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七月鸣鵙,八月载绩。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七月亨葵及菽。

七月食瓜,八月断壶。《诗经国风·豳风·七月》

立秋后第1天,有风送凉。虽然气温仍旧高达35度,但仿佛立秋是一个节点,这苦热的日子不多,终将过去。

有人说立秋不是秋,因为温度这么高,哪里能够让人感到秋天的凉爽。从现代气象学上,“入秋“是平均温度在22度并持续五天,才算进入现代的秋天,那么古人是不是对于秋,过于盼望和敏感呢?

非也。这是不同划定季节的方式造成的。在古代更依赖恒定的坐标,以太阳南北回归线上的移动作为指标。立秋是指太阳行黄经135度,此时太阳南行,无论如何,太阳往南行,且会越来越远,而日光的照射会逐渐减少。

立秋往往在农历的七月,所以又有“立秋7月节”之称,七月是传统日历上秋天的第一个月,称为孟秋,早秋,新秋,初秋,首秋,瓜月,相月,兰月。而这些称谓历史悠远,可以上溯到秦汉之前,更古老的岁月。

立秋至少是在周朝就已经形成了天子率领百官在郊外祭祀的仪式。那么民间对于七月和秋天,可以参照《诗经》的记录。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那七月的天空看得见有火星心宿,从黄昏西移,夏天要过去了,到了九月就开始要做冬天的衣裳。农耕社会,广袤的原野,时光和季节不依赖体感,还依靠天上的星斗。我抬起头,搽掉汗水,看见黄昏的天边有明亮的星星。秋天来了。

“七月鸣鵙,八月载绩。”

那七月伯劳鸟正是繁殖旺季,你看到处是它们忙碌的身影和声音,它们捕捉这个季节的青蛙昆虫,筑窝养子,真是不亦乐乎。我下个月也要准备收苎麻,做衣裳,准备秋冬的饱暖。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这可以打个谜语,什么东西七月在野外,八月在我的窗下,九月进入我的家,十月躲在床底下?

你肯定会说,老鼠!要不,情郎?不过诗经里写的是和老鼠与情郎一样的东西,那就是帅到野外的蟋蟀。当然现代人已经不了解这类东西,可是在古代,这可是有名的草头将军,明朝皇帝明宣宗朱瞻基是有名的斗蛐蛐皇帝,结果因为他喜欢,民间的蟋蟀身价百倍,甚至有人用骏马来换一头小蟋蟀。

那么7月正是野外的蟋蟀开始繁殖鸣叫的时候。而8 9月份,伴随着蟋蟀的鸣叫,也是农村开始织布做秋冬衣裳的时候,所以蟋蟀还有别称叫“促织“。可怜的农村妇女,晚上还被这小虫子闹腾,只好爬起来织布。

”七月食瓜,八月断壶。“

7月是瓜果成熟的季节,这个瓜,不是西瓜,是白瓜,青瓜之类。初秋正是瓜果成熟的时期,立秋吃瓜,可以缓解秋燥,消暑降温,补充身体维生素。所以7月也叫瓜果节。那么8月,连葫芦也成熟了,可以釆摘了。

实际上也很难说,诗经里的瓜,有没有西瓜。因为书上说西瓜是唐朝五代从西域引进的,但最近的考古,在汉朝的墓地也发现了西瓜子,所以诗经的瓜,到底有没有西瓜,是个值得推敲的事。

就算是没有西瓜,七月也是各种瓜菜丰收的季节。

“七月烹葵及椒”。终于说到熟食,天气固然热,吃瓜就可,可是不能老吃生冷的。这不,刚刚凉快一点,赶紧炒菜,那新鲜葵菜和大豆煮了吃!当然现在的人,七月一盘虎皮辣椒那是好吃到爽!

这是先秦时代的初秋,民间的零碎记录。

那么初秋七月被称为瓜月,肯定有着农业传统和饮食风俗。

在汉朝之后,七月的内容就更多了,立秋祭祀,七夕节,中元节。

红楼梦第64回,说林黛玉传了瓜果,但是却不说明是七月的哪个节,是七夕还是七月十五?但是林黛玉在七月用瓜果祭奠父母是有古典历史的,七月是瓜果成熟的季节,中国人又有春秋祭祖,告慰上天之灵的古老仪式,虽然这种仪式到了红楼梦时段,被七夕和中元两个节日所遮蔽。

因为中元节最后演变成宗教节气,神鬼气氛太浓,反而冲淡了朴素的瓜果丰收,慎终追远的祭祖传统。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