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在词史发展上一向处于巅峰地位,是举世瞩目的。在晚唐五代期间词被看作小道,到了到宋代才逐步能五七言诗相提并论。宋词的总体成就非常突出。首先,词体发展方面,艺术手法日渐成熟。再者,开辟了宋词的题材内容和风格倾向。此外,题材范围上,宋词与五七言诗的题材广泛程度几乎一致,它包括咏物、咏史、山水、田园等多种多样题材;在艺术风格上也是争妍斗异。后辈词人在题材和格调上都鲜少可以跨越宋词的成就,在中国诗歌史上唯一可以与宋词相媲美的唯有唐诗。


探索

宋代立国之初,词还未形成独特风格,到真宗仁宗时期,柳永等人先后登上词坛,词才得以快速发展。在北宋前期,与柳永在同一时期的词人有范仲淹,张先,晏殊和欧阳修等,在十一世纪上半叶他们的词作就代表着此时宋词的最高成就。在此时期以在因循中探索,在探索中求变作为词坛的发展趋势,其中最富有开创性就是柳永的词作。


晏殊和欧阳修的词大多秉承五代词人的香雅风格,然而他们在承继的同时也追求词风的创新。相比于晏殊的词,欧阳修对五代词人的风格进行变革的成分要多些。他运用词抒发人生感触,扩展了词的抒情功能,改变了词的审美兴味,使词向着通俗化的方向发展。与晏殊和欧阳修不同,范仲淹有四年的边塞生涯,他的词作中充满着从军过程中的所见所感和对人生的思考。他词作中的军事题材开拓宋词世界里的崭新的境界,使宋词的创作渐渐的贴近社会生活和现实人生。他从大量运用词来赠别惆怅和增添词序这两个方面着手,在词中引入了日常生活的素材,扩大了词的实用功能,从而改变了词的发展方向。宋词产生最大变化是在柳永的手中。柳永的词在创作手法方面,大量创制慢词长调,使词作篇幅和内容含量得以扩大,增强了词的表现力。柳永自行创作新调,从而使唐五代以来小令一统词坛的局面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使词表现出世俗化的特点,使词在艺术方面虽显通俗,但却含有雅趣。在雅词方面,柳永对北宋的苏轼和周邦彦产生了比较深刻的影响,而其俗词则一开金元俗曲的先声。

繁荣

这一时期词坛上所呈现的两个创作群体,一是苏门词人群,他们以苏轼作为领袖,其中包括雅词学苏俗词学柳的黄庭坚、自抒胸臆吟咏隐逸的晁补之、以小令写恋情的晏几道、本色当行的秦观和侠骨柔肠的贺铸。二是大晟词人群,他们中以周邦彦成就最高。


周邦彦主要是以飘零不偶的羁旅行役为主要题材。他谋求词在章法、句法、炼字和音律等方面的艺术规范性,下字运意,皆有法度。句法方面,周邦彦自铸伟词,长于应用典故和融合前人的诗句、诗境入词,结构严密自然,用词用典毫无斧凿的痕迹;在音律上,音调谐美,格律严密,用字精工,而且非常注重词调与宫调的协调统一。此外拗句的运用也是周词的一大特点,他能在运用拗句的同时追求音韵和格律的和谐一致。柳永之后,苏轼登上词坛,对词进行了全面的变革,不仅使词的文学地位得到了提高,将词从以乐填词中分离出来,成为一种独立的抒情体式,使词史的发展方向有了根本性的变化。苏轼的革新主要表现在他的词学观和创作主张上,他认为词也可以与诗一样表达对人生的思考和对命运的慨叹;在他的词作中,不乏日常交际、闲居生活以及躬耕涉猎的场景的描绘,还有对大自然的赞美与热爱,他证明词也具备着无事不可写,无意不可入的强大能力;他以诗为词,在词中运用题序和典故,使词能与诗运用同样的表现手法,他对词的革新和词的发展奉献了自己的力量,他的革新不仅开创了一代词风,改变了词的文学地位,还让词与音乐分离而独立存在,使词开始向独立的抒情诗体发展。

