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从前郭德纲在说相声的时候讲过一个段子:

   现在什么都是韩国人发明的

   孔子,韩国人发明的

   如来佛,韩国人发明的

   ......

   那中国人发明了什么呢?

   中国人发明了韩国人

   随后观众哄堂大笑,有一说一,这确实非常好笑,从中国人的角度看韩国人的诸多疯言疯语,比如“白头山(长白山)是我们的!”“高句丽人一箭射瞎李世民的眼睛”“万历朝鲜战争主力是李舜臣”,那确实好笑极了,但是如果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韩国人,以一个韩国人的角度去看中国的反应,恐怕也是同样的哄堂大笑。

  

   因为韩国人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小丑,他们只是在拿回他们认为是自己的东西。听了这么多年的韩国笑话,实际上真的不能不佩服韩国人自己的民族性,他们的文化工作者是可以把匮乏到极点的本国历史文化,玩出花来,同时在邻国,也就是咱们中国收获了一大批张口欧巴闭口欧巴的精韩少女,包括这次有关于正新剧汉服在韩国网络上所引起的风波,韩国网友,在这件事的问题上。那可真叫一个团结,明目张胆的抢走你的文化,还公然地叫嚣“你给我滚出去!”

  

   这件事情在中国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这是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但是有一个问题是值得想一想的,为什么会出现“汉服起源于韩服”之类的谬论?

   我只能说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因为很简单,文化宣传这块阵地,你不去占领,别人就会去占领。

  

   最近,我还曾经听到有人指责汉服的商业化以及所谓的贵族化—所谓的贵族化就是指市面上售卖的汉服多以宋明时期的贵族官宦人家服饰为主,很少出现当时普通平民穿着的衣服,所以呢,他们指责一些汉服爱好者是什么“精神贵族”“精神地主阶级”。

  

   实际上这本身就是一个可笑到极点的逻辑问题,我穿漂亮衣服等于我向往封建地主阶级?这种近似于1+1=3的谬论,在今天的网络上居然还很有市场,所以我可以说,看似如火如荼的汉服复兴运动恐怕早就已经到了失败的边缘。

  

   另外,汉服是绝对离不开形制两个字的,你可以进行改革创新,可以进行艺术化的改革,但必须建立在扎实的基础之上,否则所谓的“汉服复兴”变质只是迟早的事情,具有非常浓厚传统文化色彩的汉服最终将成为一种依托网络为载体的小众文化产物,而很明显,商业化并不能阻止这个趋势,只能加速。

   所以还是一句话,汉服并没有真正融入进现代中国人的生活之中。

  

   而且绝大多数人都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关于于正新剧所引起的中韩两国网友争论这一问题的重点并不在“汉服”,它的重点是“对方是韩国人”,我想哪怕是换成越南人,都不会在网络上引起如此之大的反应,如果换成了日本人,那恐怕就有不少人要向着日本人说话了。

  

   说破大天,一堆人扯破了嗓子在国内宣传了这么长时间的汉服文化所达到的效果居然和一群韩国人整活儿的效果差不多,所以归根到底这件事的起源就是因为现在本国网民对于韩国的鄙视甚至是仇视,只要是韩国人做的,就一定是错的。

   所以很明显,汉服在中国依旧属于小众,很多人根本就对汉服无感,甚至有很多的“进步青年”对这“封建统治阶级的抹布”就是嗤之以鼻的,把所谓的“汉服党”看作是“精神地主阶级”,但其实说白了就是党同伐异而已。

  

   其实如果要复兴汉服,知识科普是不是可少的,商业化也是不可少的,各种相应的文娱产品以及影视作品也是不可少,但是主力绝对不能是这些太过商业化的事物,因为各种商业性质的活动本质上就是逐利而已。倒不如把它看作为一门学问,只有提高大众的审美水平,才能迫使商家提高自己的产品质量,把对各种汉服形制的研究直接归入到“民俗”这一个大的板块之内,然后逐步推动有关汉服各种知识的正规化,不求让每个人都穿上汉服,只求每个人都认可汉服,接纳汉服融入现代中国社会。

   (以上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