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秦宣太后,让人浮想联翩的是她与义渠王、秦惠文王的爱情,让人心向往之的是她成为秦国的主政太后。悉数她一生的跌宕,却有这么一个人,和她狭路相逢恰逢敌手。这就是赵武灵王。

  
如果说各国的改革都是君王找谋士策士,由这些策士搞改革的话,那么赵武灵王必定是个异类。因为他自己就是个改革家。赵国上接草原民族领地,为了强军,赵武灵王亲自引进了草原民族的风俗。服装上是统一着胡服,一改中原文化的峨冠博带,选用劲装窄袖。从服装装备上加强了作战的协同性。再就是训练骑兵马术。战国时代讲究车战,车战非常讲究排兵布阵的规矩,大方向是不能改的,而骑兵马术则是灵活的。加强骑兵马术,则将赵国军队的战斗力提升了一个量级。
而赵武灵王的这套改革就叫做“胡服骑射”。

  
所以说,在那个时代赵武灵王也是个非常杰出的人物。而他与秦宣太后又有怎么样的纠葛呢?
除去那些风花雪月的无稽之谈,其实二人是实实在在的政治敌手。
在秦惠文王逝世赢荡继承王位又猝然死亡后,秦王之位就成了各方势力的角斗场。当时的宣太后已经凭借着优越的政治眼光,占领了高地。几乎可以确认下一任秦王必出自她的膝下。而当时在宣太后身边的就是她的二儿子芾,无论从感情还是近水楼台的原则,都是以公子芾继承为最佳。
可是赵武灵王却玩了个心眼,他将正在燕国为质的宣太后大儿子稷送回了秦国。

  
面对着赵武灵王身后的强军压阵,宣太后可以说是还要带着笑脸,非常感激地送儿子稷登上王位。赵武灵王打的主意其实在春秋战国时代非常普遍,一旦哪个国家的国君去世,各国都会下注,或是将质子送回继承王位,或是资助钱财。赵武灵王想的就是,这个被他送回的公子,自己本来就年纪轻轻,又感念赵国的恩德。今后赵国就是有恩于秦国,秦王就会处处掣肘赵国。
但是赵武灵王没料到自己这么一步好棋却被宣太后打破了。宣太后是打落牙齿和血吞,她是让赢稷为王了,但是国家大权却不在赢稷的身上,而是在她的手里。
为了不让秦国受制赵国,宣太后自己成了秦国的第一把交椅。这一局是赵武灵王输了。
可是两人的博弈没能就此结束。

  
赵国派使者去秦国,赵武灵王乔装混了进去,堂堂一个国君暗地去秦国刺探。如果被秦国发现,不就成了第二个楚怀王?少不了一个扣押要好处。宣太后记着上次的交锋,对待赵国的使者那是打着一百个心眼,正瞧着为首的那人龙章凤姿不似凡人,那怀疑的心刚刚冒起,又被赵武灵王虚晃一招给摁了回去。
等宣太后终于回过味来,确定那就是赵武灵王时,人家早就出了秦国国境。
这一番你来我往,又是赵武灵王赢了一局。
可以说宣太后和赵武灵王一生毫无私交,二人的锋芒相对只是秦国与赵国的锋芒相对,可二人的狭路相逢恰逢敌手,也证明着那个时代的风起云涌。二人虽互为敌手,但他们的智慧却让我们叹服不已。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