立的裙裾合成,做裙时,两扇裙片被部分地叠合在一起,再缝连到裙腰上。」其实物如江西德安南宋周氏墓出土印花折枝花纹纱裙、福州黄昇墓出土南宋黄褐色印花绢裙等。

搭配旋裙的可以是飞机袖的衫子或是褙子,上身收到裙子里,直筒型整体风格收腰、显腿长,尤其是梨形身材的福音,纯色尤显干练,如果院系派还可搭配花格纹。

颜色分淡雅与出挑两种,浅色系棉麻很容易搭配出青春文艺的风格,配松糕鞋、平底单鞋或是白色球鞋。

而质感如丝缎类料子则能穿出一个女人的知性之美,而出挑的颜色则能轻易搭出耀眼的时装感,与金色系饰品搭配得宜,穿上高跟,分分钟就是时尚宠儿。

私以为这是比较适合通勤的汉服混搭元素,可以备几件百搭款,如白、米色、浅蓝用于夏季日常所用,上身哪怕不穿衫子也可以直接搭衬衫,搭件小西服穿着出门走路生风;度假风也可以选择热带系大花等元素,非常沙滩feel~

在汉服设计拓展上,也可以大胆超越以往「两块布」的设计,在配色上突破格纹和纯色系,如水墨画的数码喷绘,或是镂空剪纸、流苏、不对称设计、立体花饰;从面料上,夏季用纱、蕾丝拼接可做一些延伸,随着天气变冷,皮革麂皮也是不错的改良。

古往今来,女为悦己者容。如张所言,着装风格于今天也是,我们仿佛是住在衣服里的那个人。在物欲的社会里越走越远,谁也说不清,到底是衣服造就了我们,还是我们成就了衣服?

正如那句话「流行易逝,经典永存」,当代丰富的服饰风格,也暗示着我们这个时代,其实在走更多元的尝试,无论是汉服、LO、JK……属于年轻人的眼光和群体,正是这最好的时代。

(以上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