转变

生活在十二世纪上半叶的南渡词人,他们经历了生活环境发生巨大变化之后。前期,他们生活在安逸、稳定的时代,舒适的环境让他们的词作呈现出吟风弄月、酌酒看花的特点。靖康难发,金兵的铁骑在原本平静的土地上呼啸而过,唯一留给他们的只有残破不堪的山河和民族无尽的屈辱。他们的创作发生了改变,开始为受尽苦难的民众哀叹,开始为救亡图存而呼号;他们开始渐渐地走向人民大众,去贴近社会现实生活,他们用文笔、用词这种独属于他们的方式,去书写战乱之下的民族生活,去描绘这个苦难而又充满忧患的社会,去抒发他们失落的理想和压抑苦闷的心情。这一时期的词作抒情言志的功能进一步扩大,时代的悲痛感和现实的苦闷感得到了加强。


这一时期的词人有初期别开生面的李清照、据自传性质的朱敦儒、充满现实情怀的张元干以及书写咏史词的李纲和英雄词的岳飞;中期包括归正人辛弃疾、学苏而自成一家的张孝祥、有众家之长而未能造其极的陆游、以词为文的陈亮和为江湖游士传神写照的刘过;南宋后期主要是别立一宗的姜夔、争奇求异的吴文英以及王沂孙、张炎和刘克庄等宋末词人。其中,巾帼女词人李清照的脱颖而出,成为南渡词坛上一束绚丽的亮光,另一方面辛弃疾对战争生活和军事意向进行描绘的词作,使词的意向群在词史发展中产生了很大的转换。

作为别是一家的女词人,李清照并没有拘泥在闺阁之中,她热爱自然,贴近自然,用内心去感受大自然的和谐和魅力。他的创作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的作品注重描写在她作为少女和少妇的生活和情怀,而与充满欢乐的少女相比,少妇之词则多了一分离别相思的沉重。她擅长将自己日常生活中的起居环境和生活细节融入词作,展现心理世界。她用女性身份和特殊生活阅历作词,塑造史无前例的女性形象,从而使词的情感深度和思想内涵得以扩展。后期,她经历靖康之难后,国破家亡,漂泊无依,创作题材主要表现自己的身世之苦和对故国的思念,情调低沉,凄苦悲凉,词风也开始变得灰冷凝重。在遣词用语方面,李清照善于应用日常而精炼的生活化语言,来展现错综复杂的心绪和感情,不管是口语,还是书面语,在她的凝炼之下都显得别开生面,韵味十足,可谓用浅俗之语,发清新之思。李清照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创造力最强,艺术成就也最高。


中兴词人中以辛弃疾为主,他们推动了词的创作,既吸收了苏轼以诗为词的创作手法,也将散文中的章法句式及议论、对话等多种多样的创作手法运用到词中,以文为词,不仅使词的表现力变得更强,而且使词体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解放,从而也使词在文学方面达到了词体与五七言诗平分秋色的地位。辛弃疾对词境的开拓,主要表现为辛词以爱国为主要内容,注重英雄形象的塑造;也善于通过个人的苦闷和对社会的批判来表现对内心世界的开拓。另外,从日常生活中去寻找乐趣。辛词的艺术风格多样,可以将豪放和婉约两种迥异的风格同时融入作品,兼收并蓄,表现出刚柔相济和亦庄亦谐的独特个性。无疑,对于辛词,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大量运用军事意象,无论是刀、剑,还是弓、戟,都使稼轩词表现出雄深磅礴的气势和广阔宏大的境界。稼轩词在语言方面,不仅吸收古文辞赋中的精华,还运用民间口语、俚语,使词在极具典雅韵味的同时不失生活气息。在两宋词史上,辛弃疾的作品数量最多,所到达的高度与成就也无可比拟,从创作题材、表现手法以及语言艺术上来讲,辛词也都是绝无仅有的。

宋词从唐五代、北宋初年的诞生期,到北宋前期的探索,再到北宋中后期词的开辟和多种风格的兼收并蓄,到南渡词风的转变到,到最终的衰微,它的变化是曲折而丰富的。可以肯定,宋词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无与伦比,它代表着宋代文学之胜。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