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府诗读《玉阶怨》,还是李白的最经典,玉阶生白露

“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

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李白《玉阶怨》

一首小诗,短小而唯美。如同画图。

“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

有什么地方能够叫做玉阶,除了仙宫道观,就是皇宫红楼,贵族之家。白露点出季节,这是白露时节的秋天,自古有七夕中元中秋在白露节日左右。

白露节气在仲秋,也就是传统日历的七月八月。而自然界的秋露更绵长,虽然秋天天空明净,但因为晚上空气骤降,空气的水气会在草木建筑上凝结成水珠,那是无声的雨,会持续到深秋,或者因为空气更冷而凝华成霜。

秋露都可以称作白露,因为秋天素净,主白,而露水又那么的晶莹。而白露是不能忽略的秋天的节日,告诉你秋深了,夜凉了。

能够站在庭院中,感受秋天露水从无到有的女子,她是谁?通常秋天下露,会在晚上十点以后,当然根据天气情况,也有可能在凌晨。总之是秋天的夜晚。古代人日落而息,失眠的人总是各有理由。她想必站在庭院里很久了,能够感受露水打湿了袜子,寒冷从脚尖升起,实在是外面不能呆了。

古人最怕寒,一是抵御寒冷的用具较少,不像现在家家空调,二是古代医药少,病从寒起。一个感冒就可能断送性命。此女子任由露水打湿罗袜,是致自己生命不顾惜,有更重要的事吗?在庭院绣花?

“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

因为不得不回到户内,所以,她放下了水晶窗帘,但她仿佛仍旧在被某种事情吸引,原来她永恒未变的姿态,是看着天空的皎洁的秋月呀!

这首诗有一种画面的简单和执着。一个仰望的姿态。但细节却是不断变化的,从户外的玉阶到户内。虽然换了干净的袜子,但女子的眼睛仍然不肯离开月亮,月亮有那么动人和美吗?

秋天的月亮,是一年中最皎洁的时刻,空气中水分减少,空气能见度高,月光月色比春秋两季更美。但如此痴望月亮的人,不顾夜深露重的人,必有所缘故。

一,她不从事重体力劳动。

二,她身边没有解闷的朋友,时常在孤独状态。

三,她内心有所愿望,有所思念。

四,月亮有含义。

这是唐朝李白的作品,名为《玉阶怨》,这首诗描写的是贵族庭院有限自由的女子,看起来如此悠闲,姿态如此执着而优美,可以涵盖的范围是,宫廷中寂寞独处的女子,贵族家庭里的女郎,思念远人的年轻思妇,心中有烦闷的孤独女性。所以诗一面世,就因为涵盖面广,倍受欢迎。不但女性可以代入自己,连男性也不排斥。因为谁没有看过月亮,以仰望的方式。

而这首诗的美,美在无声而执着。

实际《玉阶怨》是南北朝乐府的歌曲,最初南北朝诗人谢朓是用它来描写深宫恩宠断离,被皇帝抛弃冷落的妃子。她们虽然锦衣玉食,但锁在深宫里,心里是不能放弃对帝王的期待。

“夕殿下珠帘,流萤飞复息。

长夜缝罗衣,思君此何极。”

那些被冷落的妃子和宫女,感情上依然对帝王有着相思,实际已经是冷宫无望。然而不如此思念,又怎么可以打发漫长的昼夜?所以,这个怨,有着特定的宫怨的含义。

但李白这首诗,却没有具体谈到深宫,所以场景宽泛,更让人联想。

我们知道秋天关于月亮,有许多传说和节日。七月七日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中元节是唐代重要的节日,是灵魂自由飞升的夜晚,八月十五是团圆的日子,月亮代表梦想,代表自由,代表团圆。无论这个女子心中是哪一种愿望,她执着的姿态让人动容。她是寂寞的,深情的,绝望中不愿意放弃的,她的眼光代表她的心。

她忽略了秋天露水深重的寒冷,是回忆还是期盼让她失神,还是她刻意如此,以对抗自身的孤独?都可以探索,但也美在指向不明。

所以这首小诗如诗如画,在历代《玉阶怨》,或类似的作品中,有突破浑厚的力量,因为正是含蓄蕴藉,它的共鸣性更广。

我不过是看月亮呀,不过是。但是有心的人会代入各种自身的体验,或哭或笑。

那么这首诗我说,不限男女是什么意思,因为古代男人所做的《宫怨》,多半是借女子某一事来比喻自身某一刻的环境。而宫怨往往是男性官员所做,类比大的官僚体系中个人的心情和沉浮。

李白这首诗,也可以解读为期待君恩而惆怅的仕途生活,而里面没有实指,就是一种姿态已经让许多仕途同僚所折服。对于君恩,对于仕途,谁不是怨而有望的过程?

而这首诗流传千年,也在普通人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回味,无论是人生,感情还是事业,总有些情怀和情绪是在怨和望之间。


比如黄景仁就有绝妙的诗和这首做应对。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