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体为文是宋代文学创作的普遍现象宋词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以诗为词以文为词均是其重要表现据《全宋词》统计从唐人小说中取材的宋词至少有800首以上以词人论吴文英、贺铸、苏轼、辛弃疾、刘克庄、周邦彦等位居前列。就引入的唐人小说次数而言排名靠前的有《传奇·裴航》《莺莺传》《枕中记》《南部烟花录》《南柯太守传》《传书燕》《柳氏传》《霍小玉传》《李牟吹笛记》《周秦行纪》《梅妃传》《李娃传》。唐人爱情题材小说和宋代婉约词成为二者融摄借资的主体。


宋词文本构成一般分词调、词题、词序和正文四部分这四个部分均存在借鉴和取材于唐人小说的现象。

宋词中词调源自唐人小说。早期的词调名多是因事而生与词的内容联系密切。

如《一斛珠》源自晚唐曹邺《梅妃传》。据传唐玄宗在花萼楼命使者将一斛珍珠秘密地赐给梅妃结果梅妃不受以诗付使者:“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湿红绡。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上览诗怅然不乐。令乐府以新声度之号《一斛珠》曲名始此也。

《凌波神》则源自中唐卢肇的轶事小说《逸史》: 开元初唐明皇昼寝梦见凌波池中洞晓钧天之乐的龙女,“上于梦中为鼓胡琴拾新旧之声为凌波曲龙女再拜而去。及觉尽记之。因命禁乐与琵琶习而翻之。

《鸳鸯语》源自裴铏《传奇·元柳二公》: 唐元和年间元彻、柳实于海岛遇女仙南溟夫人赠以玉壶并题诗若到人间扣玉壶鸳鸯自解分明语二人扣壶遂闻鸳鸯语有求必应。

《解语花》源自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明皇秋八月太液池有千叶白莲数枝盛开。帝与贵戚宴赏焉。左右皆叹羡久之帝指贵妃示于左右曰:‘争如我解语花?’”

《章台柳》源于许尧佐《柳氏传》中韩翃临别寄赠柳氏之诗句:“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在宋代尽管词调的点题功能下降但由于这些词调具有符号意义我们同样能捕捉到它传达的信息及包含的叙事因素。

宋词中词题取自唐人小说的现象主要以转踏形式出现词调多用《调笑令》。现存此类作品大都演唱几个不相连贯但性质相同的故事如秦观有《调笑令》十首分咏王昭君、乐昌公主、崔徽、无双、灼灼、盼盼、莺莺、采莲、阿溪、张倩娘十位美人的故事出自唐人小说的有孟棨《本事诗》、薛调《无双传》、元稹《莺莺传》、南卓《烟中怨解》以及陈玄祐《离魂记》。这些词多以小说名或小说中的女主人公为题目如秦观《调笑令·离魂记》:“心素与谁语?始信别离情最苦。兰舟欲解春江暮精爽随君归去。异时携手重来处梦觉春风庭户。类似的还有北宋词人毛滂的《调笑·莺莺》。

唐人小说影响宋词文本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是词序取用唐人小说。这类词序有较完整的情节写得趣味横生如苏轼《水龙吟》(古来云海茫茫)序中云:

昔谢自然欲过海求师蓬莱至海中或谓自然:“蓬莱隔弱水三十万里不可到。天台有司马子微身居赤城名在绛阙可往从之。自然乃还受道于子微白日仙去。子微著《坐忘论》七篇、《枢》一篇。年百余将终谓弟子曰:“吾居玉霄峰东望蓬莱尝有真灵降焉今为东海青童君所召。乃蝉蜕而去。

唐代果州南充(今属四川)女道士谢自然升仙事迹唐人多有记录以韩愈《谢自然诗》最著名。但谢自然师事司马承祯的记载最早见于南唐沈汾《续仙传》。对比苏词序言和这部仙传小说无论是语汇还是情节二者均颇为相似苏词序言取材于此确凿无疑。


