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鞅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秦国的历史走向,自商鞅变法开始,秦国以耕战为主,迅速站稳了整个战国时代的前列鳌头。可是有莫大功劳的商鞅却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更奇怪的是,商鞅虽死,商鞅变法却仍旧在秦国延续,至秦朝灭亡也未曾动摇。那么秦惠文王为什么杀商鞅呢?

  
商鞅原是魏国国相公孙座的幕僚,当时的魏国也就是李悝变法后的魏国,给了商鞅很大的触动。他的才学和谋略被公孙座得知后,公孙座就在临死前向魏惠王推崇商鞅。但是魏惠王不以为然,最终导致商鞅这个人才去往了秦国。
商鞅通过从各国吸取的变法经验,大力地推行改革。将秦国的大国之路浓缩成了两个字“耕战”,将战国时代的实用主义推向了一个顶峰。可是这种实用主义无疑是对贵族礼乐的一个挑衅,几乎所有的变法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就是旧贵族势力的阻挠。商鞅变法的军功爵制更是对世卿世禄制的一个重大打击,大大地触怒了旧贵族势力。
那么商鞅的死就是跟这些旧贵族有关吗?
传说当时的秦国太子犯了法,商鞅依法就要对太子进行刺面,可是商鞅还是顾惜这是太子,所以拐了个弯说,教不严师之过。商鞅转而把太子的老师割鼻刺字。商鞅是保了太子,却让旧贵族失了脸面。
但是处决商鞅的却是被他保住的太子,今后的统治者。

  
对于统治者而言,无论新旧贵族都是棋盘上的棋子,统治者最在意的是自己的王权是否唯一,这就跟今后朝代的皇权相权之争本质一样。对于太子也就是秦惠文王而言,他看到的不是商鞅拐弯保住了他,而是看到了商鞅变法深入人心。整个秦国社会都认同商鞅的法律,以至于权贵犯法都不能让法律改变。
如果商鞅活着,那么这些法律永远都只能是商鞅的法,只有商鞅死了,这些法律才是秦法。

  
所以商鞅被秦惠文王下令处死,商鞅连夜逃出,路过一个百姓家,就想借宿隐藏。百姓说,自己遵守商法,不愿让陌生人夜宿躲避,害怕自己会有连坐之罪。商鞅仰天长叹,终还是被秦军抓住,身首异处。此时的商鞅不知是该感慨自己的法律深入人心,以至秦国成为一统天下的最终赢家,还是该深恨自己的才华成为了杀死自己的元凶。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