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台诗案贬谪黄州是苏东坡人生的一大坷坎,人往往在大坎坷中见其心性和行为。据此,苏东坡黄州五年,1500余日,是怎样表现的呢?


一、乐观情绪

宋神宗元丰初年,朝廷为解决财政窘迫问题支持王安石变法。身为大德、大才的明官、能官、廉官的苏轼与王安石政见相左,加之奸人借此横加妒害,遂于元丰二年秋坐狱132日,获释后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其由四品大员降为无职、无权、无事可做的八品散官。神宗令他于大年初一离京,且由官差押解到贬所。若为他人如何经受?而这位达人不愤慨、悲伤、怨恨、气馁,神情不萎缩。他平静乐观地立赋百日归期恰及春,余年乐事最关身。出门便旋风吹面,走马联翩鹊啅人的诗作。首句一个字既写一年一度的春节、春天来到,又表绝处逢春、逢生之意。出门虽遇旋转的北风如同连发的冰箭刺破面颊,却仍然策马扬鞭昂首前行。那喜鹊喳喳的叫声似在为他歌唱,祝他走向文华香远的阳春。

他同长子、解差一道,顶朔风,踏冰雪,步入麻城北界,迎接他的是春风岭上先春正色霜难压”“冷艳清香受雪知的腊梅和汩汩潺潺、歌唱春光的溪流。此前,他一路所见皆为树木无色,河流、池塘冰封。这里弯弯曲曲的溪水流得那么欢畅,香飘田野的梅花在荆棘草丛间开得那么鲜明耀眼,叫他倍感欢欣。他顿时诗兴勃发,立咏《梅花二首》。其一曰:春来幽谷水潺潺,的砾(光亮貌)梅花草棘间。夜东风吹石裂,半随飞雪度关山。是呀,那从石缝中渗出的清泉聚而成溪,不正是他重获自由的生命之泉;那在山脊棘草中傲放的梅花不正是他新生的意象吗?他到黄州第一感受就是幽谷溪流,棘草梅花。因而便有半随飞雪度关山的激情和幸有清溪三百曲,不辞相送到黄州的愉悦感。

随之前行100余里,隐居歧亭杏花村的旧友陈季常远远迎他至家,待为上宾。时以季常今昔生活情形相对比,又映衬了他的乐观情绪,从而撰写《方山子传》说:方山子(陈季常)世有勋阀(即功臣门第),当得官,他不受;在洛阳,园宅壮丽与公侯等,他不要;河北有田,岁得帛千匹,亦足以寓乐,他弃之。独来此穷山中”“庵居蔬食……弃车马,毁衣冠,徒步往来山中,他悠然自乐;其家环堵萧然(十分简陋),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这不禁使余耸然异之(既惊奇又敬佩)

告别季常,不过百余里便到黄州。东坡的鲜明印象是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时值初春,他初到,虽然对江鱼之美味只是心知,竹笋之清香只是感觉,即便如此,便为齐安民,何必归故丘之乐居心意很快安定下来了。然则身为初到黄州的贬官,居无定所,食无常餐,举目无亲,相见无友,终日无事,又不禁一时萌生心如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的孤寂飘泊之感。未几,借居城中柯山定惠院后,但见院周松竹环抱,青翠摇空,生意盎然;海棠花风姿高秀,圣洁可人,使他精神为之一振,于是兴然命笔立赋古风、绝句各一首。其古风写道: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漫山总粗俗。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自然富贵出天姿,不待金盘荐华屋。对此,纪昀评曰纯以海棠自寓。东坡人品恰似松竹不畏风雪,长年不退色;亦似海棠自然清秀,不施铝华,笑迎风雨。

东坡如同松竹、海棠的天姿神韵一样,吸引着黄州境内外的名人雅士、农牧渔商、佛道工匠,乃至清廉官吏纷纷亲近他。新老朋友或与之郊游野炊,吟咏唱和;或助他躬耕,解除困境;或同他参禅悟道,开拓心境;或邀他对坐论学,说笑谈天;或给他馈送茶酒蔬果,得补饮食之缺。他自然而然地接了地气,爱上了黄鄂人,其歌乐的清词丽句喷薄而出:

