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衣服能不能称之为“飞鱼服”,不必看它是什么形制,关键取决于衣服上的图案。

  

   所谓飞鱼,是古印度神话中摩羯演变而来,《山海经·海外西经》也有记载:龙鱼陵居在其北,状如狸(或曰龙鱼似狸一角,作鲤)。因能飞,故得名飞鱼。如果不将蟒服、飞鱼服、斗牛服放在一起仔细比较,还真的很难辨别出谁是谁,因为这些瑞兽一旦“明化”之后,全都奔着龙的形象去了。

  

   先说蟒服,作为明代最高级别的赐服,除了赏赐给有功的文武大臣之外,属国的国王、部落首领也在获赐之列。获赐的官员通常会穿着它绘制画像,例如八岁袭封六十一代衍圣公的孔弘绪,他在画像中就身着蟒袍,从直观上看,那袍子上的哪是什么蟒,分明就是一条龙,没错,蟒服上的蟒与皇帝龙袍上的龙极其相似,区别在于天子龙袍上的龙有五爪,而蟒为四爪。

  

   到了明后期,蟒服滥赐,像张居正、徐阶这些大臣更是获得了稀有的坐蟒服,这种蟒的纹样与皇帝的龙袍更相似,都是正面全身,以前坐蟒只赐予最贵蒙恩者,明中后期皇帝滥用特典,坐蟒也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既然蟒可以长出两角,飞升成龙,那么头部本身就长得像龙的飞鱼自然也要跟着学,也在头上生了两只角,原本飞鱼特征的双翼也“退化”不见了,若不是尾部保留着鱼尾特征,还真难以分别出它是鱼是蟒还是龙。蟒服一般赐予一品官员,飞鱼则赐予二品,但由于两者太过相像,就连皇帝也会看错。

  

   嘉靖十六年(1537)二月,世宗皇帝春祭山陵时,将前来朝见的兵部尚书张瓒身上所穿的飞鱼服认成蟒服,十分不悦,问大学士夏言:“一个二品尚书,怎么可以擅自穿蟒。”

   夏言解释道:“张瓒所穿的是御赐的飞鱼服,只是和蟒相似罢了”

   听了解释的世宗仍不满意,说:“飞鱼何组两角?其严禁之。”

   既然已被皇帝怒斥,礼部遂奏定,文武官不许擅用蟒衣、飞鱼、斗牛,违禁华异服色。

   同时规定锦衣卫指挥,侍卫者可以穿麒麟服。不过也特别指出了两种人不许僭用赐服,一种是还领着指挥使级别的俸禄,但已不是侍卫的。另一种是虽为侍卫,但级别不够的,如锦衣卫千户、百户。

  

   斗牛服和麒麟服是仅次于飞鱼的赐服,斗牛服通常赐予三品官员,而四、五品则赐麒麟服。

   斗牛的纹样也是蟒形、鱼尾,唯头上的下弯的双角有些牛角样子。几种赐服中,即使是较好辨认的麒麟服,也多少有些龙的影子。当然,如飞鱼服、麒麟服等除了作为给文武百官的赐服,却也的确算是锦衣卫的标志之一。

  

   锦衣卫除有军政搜集情报、巡查缉捕等职能外,也要“掌直驾侍卫”,同时还得充当仪仗队,由于这些特殊性质,他们穿衣的权限也相对较大。

   例如:锦衣卫中有身着铠甲,手持弓箭的“大汉将军”,这些“大汉将军”并非真正的将军,而是身着铠甲的仪仗队。

  

   明代皇帝举行视牲、朝日、夕月、祭历代帝王等活动时,锦衣卫堂上官(指挥使)可穿大红蟒衣、飞鱼服,头戴乌纱帽,腰挎绣春刀,“千百户穿青绿锦绣服随侍”。

   要知道即使是锦衣卫指挥使也不过正三品,却能穿蟒服、飞鱼服,嘉靖皇帝下令规范制服,也唯独对锦衣卫网开一面,允许侍卫者穿麒麟服。从这个角度看,后世将飞鱼服误认为是锦衣卫的官服倒也非空穴来风。

   (以上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