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不是悼亡的七夕,读懂纳兰性德,是人间温厚的丈夫

“白狼河北秋偏早,星桥又迎河鼓。 清漏频移,微云欲湿,正是金风玉露。 两眉愁聚。待归踏榆花,那时才诉。 只恐重逢,明明相视更无语。 人间别离无数,向瓜果筵前,碧天凝伫。连理千花,相思一叶,毕竟随风何处,羁栖良苦。算未抵空房,冷香啼曙。今夜天孙,笑人愁似许。”清朝纳兰性德《齐天乐.白狼河北秋偏早》

这首词常常被移花接木,说成是纳兰性德康熙十五年的作品,说是写给他第一任妻子卢氏。此时纳兰性德二十二岁,离妻子卢氏的离开还有一年。

实际康熙十五年,纳兰性德春天补殿试,中二甲七名进士,刚刚进入官僚体系,有一个职位安置和考察过程。他的第一份职业是在次年秋天,担任康熙皇帝的御前侍卫。也就是在这个时间段,纳兰性德不可能因为工作和旅游去塞外。

实际纳兰性德和妻子卢氏的相处三年,并没有太多社会职务,他留在妻子身边的时候相对多,正是亲密和象牙塔里的美好与纯粹,妻子产后病亡,才分外冲击了他淳朴的内心。

他和前妻卢氏的感情是少年时代纯真的思慕与相守,还没有来得及经过岁月和生活的打磨,就被命运打脆琉璃瓶一样的夺去了最好,任何人都是无可替代的,如同最美丽的青春和欢笑一去不回。

纳兰性德的仕途是妻子死亡后开始起步。为妻子停灵一年,守节三年后,纳兰性德迎娶第二任妻子官氏,这是满族瓜尔佳氏。和纳兰家门当户对,这位妻子出身大家,贤淑善良,替纳兰性德打点家庭内务,对纳兰性德也是柔情备至。纳兰性德因为扈驾康熙南北巡游,经常出差,这位妻子成为他现实的牵挂。有很多塞外诗词,写的对家和爱人的思念,是给官氏的。

但是许多人愿意将纳兰性德的全部深情,都给前妻,这是一种不现实的推测。前妻已经深入了纳兰的灵魂,成为他最寂寞时候,最绝望时候的灵魂寄托,无可替代,但不能因此就说纳兰性德是个除前妻之外冷漠无情的人。

对于现任的妻子,他知道她的无辜和付出,正是如此,在艰苦的塞外工作和生涯里,她是他人间的牵挂和责任,他的世上人家的微暖。

这首塞外七夕,是纳兰性德康熙二十一年,也就是二十八岁的时候,出使梭龙所做。按照他的计算,恐怕第二年的春天才能返回家园和妻子团聚。

在外的苦旅,使他的心分外寂寞柔软。但这已经不是少年情郎对小妻子的断肠离别,是一个在外的男人对家和妻子的牵挂。所以诗词里别有一种中年沉静的味道。而这种味道,类似李商隐的名诗《夜雨寄北》。

“白狼河北秋偏早,星桥又迎河鼓。在大凌河畔,塞外高天,北地的秋天比京城早,视野开阔,野旷天低,七夕这日的天象景观,比北京城来得更直接壮阔,那银河一带,垂天入眼,是千古佳期七夕节,天宇之近,仿佛可以看到鹊桥搭好,牛郎要上桥和织女相会。从星象来讲,此时牵牛星靠近璀璨银河,仿佛天上也正热闹。

我喜欢这开头,很有唐风之高峭大气,又有塞外诗词之雄浑,更加上美丽的神话。

“清漏频移,微云欲湿,正是金风玉露。”这里写的是七夕塞外的壮丽风云,天上流云飘荡,偶尔会有云头雨过,但忽然云开雨散。这种夜晚千变万化的美,是只有亲身感受才能知道。这是自然的良辰美景,金风玉露一相逢,的确是胜过人间无数。

”两眉愁聚,待归踏榆花,那时才诉。只恐重逢,明明相视,更无语。“

李商隐的名句,“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是李商隐在巴山楚水之间的秋天,接到妻子的信,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而这时他正在巴山夜雨之间,听见壮丽的自然天籁,此时虽然归心似箭,却困顿难归,但却有一种寻常难以见到的巴山夜雨的壮美。他写给妻子,我希望早点回家,和你在温暖的烛火下,倾诉今夜我的所见所想。

纳兰性德有他过人的敏慧,他甚至暗示他读懂了李商隐的诗,这首巴山夜雨,是李商隐七夕之作。纳兰性德和李商隐一样,被羁留在外地,所对的同样是良辰美景。他很想将这天奇异的所见说给妻子听,用他自己的语言和感受,但是他想到第二年春天才回去。

等回到家的时候,只怕两个人因长久的别离,情绪激动,怕是连话都说不出来吧,相思一万,不如一见,这良辰美景的寂寞思念,只怕是不用开口了。

这句诗起源于李商隐夜雨寄北的辗转情深,却又更进了一步。万千的思念,天地之美,都敌不过相见相守。然而在不能相守时,万千的思念又化作了无穷的想象。

“人间别离无数,向瓜果筵前画,碧天凝伫。”这是纳兰性德的幻想,他想到他的妻子在七夕节的家里,在瓜果席上,对着天空仰望,如同他此时。这是人间可以感受的相思与牵挂。

“连理千花,相思一叶,毕竟随风何处。”这是纳兰性德的愧疚。这个女孩子嫁给我,是想要连理枝,相思树一样,日日陪伴在一起,谁知道,嫁的郎君长年塞外,不能回家。

“羁栖良苦,算未抵空房,冷香啼曙。”

我这里虽然是在塞外,领略着风寒,想她比我更可怜,在这夜,彻夜难眠。今夜良辰美景,几家欢喜几家愁。

今夜天孙,笑人愁如许。所谓天孙,就是织女。今天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织女倒是得意,因她圆满了,她想必站在银河鹊桥上,笑看人间的离别吧,原来你们和我一样,也有相思苦呀!

我们从这首诗里可以看到纳兰性德对这位妻子,是温厚和喜欢的,他知道她必相思与哀愁。就算是纳兰性德经历了感情的万水千山,只是让他更珍惜情感和人的不容易,而绝非刻意冷漠。他应该现实中是一个疼爱妻子的好丈夫。一首不是悼亡的七夕,读懂纳兰性德,是人间温厚的丈夫

前妻带给他精神的刺激,只是在世事中隐藏了。或者随着更多时间的推移,会淡化。但实际命运没有给纳兰性德太多时间。

三十岁的五月三十日,纳兰性德病故,留下了这位深爱他的妻子,面对没有他的漫漫生活。

人生总有很多遗憾,比如纳兰性德和官氏,不多相处里,仍旧有着互相知解体谅的夫妻情深,许多人不愿意承认纳兰性德也爱着第二任太太,把这首诗强行靠前,实际是不必要的。

他的人生实在是短暂,也许他的内心并没有获得彻底的拯救,但我相信他是那个时代对妻子和感情尽力负责的人。

只是所有的愿望停留在未完。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