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瑟兰成看老去。为怕多情,不作怜花句。阁泪倚花愁不语,暗香飘尽知何处。

   重到旧时明月路。袖口香寒,心比秋莲苦。休说生生花里住,惜花人去花无主。“清朝纳兰性德《蝶恋花》

  

   来让我们来想象一下,康熙16年的5月30号,纳兰性德的妻子卢氏生下儿子海亮,刚刚两个月。这是纳兰的第二个孩子,然而意义不一样。第一个孩子是妾室颜氏所生,如同红楼梦里的宝玉和袭人,那是陪伴男主人成长的丫头。

   但是卢氏不一样,她是两广总督卢兴祖的女儿,虽然父亲早逝,但这个女儿聪慧端庄。有理由相信纳兰性德是婚前了解和见过这位姑娘的。否则以门第和权势联姻的婚姻旧俗,何以会落到这个父亲死了的汉军旗的非满蒙血统的家庭?

   可见纳兰性德的婚事并非如贾宝玉那样完全被长辈一言九鼎的包办,十九岁就已经考中进士的他,是有资格抗衡父母或者参与婚姻的选定的。这个卢氏,是他选的,是他喜欢的。

   20岁的纳兰大婚,迎娶十八岁的卢氏。而且婚后不久,就搬出纳兰明珠的府邸,一妻一妾在双榆树村有园林别墅,这也是纳兰词中红楼回廊的原始

   “夕阳谁唤下楼梯,一握柔荑,回头忍笑阶前立,纵无语,也依依。”我原来以为这是纳兰府中如同大观园一样的住所,但现在看来更自由。纳兰性德和卢氏是有自己的小家别墅,感情生活更加自在和舒适。

   但是短短三年,卢氏就因为产后风寒而过世。这座美丽的庭院因为女主人的不再,而瞬间显得分外凄凉。

  

   纳兰性德在康熙16年的五月之后,大部分时间用来怀念妻子,他将妻子的灵柩寄放在双林寺,自己往返寺庙和家之间,正是这样清幽的住所,断肠的死别,才有纳兰性德如同天风的悲歌吧。

   他们住的地方实在是太大而空阔,若不是有爱人如同温暖的太阳,成就世上人家的热闹,那地方,只要人略略一少,就会分外荒凉。

   萧瑟兰成看老去,为怕多情,不做怜花句。”

   这次妻子的死亡是在意料之外的。因为纳兰家的富贵,医疗保健应该是比寻常人家好。她妻子并未死于难产,却是孩子两个月后,母亲病故。人生如许脆弱,让二十多岁的纳兰震惊。

   死亡使人迅速成长,或者老去,不幸的是纳兰属于后一种。他此时尚未完全奠定对人世的信心,刚刚脱离父母的羽翼,虽然对死亡有书本上的探讨,但是未曾想过命运是以这样的方式捉弄他。这次事件,已经使他足够怀疑人生。

   所以短短几个月,他自我感觉憔悴苍老许多。甚至为了逃避一些伤感,他尽量不去看那些秋天里凋落的花朵,压抑自己悲伤的情感。

  

   阁泪倚花愁不语,暗香飘尽知何处。”

   实际这也是富贵之家的悲哀。寻常人家,忙生忙死,是没有大段时间空闲的。但是纳兰性德的家不一样,四时珍木,次第花开,不看见都不成,这一大片荷花,有小桥有水榭,此时正是凋零的秋天,那花瓣零落,它们最后的归宿是在哪里?这其实也是人生生死的哲学问题。从现实,万物有生有灭,但是从感情上来讲,又期望或认为万物虽灭而有灵。当问起别人的归宿,实际是折射自己的无助和凄迷。

   实际纳兰性德另外和妻子住别墅,就已经证明他们是对未来有着愿景和规划的,只会想将来的生活越来越好。但这次打击实在是重。对于钱财并没有太多概念的纳兰痛心的是,人没了。

   而且人怎么没的,可能也是纳兰一生的回忆和追索。那位妾颜氏,和卢氏同住在这所别墅里。但是卢氏亡故后,纳兰对她的态度相当冷淡。至少她没有第二个孩子,而很快,纳兰娶了官氏,这是满洲人瓜尔佳氏的汉称。纳兰性德的这门婚事才叫做门当户对。但是显然纳兰性德对这一切失去了来自内心的热爱和动力。

  

   “重到旧时明月路,袖口寒香,心比秋莲苦。”

   我重新的徘徊在旧日我们走过的地方,那明月依旧,只剩下从池塘吹过来的秋天的荷花香,我的心比那秋天的莲子还要苦。

   那么纳兰性德为什么说自己心比秋莲苦?

   肯定是那个世界上最懂他的爱人走了,从前两个人如同荷花荷叶,又热闹又自在,从此之后,没有她的地方,他一夜成了秋风中孤独的莲蓬,再也没有人分担他内心的苦楚。

   实际纳兰性德的孤独是别人无法理解的,那是热闹中的孤寂。你走了,一个世界都空了。这是纳兰的真性情。

  

   休说生生花里住,惜花人去花无主。”

   曾经他和妻子开玩笑的时候,一定是说过这么好看的荷叶花,咱们生生世世和荷花为伴。这些平常的语句在人忽然走后,变得特别锥心。

   人命比花薄,而爱护荷花的人没有了,这些花和我一样,也失去了灵魂和依托吧。

   纳兰性德是真的哀伤。一个人最怕喜欢什么,就失去什么。

   但我个人却有另一种猜测。纳兰性德在妻子死亡后的第七年,在同一天去世。

  

   但是他的妾室颜氏,就是生了长子的那个由丫头上位为妾的女子,在纳兰性德死后,赠送一品诰命夫人,活了79岁,有儿有孙,笑到了最后。

   可能有人不屑的,是有人一生孜孜所追求的。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