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以来在互联网上都有着这样一个问题,喊着支持女权和反对女权的人,如果你问他们,女权到底是什么,得到的回答会是五花八门。

  

   前段时间,沙雕甜宠剧《传闻中的陈芊芊》靠着“女尊男卑”这个设定大火。

  

   纵观这部剧开播以来各种话题争议,会发现一开始靠着“女尊男卑”这个设定讽刺男权,靠拢女权大火,到后来随着剧情发展,慢慢回归甜宠套路,空有女权设定,被极端女权大骂。

   《传闻中的陈芊芊》一上来设定了一个以女子为尊的花垣城,极端的反转设定其实给了男性观众一个非常好的去理解女权的视角。

   比如说剧中有一个裴司学,女主拍着他的肩膀鼓励他说,你不要自暴自弃啊,虽然花垣城没有男子领军的先例,但是你,为什么不能成为第一个呢?你要努力啊,我一定会在你背后支持你的。

   这个设定,男生看了或许会有点别扭,这种别扭正是女性们看着那些打着女性独立自主旗号,实际上还是靠着男主帮助才上位的电视剧时的真实感受。

   所以《我是余欢水》里那句“你不是要女权吗?我给你啊”这句台词激起女性愤怒是有道理的。这背后不但渗透着不理解,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慢,“你们已经活的挺好的了,你们还想怎样?”

   这也就是女权发展到今天的一个难题,曾经代表着先进性,代表着进步、解放的女权主义,随着时代的发展,正在逐步地变成一种“无病呻吟”。

   女权被越来越多的跟离婚率、性自由、破坏家庭等看似不好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导致的结果是人们谈之色变,不光是男性,就连女性群体中的一些进步人士,亦或是那些专门研究它的学者,都不愿声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把女权主义改译为女性主义,以此来划清界限。

   女权被污名化到如此地步,到底是为什么?

   我们用一种历史的视角去回溯,会发现从法国大革命中,法国妇女领袖奥伦比·德·古日对照男性起草的天赋人权的《人权宣言》发表著名的《女权宣言》,喊出“妇女生来就是自由人,和男人有平等的权利”,

   到美国第一届妇女权利大会上,模仿《独立宣言》起草的《观点宣言》,明确地提出妇女应有和男人一样的选举权。

   西方的女权主义诞生之初,本质其实是一种革命运动,所谓的第一代女权,她们的核心在于争取女性过往被剥夺的受教育权、选举权、财产权、平等的工作权等等。

   进入20世纪以后,随着两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西方的资本主义开始进入稳步的发展阶段。

   以波伏娃《第二性》、弗里丹《女性的奥秘》为代表的第二代女权,以及后现代女权主义为代表的第三代女权,女权这一概念从一个革命运动一步步转为了学术上的研究,从权利的争夺逐渐开始转向思想的解放。

   一方面人们开始意识到过往最朴素的女权理论中将男女对立起来的方式会产生各种社会问题,另一方面,和平时代的年轻女性认为自己已经是解放了的女性,不再有继续斗争的必要。

   在各色的宣传下,开始以“幸福的中产阶级家庭妇女形象”为榜样,将婚姻作为头等大事,很多人不再寄希望于个人奋斗改变社会地位。

   《女性的奥秘》一书中,作者辛辣地指出“妇女花了半个世纪为权利而战,在下半个世纪又对自己是否真正需要这些权利产生了怀疑。”

  

   解决方式、追求目标的不同,使得西方的女权主义内部开始分化出各式各样的理论,西方的女权主义思想从来没有一个绝对正确的模式,它始终处于一种互相批判、融合的动态发展。

   而我们所理解的中国的女权主义其实是一种本土化的“性别平等”的文化,将两性关系延展到了阶级、家庭、财产等等。

   这让很多人形成了一种错误的印象——强势的女性=女权主义者,或许这就是女权主义在我国尤其被污名化的原因,我们的女权主义者往往被描绘为情绪冲动、情感淡漠、处处要强和男人争斗的形象,这很明显是对女权主义的一种误读。

   最典型的就是之前的papi酱,很多人将她捧为“女权主义”的代表因为她是一个“强势的事业优秀的女性”,而不是因为她具体透露出什么女权主义思想。

   那与其说她是女权主义的代表,不如说她是个人主义的代表,强调个人自由、个人利益。

   那么在中国,女权主义究竟该如何是好呢?

   这个问题在1995年北京举办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上,通过《北京宣言》和《行动纲要》就已经得到了明确的阐述,即社会性别主流化。

   社会性别平等既不是要求女性和男性要完全一样,也不是要求要给女性什么特权,而是在肯定男女生理差异的基础上,通过制度的设计,给予男女真正的平等地位。

   社会性别平等说白了就是打破我们固有对性别的刻板印象,比如护士必须是女生,警察必须是男生。

   通过分析社会大环境对男女产生的不同影响制定切实的战略,这才是中国的女权主义该走的道路。

   最后,说回《传闻中的陈芊芊》,这种男女对换的情节不管是在文学作品还是影视剧都不算什么创新之举,毕竟几百年前吴承恩老先生就在《西游记》里玩过了。

  

   但是有意思的是,她在女子为尊的花垣城外还设置了一个男子为尊的玄虎城,处处一对比,其实直戳极端女权主义的痛处,你们要求的孩子跟谁姓这些东西,不过还是离不开父权社会为男性设计的那一套东西,只不过享受的特权是谁的问题。

   平等不是相同,在平等之上我们要做的是尊重每个人的选择自由。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