黄州山水清远,土风厚善,其民寡求而不争,其士静而文,朴而不陋。虽闾巷小民,知尊爱贤者…..其尊德乐道,独异于他邦也欤(《书韩公黄州诗后》)此为感受黄州风土人情之乐;幽人无事不出门,偶逐东风转良夜。参差玉宇飞木末,缭绕香烟来月下。江云有态情自媚,竹露无声浩如泻……不辞青春忽忽过,但恐欢意年年谢(《定惠院月夜偶出》)此为寓居环境之乐;老来百事懒,身垢犹念浴……山城足薪炭,烟雾蒙汤谷。尘垢能几何,悠然脱羁梏……心困万缘空,身安一床足(《安国寺浴》)……”此为洗脱凡尘,悟得佛理之乐;雨过浮萍合,蛙声响四邻。海棠真一梦,梅子欲尝新。挂杖闲挑菜,鞦革迁不见人。殷勤木芍药,独身殿余春(《雨晴后,步至四望亭》)此为观赏黄州风物之乐;江上青山亦何有,伍洲(在今稀水巴河东侧)遥望刘郎薮(今鄂州车湖)。明朝寒食当过君(到你家),请杀耕牛压私酒(宋代朝廷宰耕牛、造私酒,东坡故开玩笑赋诗赠同乡好友《王齐万秀才寓居武昌县……》)这是他乡遇故知之乐;良农惜地力,幸此十年荒。桑柘未及成,一麦庶可望。投种未逾月,覆块已苍苍(麦苗生长茂盛)。农夫告我言勿使苗叶昌(冬日麦苗生长过旺会遭雪压冷冻致死)。君欲富饼饵,要须纵牛羊(要让牛羊啃食镇苗)。再拜谢苦(金)言,得饱不敢忘(《东坡八首之五》这是老农助躬耕,麦熟有望之乐;真珠为浆玉为醴,六月田夫汗流泚(汗流如注)。不如春瓮自生香(自造米酒解渴)。蜂为耕耘花作米(造酒同蜜蜂那样采花酿蜜)。一日小沸鱼吐沫,二日眩转(由浊变清)清光活。三日开瓮满城香,快泻银瓶不须拨(拿酒杯自斟)。百钱一斗浓无声,甘露微浊醒醐清(象酥油那样色清味甘)……《蜜酒歌》这是东坡自造蜜酒,仔细观察米酒发酵成酒过程之乐。如此等等可见东坡独乐乐,与友乐乐,与众乐乐的常乐情绪。


二、旷达胸怀

苏东坡的旷达胸怀表现在秉性开朗,心境广阔,目光高远,视事通明以及海纳百川的胸襟上。他自卸世俗追名逐利之肩,争挑圣贤施德惠民之担,堵塞物欲之路,大开道义之门,达到节义傲青云,文章高白雪,心镜照黎庶,顺逆不易操的境界。有此境界,故能做到大事不拘谨,小事不放纵,险事不畏缩,错事不推诿。他通过安国寺沐浴,与继莲和尚修禅后,对逆境荣辱看得开,想得通、放得下;对世事是非参得透、识得明,分得清。自此,他在思想上摆脱了束缚自己的官场、官阶刑具,对尔后的升降、起贬概不在乎,乃将才智全面投向文场,辟就平生功业的新天地。笔者认为这便是东坡旷达胸怀的解读。

有关论证在其黄州作品中俯拾即得。咏物,他看得真,观察得细,体物入微,小中见大,表达思想高远,眼光独到,并具有哲理性。其诗描写牡丹三日之状态之一曰:雾雨不成点,映空疑有无。时于花上见,的砾(光亮)走明珠。秀色洗红粉,暗香生雪肤。黄昏更萧瑟,头重欲相扶。(《雨中看牡丹三首》之一)同题诗之三曰:幽姿不可惜,后日东风起。酒醒何所见,金粉抱青子。千花与百花,共尽无妍鄙(都是自然化生之物,没有高下美丑之分……”纪昀评道:首作句句有雨在……三作又从雨中而想雨后之景,出奇无穷。试想若无通明的思想,高远的目光,能写不出如此意境、诗魂来吗?同样,咏武昌酴醿花造出:酴醿不争春(不与桃李争艳),寂寞(不张扬)开最晚。不妆艳已绝,无风香自远……余妍入此花,千载尚清婉……”这也是他以旷达胸怀写出的自况之作。

他《迁居临皋亭》之初不仅描述剑米(矛头淅米剑头炊之米)有危炊,针毡无稳坐的极穷状况,而且表现全家占江驿,绝境(最佳之境)天为破的富有美遇,困境之下仍感谢老天爷的厚待,可见其心境何等宽广。他给友人送别、唱和、赠答的诗作或者馈赠无私主、无比价、无时限而大众共有的至宝,或者心送有哲理、有深情、有厚意之金玉良言。譬如送君无酒亦无钱,劝尔一杯菩萨泉。何处低头不见我,四方同此水中天(《武昌酌菩萨泉送王子立》)。”“……江边千树柳,落我酒杯中。此行非远别,此乐固无穷。但愿长如此,往来一生同(《陈季常见过三首之二》)。”“起携蜡炬绕空室,欲事烹煎无一可(一无所有)。为公分作无尽灯,照破十方(指四面八方上下)昏暗锁(《徐使君分薪火》即是官家于清明节为民送薪火以开寒食节禁火之俗)。”“不愁春尽絮随风,但喜丹砂入颊红……莫把存亡悲六客,已将地狱等天宫(《次韵答元秦》)。”“古来贤达人,此路(终老之路)谁不由。百年寓华屋,千载归山丘(《日日出东门》)

