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庄是唐末五代诗词兼长的著名作家,在多年的坎坷仕途中留下了不少的诗词佳作,并对当时的民众和现代后人产生深远影响,在韦庄诗词的研究中可以深入体会其诗作的基本特点。

韦庄词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逐渐有了诗化的基本特征,以下具体从人物形象塑造、题材选择、意象营造以及修辞手法等多个层面具体阐述韦庄词的“诗化”意境。首先在题材选择方面,韦庄逐渐将诗歌中经常出现的悼亡主题移入词作中,对韦庄诗词的调查研究发现,悼亡主题在诗词中都占有较大篇幅,是为了表达对亡妻的深切思念之情;其次主要体现在人物的形象塑造方面,韦庄将诗中的自我形象移植到了词作中,并逐渐将其转化为自身的正面形象,从韦庄的诗歌中可以深刻感受颠沛流离和为功名利禄奔波的诗人形象,这些形象是诗人直面自己内心的真实写照,伪装词作中的形象是与诗人自我形象相互补的形象;再次主要体现在人物的意象营造方面,意象营造是诗词中常见的意象表达手法,意象是诗人对自身情绪的表达和反应,韦庄诗歌创作中多用“夕阳”以及相类似的词语表达自身意向,在其词作中也充分融入了“夕阳情绪”;最后主要体现在诗词手法层面,韦庄诗词在很大程度上避免白描手法在其中的应用,从而有效增添了诗词创作的清丽风格。

韦庄诗词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逐渐呈现出伤感、空灵和清丽的基本特征。首先,韦庄诗词在长期发展中逐渐呈现出清丽的基本特征,诗词的文字叙述没有过分雕琢堆砌,在清淡之中即可见明丽,语言文字在朴实之中可以窥探清新、自然和流利的感情色彩,诗词语言风格清丽,追求风韵天成和道妙自然,诗人十分讲究遣词炼句,用清丽秀美的语言刻画诗的鲜明形象和表达自身思想感情;作者善于用色彩的相互搭配和相互对比突出语言特色,进而引导读者从中体会清丽的风姿和诗词韵致;作者在意向方面的表现特征是多选用清风、明月等清新的自然意向营造清丽意境。在感伤特点集中体现在他的伤离别、悲故乡等方面,大自然的一草一木都可以深深勾起诗人内心的感伤情怀,比如在《章台夜思》中,诗人通过将一弯残月、孤灯、楚角等的集中呈现,让读者深刻体会其中蕴含的不可触摸的乡愁。韦庄诗词的空灵特征集中体现在,通过大量描写大自然景物表达自身的空灵寂静之感,诗人在诗作中擅长利用“莺、燕、雨、露”等词眼使自然景象变得更加饱满灵动。

晚唐时期政治动荡、社会黑暗,国运衰竭,唐朝即将步入“日落西山”的发展局面,与此同时儒释道三教中的儒家思想由于失去生存发展的根基而逐渐面临消亡的境地,道家的“清静无为”思想逐渐受到当时广大诗词家的追捧,诗人韦庄在长期仕途不畅和躲避战乱的岁月中逐渐树立起道家和佛教的思想理念,深感用自身的力量不能实现改变世界的目的,因此在道家思想的感染下,他逐渐脱离凡尘、放弃世俗观念、走进大自然并在大自然的山山水水中返璞归真、净化心灵、寻找一片人生的净土。

《不出院楚公》是韦庄创作的一首五言律诗“

一自禅关闭,心猿日渐驯。不知城郭路,稀识市朝人。

履带阶前雪,衣无寺外尘。却嫌山翠好,诗客往来频。

这首诗作深深凝结了诗人“无为、自然”的理念,诗人韦庄经过参禅悟道之后,其内心逐渐排除尘世的杂念,思绪渐渐平静下来,用清净之心感悟人生、感悟社会发展。

《桐庐县作》中写道:

钱塘江尽到桐庐,水碧山青画不如。白羽鸟飞严子濑,绿蓑人钓季鹰鱼。

潭心倒影时开合,谷口闲云自卷舒,此境只应词客爱,投文空吊木玄虚。

钱塘江到桐庐这一路上,水波碧绿是风景画无法展现出来的。白色羽毛的鸟飞翔在严子陵钓鱼的浅滩上,披着青绿色蓑衣的人在岸边钓着鲈鱼。水潭的中央晃动着倒影,山谷的出口飘荡着卷卷的云,感到很惬意。诗人徜徉在碧绿的山水之间直面天上的云卷云舒,深刻体会大自然的生之韵律,其思想精神也逐渐升华到与大自然水乳交融的境界,不再受羁绊的限制更加理智地审视自身,与此同时山光、水色在他的诗文中也更具灵性。

《润州显济阁晓望》中写道:

清晓水如镜,隔江人似鸥。远烟藏海岛,初日照扬州。

地壮孙权气,云凝庾信愁。一篷何处客,吟凭钓鱼舟。

清晨波光粼粼的江面就如同一面铜镜,诗人站在阁楼远远眺望,矗立在江边的人就如同海鸥一般,而远处的海岛在烟雾的笼罩下也逐渐若隐若现,并在扬州城的阳光照射下更加熠熠生辉,往日孙权的繁盛和庾信的乡愁无不凝集在云卷云舒之中,就在不远处江面上的渔翁悠然自得地进行垂钓。该诗作中诗人用寥寥几笔将江面、烟雾、海岛、渔舟等景象呈现出来,刻画出一幅静谧悠闲、淡泊清幽的意境,整首诗完美地呈现了诗人“天人合一”的思想境界,人与自然本来就是一个整体系统,诗人通过沉浸在自然中从而获得了完整的精神体验。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