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最美的七夕诗,一字成谶,猜猜,是哪个字?

“恐是仙家好别离,故教迢递作佳期。

由来碧落银河畔,可要金风玉露时。

清漏渐移相望久,微云未接过来迟。

岂能无意酬乌鹊,惟与蜘蛛乞巧丝。”唐朝李商隐的《辛未七夕》

通常在初秋和七夕的时候,天气明爽,温和的西风消减夏天的暑气,秋空如洗,星河灿烂,无论是温度还是空气能见度,都是一年中最好的,早晚的温差会让空气的水分凝结成露水,不仅晶莹,而且可以沉淀空气里的尘埃。如此良辰美景,常常今人会用到一个词,叫做“金风玉露”。

宋朝秦观的一首七夕名词《鹊桥仙》里”千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说的是牛郎织女相会在金风玉露的秋天,虽然短暂,却比人间的厮守来得更加动人。而金风玉露在情人的眼中不单是指天气和环境的美好,更比喻相爱的人,如金如玉,相逢时候那种爱情绝美不同排他的滋味。

所以很多人都以为金风玉露是秦观所创,给他的诗增加了无穷的华美,也让后人不断追求憧憬回味爱情的滋味。

实际秦观是站在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肩上,比起秦观来,我更钟爱原创李商隐打造的字句和意境。因为他是开拓者。

李商隐的创造才华是无可替代的,比如他有很多金词金句,是他自己创作出来,却自成一峰,比如“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后人引用的时候,连折扣都不打。还有他的“春晼晚”“沧海月明”“蓝田日暖”,几个字就是无可动摇的意境。

那么今天解读的是他的《辛未七夕》,里面有一个前无古人,但是被后人用滥的“金风玉露”。

这首诗特地写了名称,叫做《辛未七夕》,对于一向晦涩的李商隐来讲,他为什么要在七夕面前加上时间?要知道他其他的作品,尤其是感情方面的,很少写时间。但是这首却留下时间。我们知道历史上的说法是李商隐死后,朋友和家人在他的散稿里整理了很多作品。就是说李商隐的诗大规模流行并不是在生前,而是死后。那么这首诗,应该是李商隐放在自己身边用以记录重要事件的私人作品。辛未年的七夕到底李商隐是在怎样的状态下,完成这首诗?

我们先来看一看诗本身的内容。作品为王的李商隐,在这首诗里写了什么?

“恐是仙家好别离,故教迢递作佳期。”这首诗不同于李商隐其他的作品,轻快,甚至带着调侃。恐怕神仙喜欢这样爱情的滋味,和人间不一样,他首先用漫长的分离来设定爱情,同时又安排了短暂的相逢。用现代的话讲,神仙精通爱情之术,避免日久生厌,距离产生美,爱情永远保鲜。

“由来碧落银河畔,可要金风玉露时。”这是写的牛郎织女一年一会。要知道他们两个可都是成了神仙。两个人分别在碧落银河的两边,选的相会的日子如此美好,约好在一年最合适的最美丽清爽的日子,有金风玉露相陪,不冷不暖。两个人相会,不担心流汗,微微的吹动,不担心伤了肠胃,秋露如酒,你一杯我一杯。

”清漏渐移相望久,微云未接过来迟。”

这是牛郎和织女通写,两个有爱的神仙,等着和对方见面,却又隔着遥远的银河,只能巴巴的看着对方。那么这个中间他们的相会又有哪些必要的程序呢?

原来这个时候要等喜鹊搭好天桥。情意已通,天路在建,两个人巴巴看着,这个时候度时如年啊!

那鹊桥和流云都还没有衔接好,所以两个人不能相会。

”岂能无意酬乌鹊,惟与蜘蛛乞巧丝。”

这个时候怎么会不感谢那些喜鹊呢,但是现在的喜鹊在做什么?人家正扑腾着翅膀搭建桥呢,所以不是不感谢那些乌鹊,是不敢让它们分神。可是满怀期待和憧憬的织女已经内心焦灼不堪了,她赶紧去蜘蛛面前乞巧。作为已经是天上神仙的织女,自然不是求的手巧,她求的是喜鹊快点架好桥,求的是对岸的情郎和她有一样不变的相思。

这首诗是整体明快,带着一种秋天的旖旎,有一种成熟男人写出的作品的风味。对一场相会了然于心,但还是在等待中激动着。果然,辛未年,是大中五年,851年,李商隐38岁。

春天他在太原武宁军节度使幕府,但是这个节度使又病故了,此时他的老友令狐绹官至臣相,他写信给令狐楚,回到京城做太学博士。但是李商隐肯定不满足于此,在官职之外,他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谋求下一步。所以他和妻子的七夕节和往年一样错过。但是李商隐有底,他不过迟些日子就回来。这个时候,他没有觉得异样,只是觉得这年的七夕,天空特别明净,他想象和妻子的重逢,也应该是如此激动人心。他请求妻子等待,他快回来了。他一定会感谢在人生路上搭桥的那些人,比如令狐绹,但他心里,妻子最重,相思最深。

但是就在他写下这美丽高昂振奋的诗句时,妻子却死了。具体死亡的时间无可考,等噩耗送到他手上时,已经迟了。他快马加鞭回家,妻子已经送到附近的寺庙停灵。巨大的合欢树代表了李商隐的悲恸“日西春尽到来迟”。

有理由相信妻子王氏,就是亡故于辛未七夕的前后。而这首李商隐关于牛郎织女最美丽的相会,竟是这样一字成谶,这个字就是“迟”。

痛失爱妻的李商隐特地在这首七夕上,标注了时间,梦想有多美,相思有多深,现实的耳光就有多让人震撼。

“金风玉露”成为永久的梦想,或者是那天一念之间,已经是妻子登上银河,为他的迟归,化做了不灭的灵魂,在天上守望吧。

从此李商隐再也没有写这样灵动俏皮的诗句,只是在另一首悼亡诗里,用了“迟”,这是力有千钧的悔恨。

李商隐自妻子亡故后未再娶。他知道自己这一生对不住妻子,菩提的果实响彻空山,告诉告诉我,你藏在落叶下的那些脚印,暗示着多少祭日,专供我逍遥?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