宋词中正文部分对唐人小说取用最明显、最常见的是语典和事典。宋代词人颇爱化用唐人小说中穿插的诗句往往采取截取字面、增减词语甚至袭用成句的方法将其移植入词。

如晏殊《浣溪沙·青杏园林煮酒香》为谁消瘦减容光、贺铸《群玉轩·群玉轩中迹已陈》风月夜怜取眼前人、苏轼《定风波·感旧》不信归来但自看。怕见。为郎憔悴却羞郎均是对《莺莺传》中崔、张互赠情诗相关诗句的化用。《南部烟花录》载隋代宫中秘事其中诗句也多为词人化用如贺铸《点绛唇》首句见面无多坐来百媚生馀态与隋炀帝赠张丽华诗见面无多事闻名尔许时。坐来生百媚实个好相知”;周邦彦《望江南·咏妓》歌席上无赖是横波与隋炀帝诗句个人无赖是横波以及辛弃疾《蝶恋花·送人行》意态憨生元自好。学画鸦儿旧日遍他巧与虞世南嘲司花女诗句学画鸦黄半未成垂肩亸袖太憨生

宋词中取用唐人小说之诗句并非一味简单照搬袭用原意也会根据不同情况而对其进行改造。如苏轼《诉衷情·送述古迓元素》下阕:

花尽后叶飞时。雨凄凄。若为情绪更问新官向旧官啼。

熙宁七年(1074)杭州知州陈襄(字述古)罢任新任知州杨绘(字元素)正在赴杭途中。时任杭州通判的苏轼借当前萧瑟凄凉之秋景烘托送旧迎新时的难堪之情。结句若为情绪更问新官向旧官啼典出孟棨《本事诗·乐昌公主》所载南朝陈太子舍人徐德言与乐昌公主破镜重圆的故事其中乐昌公主诗云:“此日何迁次新官对旧官。笑啼俱不敢方验作人难。新官即后夫杨素,“旧官即前夫徐德言词中分别指杨绘和陈襄将自己比成在新夫与旧夫之间为难的乐昌公主。这里虽运用了破镜重圆的典故却以游戏笔墨方式对此作了质的改造使原来的离愁别绪变得滑稽风趣不但词意豁然开朗更使人不禁莞尔。

宋人也将唐人小说所载诗句作意义上的改变或反用诗意入词。如贺铸《鸳鸯语》(京江抵)“奈玉壶、难扣鸳鸯语反用裴铏《传奇·元柳二公》南溟夫人诗句若到人间扣玉壶鸳鸯自解分明语。晁补之《江城子·赠次膺叔家娉娉》章台休咏旧青青。惹离情恨难平则反用《柳氏传》中韩翃的诗句。

词中运用事典可以使词句凝炼产生含蓄、委婉又耐人寻味的艺术效果。用事者取古人往事与作者所欲言者切合之处以为比附而此欲言者或不欲明言或不敢明言得此切合之处比附言之则欲言者已可使人领略不但精切而且婉约能以少字表多意能以简语达深情。

词中用事的目的也是以古证今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心中块垒。比如宋代词人为表达梦中达贵、梦醒成空的重要主题常常引用作为唐代梦幻小说双璧的《南柯太守传》和《枕中记》之邯郸梦”“黄粱梦”“南柯梦”“槐安国等典故。

这些事典源自唐人小说经过历史沉淀后在宋词中已成为特定文化形态的价值符号和具有表情达意功能的故事代码。


为什么宋代文人要将唐人小说相关元素写入词中呢?

就外部环境来说雕版印刷术的普及为小说文本的保存和传播提供了便利就文学内部演进规律而言它是古代诗歌叙事传统的延续。以唐人小说入词增强了词体的叙事性和故事性。同时以唐人小说入词也促进了唐人小说的传播和经典化进程。宋词融摄唐人小说以歌唱来叙事孕育了金元时期讲唱文学的雏形对后世戏曲文学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