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建国之后,南边还有盘踞的萧吴势力。让整个中国版图看起来南北两分,形势不容乐观,让人梦回四百年南北朝分裂割据。吴的国君是萧铣,人家也是正经的南方王朝后裔,地区势力那是根深蒂固。所以大唐对于南吴的战争那是一筹莫展,这个时候李靖向唐高祖献上了《平萧铣十策》,唐高祖一看竟然有人主动接这个烂摊子,那敢情好,就让李靖任为副将去攻打南吴。因为唐高祖对李靖心存犹疑,就让宗室李孝恭为荆湘道行军大总管,一方面使管着李靖,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李靖功劳坐大。

  
对于唐高祖而言,他为什么要防着李靖呢?莫过于李靖曾经是隋朝的官员,还曾杀过李唐的宗室,让唐高宗耿耿于怀。之所以没杀他,也是李世民极力劝阻,李靖也高喊着不要因为私怨杀壮士。唐高祖便以半信半疑的态度留了他这个壮士一命,平吴之战,算是李靖第一次担大梁的首秀,所有人都翘首以盼着他的表现。
李靖有儒将之风,与隋末唐初很多草莽风气的将军不同,他打仗靠的是智取。当时行军至长江边,正值汛期,水流湍急。吴军方面是放松警惕,不相信唐军会在这个机会渡江,而李孝恭也是这样想,觉得水流太急了,不利于过江,就先不过了。
李靖却说兵行诡道,出其不意。他预料到敌军没有防备,所以更要趁此机会赶快渡江。李孝恭听了他的说辞,觉得还挺有道理,唐军就冒险渡江了。这场仗的结果,自然如李靖所预料,一路过关斩将,畅通无阻,直逼人家首都。

  
李孝恭坐不住了,眼见胜利在望,就要一举攻破首都。李靖却劝他等等。李孝恭这次没听李靖的话,带着军队冲锋陷阵去了,结果被人打得屁滚尿流回来,还是李靖率军救了他回来。李孝恭这下知道了李靖是个高人啊,连忙问道为何方才不让攻城。李靖道,困兽犹斗啊,兔子急了还咬人。直冲冲去攻打人家首都,人家肯定是要跟你拼命啊。这个时候唐军等得起,他们是耗不起的,要跟人耗。
李靖又将缴获来的船只放了,船只顺着河道飘到了下游。下游赶来救萧铣的军队见了,只以为首都已然陷落,所以这些船只才会没人管,飘到了这里。一时士气大落,也不敢去打唐军了,等唐军才收拾完吴首都,回来就顺带收复了这些俘虏。

  
这一战彻底打响了李靖大唐军神的称号。唐高祖也是感叹道:“古之名将,韩白卫霍,未能及也。”古代的名将,韩信白起卫青霍去病,可能还不及李靖。这话实在不虚,而后的李靖那是北平突厥,西平吐谷浑,大唐的北西南三面都是由他搞定的,也怪不得世人在写传奇话本时,总忍不住将李靖写入。这也就有了后世托塔天王李靖的形象。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