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瑰丽精深、宏伟博大,古典诗词是中华文化领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亦是人类文化宝库中的一颗灿烂明珠,世界公认中国是诗歌之国。从先民的歌谣开始,历经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的演变发展,迄今已有数千年历史,名篇连绵,传诵不息;内容丰实,音韵流畅。从古典诗词中可充分认识到中华民族的爱国精神,形象的体现民族传统中的坚韧踏实、聪慧进取的优良品格。在学习赏析中得以熏陶,启迪心态。两千多年前,先哲孔子在《论语》中就指出:“不学诗,无以言。学诗可以远之事君,迩之事父。诗词中反映出来的历史沧桑人生际遇,后人都可以之为镜,吸取修身养性、安邦定国之经验教训;诗人的风采感情亦可作精神生活之寄托。


古典诗词中反映的生活、运用的文字和结构,与今天已有很大的不同。在赏析古典诗词时,首先要从技术上着手,即了解作者的时代、经历,才能与作者的心灵产生共鸣。同时要懂得一些古汉语知识,如通假字、古今字、多音、多义字及历史典故。最好准备一部《辞海》或《辞源》,以便查询人名、典故、生字。如果仅凭自己的一知半解去阅读,则会产生与作者意图不同的理解。

其次,要熟知古典诗词常用的修辞手法,即比喻、比拟、夸张、想象等。如李煜的《虞美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深深表达后主从帝王沦为囚徒的怨恨哀叹。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有部电影以一江春水向东流为片名,反映抗战时沦陷区人民的苦难,揭露国民政府的腐败丑恶,场场爆满,票房价值达历史顶峰。古代诗词中常见以花喻人,取物喻志。如《红楼梦》中以十二首菊花诗展现宝玉、黛玉、宝钗、湘云等十二位人物之不同性格,描形绘声,别具情趣。又如宋末郑思肖的《画菊》: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表达决死不与元兵妥协合作之凛然气节。而黄巢的《不第后赋菊》: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气魄更大,表达要夺取政权、改朝换代的豪情壮志。梅花冰肌斗霜,玉骨傲雪,美姿报春。历代诗人都热爱、推崇梅花。以颂美、赞美寄托自己的情志。陆游一生写下一百多首咏梅诗词。宋代诗人林逋隐居杭州孤山,终生不娶,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他的《小园小梅》中的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字表达梅花飘香四溢、迷人醉人,体现月下梅花之幽香清丽,成为传世神品。很多诗人更以梅来言态抒怀,如王冕在《墨梅》中写道: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历代诗人亦用常见物品为题材明心言志,如于谦的《石灰吟》: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表面写石灰,实质以物明志,显示不畏奸邪,清白做人。古代诗词常以奇特的想象夸张来状物言志,倾吐充沛又富具个性特征的感情。如屈原的《离骚》《九歌》《天问》等,都是上天入地,借助鬼神表达常人难以企及的想象夸张来抒发胸怀。李白深受影响,写下妇孺皆知的《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如今读来仍感形神兼备,铿锵有力,雄奇瑰丽。另一首不常见的是漫游镇江焦山写下的《焦山望松寥山》:石壁望松寥,宛然在碧霄。安得五彩虹,驾天作长桥。仙人如爱我,举手来相招。当时李白二十六岁,壮志满怀,心情开朗,因此写得奔放异想,浪漫主义诗风日趋成熟。奇怪的是为何只写六句,非绝非律,成为诗坛谜团。苏轼气度非凡,在《戏徐凝瀑布诗》中写道: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唯有谪仙词。真是胸怀九天,直指玉帝,口气之大,古今罕见。

古典诗词描述音乐也充满奇特现象。如白居易的《琵琶行》,琵琶声从低哀转入高昂时,写成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把抽象的听觉转化成具体的视觉,显现乐声震撼人心。也有诗人借托梦境来抒发感情,如李贺《梦天》中的结句: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从天际俯望人间,中原大地竞成九个烟头,而辽阔的大海仅是一杯清水,可见诗人想象之奇,胸襟之宽。


再次要了解诗人风格之多元化,这是赏析诗词的关键。所谓风格,即是艺术手法与作者心灵感情的综合体现。风格的形成与当时的社会有关,社会现实对诗人的风格有决定性的影响。同时,作者的人生态度与价值观,以及经历、学识、爱好都体现在艺术风格中。如杜甫一生忧国优民,就形成沉郁顿挫之风格,而李白寄情山水,赋形日月,而成豪放飘逸之风格。但这是总体而言,由于感情由多种元素组合,经历由不同方位体现,价值观与人生态度随之而变。因此诗人在不同时间、场合、遭遇时会写出不同风格的作品。如陆游曾写出气壮山河的《书愤》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但在《临安春雨初雪》中写出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的春日所见所闻的柔美诗句,更在《沈园》《钗头凤》中哀啼悲吟,构成凄恻缠绵之画面。号称豪放之首的苏、辛,亦会写出婉约诗词,如苏轼悼念亡妻王弗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通篇深沉挚情,委婉凄凉,成为千古传诵之悼亡词。辛弃疾的风格是雄健刚劲,如《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中的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感》中的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都是抒发雄心,描写壮志的豪放之作。但在特定环境中,亦会写出清丽淡墨之作,如《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这是写夜行走路所见,清雅淡致,与豪放之作截然不同。又如《清平乐·村居》: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这是令人逗笑的农家隐居之诗,一派田园风光,宁静平和,安适祥泰,很难想象这是出自叱咤风云、雄立山顶的辛弃疾笔下。即使是田园诗人王维,一时兴起亦会一反婉约风格,写出英武矫健、豪迈雄壮之诗。如《观猎》: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如不看作者姓名,就很难想象到这是信奉佛法的田园诗人之作品。最有代表性的则是古代四大才女李清照(另三人为蔡文姬、班昭、卓文君),她年轻时在济南大名湖畔与丈夫赵明诚赋诗词、论金石,享尽闺房清幽之乐。写的诗词都是清丽婉约之作,充满闲适悠雅之气。如《点绛唇》:蹴罢秋千,起来傭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整篇都是写刚下秋千的如花少女,见有人来而紧张、害羞之娇媚情态。待金兵入侵,丈夫去世,仓卒南渡,寄居异乡时,写下的作品就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风格。晚年的代表作是《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这是声情并茂的血泪之作,丧夫之痛,忧国之破,流落江南,故土难回……在这秋风秋雨之晚,孤独、寂寞、凄苦之情在连用十四个叠字中一起迸发出来,成为易安居士的婉约顶峰之作。但李清照并不是心如静水,只有一种风格。一旦读到有关史书,亦会拍案而起,写出气贯长虹之诗章,如《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气势可与豪放派比美,丝毫不逊苏、辛之作。

