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花如义士,荣悴相与同;岂比轻薄花,四散随春风。黄菊抱残枝,寂寞卧寒雨;拒霜更可怜,和蔕浮烟浦。古来结交意,正要共死生。读我秋花诗,可代丹鸡盟。”南宋陆游《秋花叹》

白露之后,最明显的就是荷花凋谢。随着秋天的越来越深,视觉虽然斑斓,万木在卸妆之前做最后华丽的转身,银杏飞黄,青枫飘红,但都知道,这是凋零萧瑟,而非重生。

但是,总有些花木,有着自己的生命和生长周期,在渐渐寒冷的风露里,却绽放最清亮的花朵,在季节里逆行,让人们在秋天里感受烂漫和生机。比如菊花,木芙蓉,桂花,秋海棠,月季,紫薇,夹竹桃,更有野外田园的牵牛花,豆花,彼岸花,葱兰,蓼花,以及无数野草闲花,有的经冬犹绿,四季有花,不可谓不是自然赠予人类的最好礼物。

“秋花如义士,荣悴两与同。”

这是陆游对秋天的花的感慨。秋花像侠义之士,在你最憔悴的时候,它仍旧无声陪着你,虽然在其他的季节,它是那样的平凡,被你忽略。一个人在人生的风雨中,看到风雨的菊花,会是怎样一种感触呢?菊花坚韧长寿,风露而开,或对你的心境是种提振。

但是陆游这个义士之比,是从小见大,不但是指秋花与人生,而更细微剖析秋花本身?

岂比轻薄花,日散随春风。”

每一种花木,都有自己的生长周期,春花未必轻薄,那些植物经过亿万年的自然竞争,在春天里开花自然是有它的生存机制。但是秋天里开花的花草,从现代植物学的观点,它们的确是在春天的竞争中有劣势,而选择了在秋天里生存。但是能在秋天里生存的花木也是经历了自然的甄选,它们耐寒,拥抱着逐渐冷却的太阳,无怨无悔的完成着自己的一生。

但是春天的花有个特点,花落时节常常花萼分离,所以常见飞花。

黄菊抱残枝,寂寞卧秋雨。”

那秋天的菊花在风雨里,别有清幽与毅力。野菊花的特性是花瓣枯了也在枝头,所谓抱香死,这是因为,秋天雨露少,菊花为了留住水分,枝叶花萼都特别坚韧,以适应秋天太阳不足,水分无多的客观环境。

但是经过人工培植的菊花,虽然能够保持秋天开花的特征,但是人工给的水分充裕,往往花大而艳丽,花瓣多而肥,也往往会落下花瓣。

但是陆游赞美的肯定是自然风雨中的菊花,开在枝头,枯萎在枝头,站在风中,睡在雨里。

“拒霜更可怜,和蒂浮烟浦。”

木芙蓉叫拒霜花,它虽然看起来富丽,给人秋天视觉的温暖,实际木芙蓉可以耐轻霜秋雨。木芙蓉的落花很有意思,它们也不是花谢花飞飞满天的样子,一朵花连花带蒂,整体掉落在草丛或者水里。

这联诗陆游写了两种秋花的凋落,菊花就是枯了,也在枝头,木芙蓉谢了,却也优雅体面,两种花都仿佛将自己生命的尊严牢牢维护着,而不是像春花开得绚烂,落得飘零而失态。虽然春花之谢,惹人惋惜和怜爱。但陆游更怜爱木芙蓉一样的凋谢,花萼生死与共,共沉共浮。

“古来结交意,正要共死生。”

那么陆游是从两种秋花的凋落,联想起人和人之间的结交。秋花如菊花如木槿木芙蓉,开花时花萼与共,花谢时生死同枝,或花萼同脱,这不正是共死生的写照吗?

另外说一句,木芙蓉的确有花萼同落的特征,但是经历了风雨而不落到木芙蓉,才有结子延续的机会,也就是说,花和萼同生同死,在木芙蓉上表现的更加直观明显。

读我秋花诗,可代丹鸡盟。”

那么这个“丹鸡盟”是什么意思呢?

一:在唐朝南越地,有古老的民间风俗,和妻子结婚定交,要在山间大树下做一个土祭坛,要用一只白犬,一只丹鸡(估计是大红公鸡或者山鸡),鸡蛋三个作祭品,来盟誓定交。表示真诚和郑重,定下生死一生的约定。

二:丹鸡盟不限于夫妻,和人做生死交也用白犬丹鸡。

三:陆游这首诗,肯定不限夫妻,因为开头就讲了秋花如义士。这是朋友之间的约定。

那么陆游的这首诗表达的是什么呢?

第一层意思:是说朋友之间,不用那么费力去找什么白犬丹鸡,菊花和拒霜就是很好盟誓的祭品,不用舍近求远,最大的稀奇和珍贵就在寻常的秋花里。

第二层意思:人和人之间真的能做到生死与共,也不要什么祭品誓言,你看这些秋花说过什么?我只看到它们在同生共死。

那么陆游是在感叹自己没有同生共死的朋友吗?是,又不止是。

说是,是因为他生得不好,是个国土割裂的时代,生在北宋的尾巴,长在南宋。这个南宋也让人憋屈,精神分裂,一部分人主战,一部分人主和,都有理由。陆游在为收复失去这个重大问题上,还真的没什么生死朋友。因为有权力做决定的大部分贪生。

说不止是,可以看到南宋就是这个烂摊子。设若一部分人牺牲自己,抱团抗战,那么就像木芙蓉一样,可以给后人后世留下生机和太平。但是居然就团结不起来。因为上层官僚中贪生怕死,没有什么义士。他们的誓言都半是应景,而不是真的实践。

陆游本人倒有舍生忘死的慷慨,可是独木不成林。

其实这个问题历史已经破解了。因为广大的人民是有秋花一样的牺牲精神的,也正是秋花一样守土为国的人民,才开辟了新的历史。

但是在陆游时代,他的局限也只能寄望朝廷中能够有义士。心情是迫切的,但是是不现实的。

所以他才有这首《秋花叹》。

从这首诗中其实非常佩服陆游敏锐的观察力。我们寻常对于花草只欣赏其花开之美,并没有像陆游这样的观察,菊花和木芙蓉是花萼同生同死的。

秋花在秋天里可以提振人的精神,因为秋天难免寒冷寂寞,秋花是很好的视觉和心理的陪伴。但如果审美到陆游这一层次,我们对许多秋天的花朵不止是喜欢,而是上升到哲理,带着钦佩吧。秋花不止是高洁,还有更深的生死情谊。


花既如此,又人何惧秋风!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