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美词:原是瞿唐风间阻,错教人恨无情

”昨夜个人曾有约,严城玉漏三更。一钩新月几疏星。夜阑犹未寝,人静鼠窥灯。

原是瞿唐风间阻,错教人恨无情。小阑干外寂无声。几回肠断处,风动护花铃。“纳兰性德《临江仙·昨夜个人曾有约》

关于纳兰性德和沈宛的故事,不见于纳兰性德正史。说沈宛十八岁时,为纳兰性德的朋友顾贞观介绍,嫁于纳兰性德为妾。但是这段因缘没有多久就结束了,因为纳兰性德早夭,两个人相处,不到一年。

与纳兰家的沉默略不相同,在江南文人中,流传沈宛夫为纳兰,这是文人圈对才子才女的尊重。较为可信的是,纳兰的确和这位姑娘有过短暂的相处和事实婚姻。至于有没有孩子,已经不可考。

那么这个沈宛的身份,肯定不是正常人家的女儿,那意味着会走正常婚配的道路。所谓江南第一名妓,也安插不到她身上。因为官员和妓女交往,在清朝的官僚体制和舆论下是要被诟病的。只能说,是好友顾贞观在江南物色的,没有正常家庭,但可以接受一些古典文化的熏陶,但绝非妓女。或者是哪位朋友遗女,因为生活原因和未来,顾贞观可以代为筹措安排。

这个女子不像纳兰性德的前妻卢氏,是正经江南名门之后,虽然家庭败落,但仍旧有不可小看的闺秀气质。纳兰和卢氏的感情起于天然的爱慕和欢喜,如同宝玉爱黛玉,但并不会爱上和黛玉仿佛的晴雯和香菱。实际上晴雯的美貌应该不输于黛玉的。

纳兰性德的妻子是纳兰生命中曾经独一无二的存在,混合了初恋,爱情,夫妻,在最美的时刻戛然而止,后来的人,只是“月没教星替”。

纳兰性德在卢氏之后,娶了官氏。这是贵族家庭必要的联姻,尤其纳兰有官职在身,家务冗杂,需要有恰当的人打理。而且是要熟悉官僚家庭的事务,所以门当户对,性情温厚是首选。这位官氏应该是称职的。因为纳兰性德出行塞外,寂寞寒苦,所谓的恋家,精神上自然是卢氏的点滴过去,现实还是这位妻子的牵挂。纳兰很多塞外词,写的是和官氏之间平凡但深沉的夫妻之情。

”别绪如丝梦不成,那堪孤枕梦边城。

因听紫塞三更雨,却忆红楼半夜灯。

书郑重,恨分明,天将愁味酿多情。

起来呵手封题处,偏到鸳鸯两字冰。“

虽然“偏到鸳鸯两字冰”,可以理解为他不忍心辜负自己对前妻那种无可替代的爱,但现实中的确是在写家书和牵挂现实的妻子。

那么关于沈宛,应该最初是顾贞观等人拿了她的手稿,有意识引导纳兰去感受这样一个存在。纳兰性德的丧妻之痛,这些朋友也疼在心里,约略知道纳兰的痛点和遗憾。两个人在见面之前,是有书信往来的。纳兰这个人的真,是宝玉一样贵族子弟的淳朴。这个江南的女孩子无疑勾起了纳兰久违的恋爱的感觉。

康熙23年,纳兰性德八月到十一月,扈从康熙南巡,这四个月,在金陵,扬州,苏州,在金陵还见过曹雪芹祖父曹寅,在曹寅的楝亭留诗。这个期间,他见到沈宛。两个人的见面,肯定是顾贞观等人的愿意玉成,肯定没有大段的时间,做蜜月盘桓,但是抽空出来总还是可以。我个人认为他们是在江南时候,就应该已经同居。至于婚房的布置,有其他人安排是不成问题。

“十八年来堕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

紫玉权斜灯影背,红绵粉冷枕函偏,相看好处却无言。“

纳兰性德还是相当满意的。以他的眼光,不可能如同初恋,但是娟秀的江南才女,和他有诗文的交集,这已经很难得。就是她了。

正是因为纳兰性德,有公事在身,才有了这样一首《临江仙·昨夜个人曾有约》,在某些版本上头,有副词《忆友》。那么这一个副词就显得特别耐人寻味,这是一首表达尊重和歉意的诗词,这倒符合纳兰性德的个性,对于才女,他还是愿意在精神上平等的。实际这里写的是一个女子对爱人情郎的思念。

”昨夜个人曾有约,严城玉漏三更。“

昨天曾有个人有约定,说是晚上会过来。但是已经等到了夜半三更。

“一钩新月几疏星,夜阑犹未寝,人静鼠窥灯。”

那天上的月亮,是寂静的勾月,几颗星星在天上,快天亮了,我依然没有睡觉,这寂静长夜,自己沉默坐着,卧室里听得见老鼠出来的声音。我一直在等你的脚步,在这秋天的夜里。

”原是瞿唐风间阻,错教人恨无情。“这首诗的下半阙很有意思,你可以当是这一个女子,一夜晚的辗转和自我开解,也可以当做是纳兰性德的抱歉。或者两者都有,最终在心理上达成知解默契。

从女子的方面讲,既然是昨夜失眠,一早上就听到了来信,是因为对方阻在路上,才发现昨夜的沮丧,原是错怪,但是那昨夜的相思处,处处是焦虑断肠,听见风吹着护花铃的叮当响,是该心酸还是该欢喜?

从纳兰这方面想,自己念念她心,知道她在相思等待,自己并非无情的人,只是公事在身,如同古代丈夫行在江湖,他满心愧疚,却又无可奈何。所谓两地相思,一地明月。

这里的暧昧用词在于,明明是夫妻相思相守牵挂,却又只说“昨夜个人曾有约””忆友“,时间是”人静鼠窥灯“的秋天,这只能证明纳兰和沈宛是没有过家族明路的江南相处,情同情人与夫妻。但纳兰肯定不会辜负对他好的人,无论是男是女。或者纳兰不肯以妾对她,不单是家庭的压力,更多的是爱惜。有无数人想进入这个贵族体系圈,但纳兰更想离开。这里有太多的窒息和往事。他或者更羡慕普通江南人,湖山间养老。

有传说,这年年底沈宛离开江南去了北京,靠纳兰近点。以纳兰的多金他是办得到的。

但是纳兰和沈宛之间,到底有多深的感情呢?说实话,纳兰自己也说,他和妻子卢氏的感情任何人都不能比。他甚至说,其他的人都是亡妻的替代品,想在她们身上找到和卢氏同样的感觉,最终是失望。

这倒不是说沈宛不好。以纳兰对待朋友的真诚,他不会薄待这位江南才女。但是感情方面,只能说,纳兰着实恋旧。

第二年五月三十日,纳兰突发疾病身故。他和沈宛的故事也就没有了尾巴。有人说沈宛留下纳兰的遗腹子,有人说莫知所踪。

但是这个十八岁的女子也没有权利后悔吧。我在想,她到底爱过纳兰没有,那种绝对的。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