东坡旷达胸怀在词中体现得很明朗,使之神态更加潇洒,意气尤其风发,读之无不深受鼓舞。《定风波·沙湖道中遇雨》词: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潇洒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暴雨击物的声响他充耳不闻,坚定地踏着崎岖弯曲、泥泞的小道,且吟且唱,悠然信步前行。他从高官到贬官的奔波经历不正是这样的吗?对人生的风风雨雨,阴阴晴晴一概淡然处之,这便是潇洒东坡。《浣溪沙·游兰溪》词对人生老来征途提出独到的见解。其词下片写道: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指悲秋的鸟啼声)。东坡告诉人们只要心灵不冷,精神不老,便可焕发二度青春,定会老有所为,从而昂首阔步,再起征途。这便是奋发有为的苏东坡。《西江月·重阳栖霞楼》下片:莫恨黄花(秋菊)未吐,且教红粉相扶。酒阑(饮罢)不必看茱萸(一种可避邪气的植物),俯仰人间今古。此词承前从另一角度写老来心更宽,阅力更强,对过往未来之事认得清,看得透,对自身不如意之事想得通,放得下。这便是佛性东坡。


三、豪迈气概

苏东坡创作雄浑的诗篇,开创豪放的词风,写出超前的二赋;亦正因如此,他消熔芥蒂,闯过火场冰山,面对明枪暗箭,留下千古杰作。苏东坡表现豪迈气概的诗有的以小见大。如《二虫》(指水马儿与鷃滥堆小鸟),诗曰:君不见水马儿,步步逆流水,大江东去日千里,此虫趯趯(音惕,跃跃欲试貌)长在此。此为小虫欲赶大潮,终不得进;君不见,鷃滥堆,决起随冲风(旋卷的大风),随风一去宿何许,逆风还落蓬蒿中。此为小鸟欲随风冲上太空,结果落在原地。东坡用平淡的语言写出宕荡的气势,表达二虫自不量力,好高骛远的品行特征。《正月三日点灯会客》诗曰:江上东风浪接天,苦寒无赖破春妍。试开云梦羔儿酒(即羊羔酒),快泻钱塘药玉船(即酒杯)。首联写大气势,大环境,颔联写小方物,小器皿。大小相配,贴切自然。

最能体现苏东坡气概豪迈,气势磅礴,气象雄浑的词作,当以《念奴娇·赤壁怀古》《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为代表。它是词林公认,评论家盖定的开创苏辛词风之绝作。前词除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外,接连凸现大场面、大气象、大气势、大史事、大人物。词后十九句只有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未解庄生天籁写近景、虚象的三句见小境,十六句言大境。其刚首有雌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则有浩气千里之势,真有神仙出世之姿(刘熙载评语)

东坡文赋亦不乏豪迈气概之品。前《赤壁赋》堪称超绝之笔。月出东山之上,徘徊斗牛之间。白露横空,水光接天是人们看不见的天地之动。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这是东坡浩荡心力,浩然正气之驱动;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这是曹操率20余万大军攻东吴之动。如此动力、伟力、笔力可谓前无古人,后少来者。

彰显东坡豪士气质、大贤思想的文章警句颇多。这里仅录三则便可见一斑。其曰:天下力量,万物一家,前圣后圣,惠我华光(《广心斋铭》)。

忠臣不畏死,故能应天下之大事;勇士不顾生,故能应天下之大名(《东林第一代广惠禅师真赞》)。

夫大势利(指权势利禄)不足以藩(篱芭)也,名誉不足以藩也,阴阳(天气)不足以藩也,人道(世俗)不足以藩也,所以藩予者,特智(过于聪明)也尔(《雪堂记》)。


四、仁爱心灵

苏东坡对仁的言论有:仁之可好,甚于美色,不仁之可恶,甚于恶臭。而人(指不仁之人)终不知趋避者,物欲蔽塞(不堵塞)之也。解其蔽,达其塞,不用力可乎。故又曰:自胜(能战胜身己)者强。又曰:克己复礼(以道德礼法约束自己)为仁。(论语说·里仁篇》)。他认为趋利是招患之原由,利在耳目之前,而患在岁月之后(《论语说·里仁篇》)。无论做官、做人,若私心不去,贪念不止,不但不施仁爱,发爱心,做爱众之事,势必招致大祸。因说:贪得而不戒,故始于小过,终于大咎(《东坡易传·噬嗑卦》)。他还教人施仁爱、走正道才是保家人、保平安之益行。其说:正则安,不正则危,弃安即危非人之情,故不正者必有天灾(《东坡易传·无妄卦》)

东坡仁爱的心灵,无私寡欲的德性在《无题》诗、《浣溪沙词五首》之五、前《赤壁赋》中创作出阳光灿烂、感人至深之哲言妙语:不贪为我宝,安步当君车。”“万顷风涛不记苏(不介意),雪晴江上麦千车。但令人饱我愁无。”“盖将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天地长久在变);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藏也(广大无边,无穷无尽),而吾与子之所共适(共享)。

苏东坡的乐观情绪,旷达胸怀,豪迈气慨,阳光美德,仁爱心灵的圣哲言语荟萃于《赤壁赋》中,华光长放。苏东坡的高尚人品,旷世天才,光辉形象永令人敬,令人爱。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