中国古代妇女虽受封建礼教压制,禁锢于闺阁之中磨灭才华。但也有少数才女冲出囚笼,写下名篇。如宋初后蜀孟昶的贵妃花蕊夫人徐氏,写下宫诗百余首,其中一首为《述国亡诗》: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诗中不仅流露出对误国亡家之沉痛,更以女好身份痛斥更枉为男子的君臣将士。泼辣之中,不失委婉。此诗获得宋太祖赵匡胤的赏识,后人常以此诗来讥讽降军士卒。


在阅读赏析古典诗词时,一定要对作者当时的身份、所处的地位和环境有全面的了解。地位、身份、遭遇、处境决定诗词的风格。如汉高祖刘邦,雄居帝位,平定英布叛乱,回到故乡沛县,与父老乡亲欢宴时,亦会风雅一番,在宴会上高吟《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虽获天下,但周边强敌未消,因此豪情之余仍有忧患之感,这是豪情与忧情两种灵感的撞击,体现胜利者之愁思。为何只有三句,估计刘邦胸少文墨一时兴起,凑了三句,已想不起第四句了。因是帝王所吟,少了一句也无人敢问。一代枭雄楚霸王项羽兵败乌江时,仅剩十八骑,写下了悲壮的《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这是兵败军溃之时写下的绝命诗,绝望、悲怆、留恋,多种感情交织一起,虽身临绝地,仍然不失霸王气慨,历史上没有一个帝王在彻底失败、临死之前写下这样豪气冲天的诗篇。唐代诗人章碣用幽默的笔调写下诙谐的诗篇《焚书坑》: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讥讽秦皇害怕读书人起来造反而焚书坑儒,但最后不读书的刘、项起兵使大秦帝国瓦解倾塌。历史给秦皇开了个玩笑,更提供了治国教训,巩固政权的关键是关心民众获得民心。

因此,赏析古典诗词不能以某个论点统评一个诗人的所有作品,而要了解诗人所处的特定时代、当时的身份地位、环境场所和人生遭遇。赏析作品要因诗而异,因时而别。这样才能正确了解作品之内涵,在感情上产生共鸣。后人把唐代四大诗人按其个性风格起了四个雅号: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佛王维、诗鬼李贺。其中李贺确实写过十多首鬼诗,最著名的是为悼念南齐钱塘名妓苏小小而写下的《苏小小墓》: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珮。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通篇以景衬鬼,以鬼拟人,抒发自己空有才华而不被赏识重用之感叹。虽为异类,情亦犹人。但在冷风细雨之时夜行荒野偏僻之处,想起此诗中飘忽凄迷的鬼魂形象,的确会感到阴森鬼气、毛骨悚然,李贺真不愧诗鬼之名。

有了一定的阅读基础,就可进一步挖掘诗词中最形象、最精彩的词汇,即诗眼词眼。从一个字中就能表达一首诗词的内涵,起到画龙点睛之作用,很多诗词就因为有龙睛而被赏识传诵。如王安石的名句春风又绿江南岸,其中绿字就是诗眼。写春风可用”“”“等词汇,但远不如绿的艺术意境。王安石以视觉中的绿来体现春意盎然之江南春色,真是一字千金。又如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其中有两解:一是已钓得鱼,收杆时,鱼在空中刹那间鱼身被飘雪所蒙而模糊;另一解是未钓得鱼,收回空杆时,鱼钩已被雪花蒙盖,见雪而未见钩。两者描绘大雪纷飞之景象,让读者自己去想象。诗人从微小的鱼身、鱼钩上写出下雪之大。以小见大,用笔如神。又如杜荀鹤描写江南水乡之名句: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作动词,形象又具体的写出江南小桥流水人家之特有景象。依河而居,开窗即见河流,梳妆倒映水中。一幅绝妙的姑苏名画。乾隆皇帝六次下江南,到处题字吟诗不下百余首,但无一首流传,而其弟弘昼之《秋日读书》中的微雨潇潇生嫩凉一直为人称颂,其中即为诗眼,秋风不似春风柔软又不比朔风猛烈,而是清凉送爽,给人润朗之感,更有期盼亲切之念,一改秋风萧瑟之态。


描写节令景色的最好词眼,李清照是当仁不让。如《如梦令》: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暮春季节,骤雨过后,红花残落而枝叶繁茂。女词人以拟人手法,用形容人体的形象地写出季节更替、生机勃勃的自然景观。一个封建闺阁中的女子有此乐观、开朗的心态和富有创造性的想象力,真是难能可贵。

赏析古典诗词的同时,可参考一些中国古代特有的诗词评论。古代知识渊博、见识卓越的文人学者,用几句话或几句诗,就能恰如其分的评论一个作家或一篇作品。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