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巧楼空,影娥池冷,说着凄凉无算。丁宁休曝旧罗衣 ,忆素手,为余缝绽。莲粉飘红,菱花掩碧,瘦了当初一半。今生钿合表予心,祝天上人间相见。“清·纳兰性德

“乞巧楼空,影娥池冷,佳节只供愁叹。丁宁休曝旧罗衣,忆素手、为予缝绽。莲粉飘红,菱丝翳碧,仰见明星空烂。亲持钿合梦中来,信天上人间非幻。”《鹊桥仙·乞巧楼空》

康熙16年五月三十日,年仅21岁的卢氏,在产下孩子一个月后,就因产后疾病,撒手人寰。23岁的纳兰性德,此时与妻子成婚三年,伉俪情深,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虽然贵族之家,奴婢成群,锦衣怒马,前程锦绣,也无法弥补至亲至爱之人骤然的离世。何况,还有那么多的话没有说,那么多的日子没有过。

卢氏是两广总督卢祖兴之女,她的父亲与她五岁时离世,按照满清贵族门当户对婚配的传统,这个父亲已经不在的卢家女儿,是不可能攀上纳兰性德家庭的,虽然按道理,卢家有相当的资产,但是纳兰性德的父亲位高权重,纳兰家也有世袭庄园,并不会觊觎卢家的财产。

综合原因,是纳兰性德坚持选这个姑娘做妻子,他是在婚前就了解。而且纳兰性德娶妻的时候,已经是进士,只是因为疾病延迟了殿试和绶官,这个卢氏,是纳兰性德在婚前就看中并笃定下来的。

这也是纳兰性德悲剧的来源。如果不是自己早就动了心和情感,以卢氏短短三年的相处,何以让纳兰性德终生的相思和愧疚呢?

正是卢氏出生在一个父亲已经不再的没落家庭,纳兰性德对妻子的爱中含有更多的责任和柔情。但是人力不可挽回的,竟然是生命。这个妻子在他身边,因为生子而去世,纳兰性德是抱有无法言喻的愧疚和悲哀的。

固然女子生产,在医疗条件相对落后的封建社会是件风险非常大的事情,但是纳兰家,是处在封建社会医疗资源的上层的,竭力救治,却不能免于这样的结果,这样的打击其实直接冲击了人的安全心理。就是富贵不是万能的。这也是为什么纳兰性德后来完全没有二十多岁年轻人那种锐意仕途的雄心。因为这次事件,冲垮了他对于烈火烹油一样现实的安全感。他的心情陷入了巨大的悲伤和迷惘。

这首诗是写在妻子离开后的不足百天的七夕节。去年此时,妻子和他两个人还是谈着未来,手牵手的恩爱,那时他们的孩子在孕育当中,七夕节牛郎织女的故事,让他们觉得家庭的笃定和温馨。但是不到一年,美丽的妻子如莲花一样飘落,人间依旧到处都是七夕的热闹和风俗,只是他的,只有回忆。


“乞巧楼空,影娥池冷,说着凄凉无算。”

那去年还在楼上过七夕,望月乞巧,去年还在池水边照影,现在人去楼空,一池静水,这凄凉是说不出来的,这凄凉也是算不清楚的。

”丁宁休曝旧罗衣,忆素手,为余缝绽。”

这是典故和现实双用。七月初秋,刚过濡暑,此时民间有晒霉的传统,将被子衣裳书拿出去晒,七夕又叫曝书节。很显然这天,虽然女主人已经不在,但是仆妇丫头们还是尽心打点日常,将衣裳搬到户外。纳兰性德的心忽然疼了一下。

他仔细嘱咐家人和下人,妻子给他缝补过的那件衣裳,就不要拿出去了。因为上面有妻子缝补的针线痕迹。他不肯来回搬动,或者在大太阳里,让这些旧日的痕迹毁坏。

人走了,才知道那些点滴寻常是多么的珍贵。纳兰性德身处豪门,他的衣裳大多数是不用妻子亲自动手缝纫和清洗的,之所以妻子能够留下针迹,这是因为他们关系亲密,在随身的衣服上,妻子上心,且认为自己亲手缝补的更有意义,另外就是妻子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和他是真正愿意相守的朴素夫妻,愿意日子长久,该节约就节约。

而手工之珍贵,从古至今都如此,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有爱人手工的衣裳是情感的加持。纳兰性德珍爱妻子留下的有缝补痕迹的衣裳,是知道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了。

“莲粉飘红,菱花掩碧,瘦了当初一半。“

这是说的初秋的荷花池,绿肥红瘦,莲花开始凋谢,一池绿水,菱花埋没在水里了。这是花魂归去,但如何不是说他自己,短短一个多月,他就已经瘦了一半,形销骨立。

而瘦了当初一半,也是指妻子走了,只剩下他。

“今生钿盒表予心,祝天上人间相见。”

这里用的是白居易《长恨歌》的典故,在《长恨歌》里,洪都道士找到了杨玉环,准备返回人间时,杨玉环“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钗留一股合一扇”“天上人间会相见”。

纳兰性德此时无以表达内心对妻子的眷恋和愧疚,用这样的方式告慰妻子,我用唐明皇杨玉环的七夕誓言来表达我的心,我们天上人间一定还会在一起。

那么这首诗词还有另一个版本,“仰见明星空烂,亲持钿合梦中来,信天上人间非幻。”

一首七夕,两种表述,到底哪个是纳兰写的?

我相信这个版本也是纳兰性德写的。在妻子亡故之后,他数次梦到妻子。这次做梦,梦到妻子如同杨玉环,拿着旧日的信物,希望他不要忘记她。所以纳兰性德才相信这世上一定有灵魂,也一定有永恒。如果两首诗词叫男女同时诵读,你会发现一种共振,那就是纳兰性德和妻子同时在说感情的坚贞和笃信不移。

纳兰性德将妻子停灵在双林寺,长达一年之久,才正式安葬。期间他多次到双林寺去陪伴守灵。这是因为他希望妻子在人世间的痕迹更久一点。虽然纳兰性德也再娶,但是无人能替代这个曾经的发妻,七年之后,他病故,死期和妻子同日。

那么卢氏和纳兰性德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情深,让纳兰性德在她离世之后从未放下呢?

第一,这个卢氏身世可怜,只有纳兰性德明白她成长中的种种苦楚,这也是纳兰性德为什么执意娶她的缘故,爱情和疼爱发生在婚前。

第二,纳兰性德觉得自己并没有保护好她。曾经以为我可以带给你幸福,却没有料到是这样的结果。

第三,纳兰性德本身的孤独感,投射到妻子身上。看起来富贵,实际纳兰和妻子本身的生活和社会空间都很局促。这种孤独感在妻子死后,更加缠绕着纳兰。这其实已经走到心灵的误区了。然而无法摆脱。

纳兰性德的早逝,肯定和妻子的早亡有关。当幸福感是这样以死亡的方式宣告破灭,纳兰性德很难在其后的生涯中重新建立真实的幸福感。

所以他常常沉湎在已经过去已经失去的爱里,其实这些只会消耗他现实的感情,导致心灵的荒凉和枯竭。

实际从妻子死的那天,纳兰性德就已经枯萎了。他的心还没有长到能抗衡风暴就冻住了。这是件极其悲哀的事。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