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东厂是大明王朝最广为人知的标签之一,他们身穿飞鱼服,腰挎秀春刀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

  

  

  

   【皇家的特典】飞鱼服属赐服,是一种特典。2017年湖南常德发现的高级宦官周胜墓的墓志铭上也强调了飞鱼服是获赐。飞鱼服并非明代唯一的赐服,在明朝赐服制度中,纹样最高级别的为蟒,其次是飞鱼,再次为斗牛、麒麟,故而有了蟒服、飞鱼服、斗牛服、麒麟服之称。

   但这些服饰并无特定形制,它们可能是出现在端庄的圆领袍,或直身袍上的补子,也可以是刺绣在英武潇洒的曳撒、贴里袍上的纹样,形制不拘,样式各异。

  

   孔府内的香色飞鱼服形制为“贴里”,这是极容易与“曳撒”混淆的一种款式,这里简单介绍一下两者之区别。首先,曳撒是一种袭承元代服饰而来,有浓厚蒙古风格的服饰,又称“一色”“一撒”,发音也源自蒙语。其次,曳撒作为明代比较常见的男装款式之一,关于它究竟属于汉服还是蒙古服,一直存有争议。

  

   洪武元年(1368)二月,尽管朱元璋曾颁布“诏复衣冠如唐制”之令,禁止胡服,但在《宣宗行乐图》《出警图》等古画中,我们都能见到曳撒在皇家大行其道,说明至少在明代皇家眼中,曳撒并非纯粹的胡服。

  

   贴里的来源和曳撒基本一样,都有浓浓的蒙古风格,两者在形制上很容易混淆,皆为上下分作两截,但“曳撒只是前襟分裁而后身不断,贴里则前后襟均分裁,腰部以下做褶,大褶之上有细密小褶,无马面,衣身两侧不开衩,亦无摆。

   贴里上也缀补子或饰云肩、通袖襕、膝襕纹样。最直接的判别方法是看下摆,曳撒的下摆正中有马面,而贴里则全为褶子,无马面,孔府收藏的香色飞鱼服下摆并无马面,形制为贴里。

   从《明宪宗元宵行乐图》《出警图》等古画中不难看出,曳撒、贴里不仅常被明代士人穿着,也是宫廷太监、侍卫群体中被广泛使用的便服。

  

   《明实录》中有不少皇帝将飞鱼服赏赐给镇边将帅的记载,由于曳撒、贴里这种形制颇有戎装风采,绣上蟒、飞鱼、麒麟等纹样显得既美观又英气十足。

   随着近年来孔府旧藏的飞鱼服在网络上广为流传,曳撒、贴里与飞鱼已经成了最佳拍档,许多人也因而形成了固有思维,只要看见衣服上有刺绣的曳撒或贴里,一律统称“飞鱼服”,也不管那衣服上绣的纹样究竟是些什么。

   (以上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