鳌拜是康熙朝初期的四位辅臣之一,拥有举足轻重的政治地位,其唯一存世的肖像现藏于美国沙可乐美术馆。

   肖像中,他头戴单眼花翎朝冠,身着康熙朝早期样式蟒袍,地毯则结合了顺治朝与康熙朝早期宫廷肖像画中的样式(这原本仅有王后妃才可在肖像画中使用)。有人推测此画作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但这个推论与事实并不相符。

  

   首先,《鳌拜像》面部的画法是早在明代就已十分流行的“江南法”,即以淡墨勾勒轮廓,再烘染出面部起伏结构,并不刻画阴影;鳌拜面容呈现对称的平光效果,与“江南法”《明人十二肖像册》画法一致,而与油画《康熙读书像轴》的西式肖像非对称光影效果有显著区别。

   其次,清末统治者没有必要为一位晚节不保的清初辅臣画像,那么这幅画只能是由鳌拜的后裔委托民间画家完成。清代宫廷肖像中服饰、坐具与地毯的造型与色彩十分复杂、形制规范严格,其样式与画法是有时代差异的,后世民间画家既难以获得前朝宫廷肖像原作,也不太可能完全复制前朝肖像画法,所以此画应该是康熙早年命宫廷画师绘制的。

  

   鳌拜为人飞扬跋扈,甚至数次强迫康熙做出违背意志的决定,即便如此,康熙仍然下令为鳌拜绘制肖像,体现了康熙借肖像艺术荣宠臣子、韬光养晦的驭下观。

   康熙六年八月,已经亲政的康熙加赐鳌拜一等公,对鳌拜的荣宠达到顶点,因此《鳌拜像》的创作时间应当介于康熙六年至八年鳌拜被擒之间。加官进爵能给予臣子更高的权力地位和物质生活水平,体现了皇对大臣的信任与优待,而御赐宫廷肖像样式的使用权则代表了皇对臣子莫大的荣宠,刚愎自用的鳌拜在受到如此高规格的封赏之后会放松对康熙的政治警惕,愈加骄纵。

  

   然而骄者必败,康熙铲除鳌拜已是众人皆知的历史公案,《鳌拜像》不但记录下了像主的体貌形象,也暗含着康熙韬匮藏珠的政治算计。

   除了鳌拜以外,康熙御赐其他臣子使用宫廷肖像样式时也都仅以荣宠为目的,例如《康熙戎装像》中侍立于青年康熙前的四位武官,《佚名官员像》中身着蟒袍的满洲大臣,以及康熙朝中期担任内务府总管的和素等。康熙此举不仅能鼓励这些大臣继续忠于清室,也可以让其他臣子产生效仿先进的动力、加倍努力为清廷效力,以肖像艺术荣宠臣子因此成为康熙驭下之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