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诗人剪裁历史,生发议论,评价人物,在史书不及处别生眼目,在咏韩信的广度和深度上较之前代历朝都有所突破。宋代咏韩信诗数量明显增多,评论角度远胜于前,情感指向也趋于多样化。

咏韩信至宋代为之三变:一是评论视角的增多和批评力度的加强,具体表现为对韩信悲剧结局原因的揭示,宋代诗人突破前人之见,从主客观两方面多角度分析韩信悲剧,理性评价韩信,探究历史真相;二是诗人价值取向和审美情感的变化,具体表现为对韩信出路的美好设想,宋代诗人改变前人传统的积极入仕观,追求道家的去欲养静之法,为韩信设想了一条归隐逍遥之路;三民族情结的变化,具体表现为对国家民族的忧患意识格外浓烈,南宋诗人面临南北宋分裂的特殊时局,其报国之志,渴望统一的愿望远胜于昔。

宋代诗人对韩信悲剧结局的多元探究

韩信是楚汉战场上的不世战神,是功耀一时的齐王,又在最风华正茂的时候死于妇人手。一生一死,一荣一辱,在强烈的对比中,韩信的结局显得格外的惨烈,其结局也是历代诗人吟咏评论的重点。宋代以前的诗人认为韩信的悲剧多是因为刘邦。宋代以前专咏韩信的诗约有18首,其中有8首(单唐代的就有6首)直指刘邦兔死狗烹,斩杀功臣,约占总量的二分之一,可见宋代以前,尤其是唐朝诗人对帝王表露无遗的抨击,热烈大胆的情感。宋代咏韩信诗的数量较之于以前虽然增加了,但对刘邦指责的比重反而不如之前,仅占总量的五分之一。宋代诗人大大分散了讽刺刘邦的笔墨,甚至有些诗人认为刘邦杀韩信杀得有理,颠覆了前人之见。此外,宋代诗人还从吕锥、萧何、张良、陈平以及韩信自身出发,多方探究韩信悲剧的原因,在肯定韩信的同时,批评指责韩信的人也为数不少,一改宋代以前褒扬的主流风气,突破前人藩篱,且常伴翻案之作。究其原因有咏史诗创作的进一步深化成熟,也有宋代议论诗风的影响,以及宋代诗人理性思辨的进步。

宋代诗人对韩信出路的美好假设

宋代以前的诗人咏韩信,多集中在对韩信战功的歌颂和对韩信悲剧结局的愤怒,没有涉及到韩信身后之悲,也很少提及让韩信退出官场会怎样。他们对于入仕作官,济世救民的政治理想,多抱有无限渴望,因为渴望所以赞颂韩信的军功,也因为渴望所以对于韩信的悲剧结局格外的愤恨。如李白作《赠新平少年》:“韩信在淮阴,少年相欺凌。曲体若无骨,壮心有所凭。一遭龙颜君,啸咤从此兴。千金答漂母,万古共A}称。而我竟何为,寒苦坐相仍。长风入短袂,两手如怀冰。故友不相恤,新交宁见矜。摧残槛中虎,羁继精中鹰。何时腾风云,搏击申所能。”他一方面艳羡韩信得遇明主,建功立名,感叹自己怀才不遇,有志难伸。另一方面,他认为自己并不比韩信差,他有“天生我材必有用”的信心,亦有“我辈岂是蓬篙人”的志向,他以韩信自比,强烈渴望入仕为官,实现自己修齐治平的理想。再如殷尧藩、许浑、胡曾、王仁欲等人作诗如“尽握兵权犹不得,更将心计托何人”,“长空鸟尽将军死,无复中原入马蹄”,“十年辛苦平天下,何事生擒入帝乡”,或反问或直言,痛斥刘邦薄待功臣,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之情,同时也有一种兔死狐悲的现实忧患。他们希望能有一条通往官场的康庄大道,并为之努力拼搏。

“捐躯赴国易,从容就死难”,求生是人的本能。当宋代以前多数诗人为入仕为官,一展雄才极尽所能时,部分宋代诗人则对这条路产生了质疑,心生了退J法。他们不再热衷于名荣利高却又暗藏杀机的官场,为韩信,也为自己打造生局,设想了一条虚静归隐之路。究其原因,一是因为宋代冗官制度,多数文人不得不赋闲在家,难以实现修齐治平的理想;一是因为宋代党争林立,党派之间党同伐异,一不小心就会祸及其身;三是因为宋代经济繁荣,分工明确,文人凭借自己脑力劳动就可以保证温饱,生活清闲。再者宋代文人深受道家文化的熏陶,他们将儒家的入仕,道家的出仕结合,审慎分析官场,择进退之路。

宋代诗人咏韩信诗中的民族忧患意识

《文心雕龙·时序篇》谓:“歌谣文理,与世推移”,又称:“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可见文学的发展并不是一种独立的状态,而是与其社会环境和时代背景密切相关的。诗歌也不例外,它用一种高度凝练的语言,反映一定的社会生活。宋代诗人咏韩信,也不免沾上时代的痕迹,赋予宋代咏韩信诗独有的时代特色。宋代以前的诗人咏韩信或传记咏史记录韩信一生,或者借史抒怀展现个人理想,或者议论历史评论人物,很少有涉及国家民族问题的。只有唐代的诗人韦庄作《题淮阴侯庙》:“满把椒浆奠蒯通,碧幢黄锁旧英威。能扶汉代成王业,忍见唐民陷战机。云梦去时高鸟尽,淮阴归日故人稀。如何不借平齐策,空看长星落贼围。”韦庄感叹安史之乱后唐朝的战乱凋敝,感叹乱世无韩信这样的英雄。对于这样的境况南宋诗人比韦庄感触更为深刻,批判更为具体,诗中蕴含的民族忧患意识也更胜,并且他们时刻为改变这种状况而努力。正如《四库提要》所云:“南渡后诸诗人,感时抚事,慷慨激越,寄托遥深,乃往往突过古人。”

追根溯源:首先,宋代自开国起就外受夏、辽、金的侵略,内有王小波、方腊等人的农民起义,宋朝人民饱受战乱之苦;其次,宋代重文轻武,军备废弛,对外战争多以失败求和而告终,签署了一系列耻辱的条约,宋代军民饱尝屈辱之恨;再次,宋朝内部党争倾轧,使军无良将,君无贤臣,宋代人民饱含失望之泪。读其书,论其世,识其人,本节将联系宋代政治军事背景,分析南宋诗人咏韩信诗,体会宋代咏韩信诗的又一新变,感受这些诗人对良将英雄的呼唤,对媚主佼臣的批判,体会他们对国家民族前途命运的担忧,以及投身报国归复中原的渴望。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