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菊花唯美词:重见金英人未见,相思一夜天涯远

“黄菊开时伤聚散。曾记花前,共说深深愿。重见金英人未见。相思一夜天涯远。

罗带同心闲结遍。带易成双,人恨成双晚。欲写彩笺书别怨。泪痕早已先书满。”晏几道《蝶恋花》

晏几道的这首词,让我想到白居易的《琵琶行》中的一段话,转轴拨弦两三声,未成曲调先有情。但是琵琶行里的歌女是对着故人,多少有一种献曲的姿态,反复不如晏几道自琴自唱的淡然。这种淡然是一种闲适蕴藉的生活的底蕴,但同时又有淡淡怆然感。

”黄菊开时伤聚散。“

又到了菊花开满庭院的季节,有人登高远游,有人良朋聚会,说不完清秋美景,但是我面对的是旧时庭院,人已不再。如果是一首歌的开头,想必也要在聚散之后,停顿好久。侬有一段情,欲语先沉吟。是的,代入到过去。

”曾记花前,共说深深愿。“

那是旧年往事,两个人在菊花面前,说着最深的愿望,那是愿望人长久还是永不分离?

两字深深,已经道尽了两人恩爱甜蜜。有时候我们需要誓言和愿望,至少那一刻,我知道,我看见,我感知,我沉醉两颗心的融合。那是人生最醇美的时刻。

”重见金英人未见,相思一夜天涯远。“

又到了菊花满院的季节,那菊花金色的花朵摇曳在晚风里,只是那个曾经花下许愿的人儿还未归来。

所谓相思,实际是包含各种情感的,有牵挂,有忧患,有被遗忘的伤感和酸楚,但是总是因为,终是因为,那个人。

相思一夜天涯远,是魂梦跋山涉水,是执着,也是无力感。

“罗带同心闲结遍。“

一种仪式感如果反复去完成,足以证明人的不安全感,比如强迫症。但感情中的人患得患失。所谓闲,打个结花不了多长时间,就算是不闲,也足以证明心空。

你一走,这个世界空了。

”带易成双,人恨成双晚。“

那罗带容易打结,可是要打多少结,你才能回来。说有情人感情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就是如此。

”欲写彩笺书别怨,泪痕早已先书满。”

我想写封信,写下这别离后的惆怅,可是眼泪比写的字还多。又该怎么寄给你呢?

这首诗有别离,有相思,甚至有眼泪,但却给人一种苍凉平静的感觉。在要紧的地方不做过分的深入,点到即止,却让人回味无穷。是有心有情的人,自然能感受心灵深入的共鸣。

我只说,去年此时此地,两人许下愿望,深深足够,深到什么程度,如鱼饮水。

我只说,去年的黄花依旧,人不见,相思到什么程度,一夜天涯足够。

我只说,我的惶恐不安,有多少,只说那所有的罗带都被打成了双结。

我只说,我的伤心,未提笔,泪先垂。

我仅仅只是菊花开时,伤聚散而已。但却已经伤透自己心了。

晏几道的词,看起来平淡,仿佛闺阁私语,甚至连对话的人都没有,但是如一首秋闺情歌,那种伤感如同菊花的香气,是一层层渗透进来的,最后凝结成秋雨寒露。

虽然是艳词的一种,但你看见的艳光如同秋天菊花上的光泽,沉静,那些句子并不惊艳,但组合起来,却是最好,白到了雅致。这是继承了诗经乐府的自然风格。

这仿佛写的是一个女子,等待未归的丈夫和情郎。但你分明觉得这里面并没有太多闺阁小气,你甚至会怀疑,这仅仅只是写闺怨吗?就像人们置疑红楼梦,仅仅只是写林黛玉和贾宝玉的爱情?

晏几道,是贾宝玉的前生。父亲晏殊宰相,他是父亲最疼爱的小儿子,名门之后,绮罗丛里,他有足够的闲情超脱物质,来观察感受人间细腻的情感,他有才华的自负,但同样经历了由富贵到败落的家族历程。但是他没有贾宝玉那种完全悬崖撒手的看空,或者只是因为他们家没有贾府所谓败落得彻底,又或者,这人世间终还有他愿望守候和等待的人。

如果知道了他的背景,那么这首小词是否又有更深的体味感呢?

那被命运带走,漂泊四方的人,或者我与你永无相见之期,或者连书信都无法真正寄到你的手上。可是我记得黄花时节你我许过的愿望,那落到心底的,生成的相思,变做了无尽的牵挂。

菊花满地是别人的良辰美景,你是我永恒的伤口与惆怅。


就算我如何隐藏,我也忍不住我的泪水滴落在永远无法寄出的书信上。每当有人问起,说是遥远的海的相思,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