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如微霰下前池,月过回塘万竹悲。

   浮世本来多聚散,红蕖何事亦离披。

   悠扬归梦惟灯见,濩落生涯独酒知。

   岂到白头长只尔,嵩阳松雪有心期。“唐朝李商隐《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

  

   28岁的李商隐,自从24岁中进士以来,仕途多艰。很多人会说你24岁才中进士,你才28岁,有多少人中了进士,在秘书省的冷板凳上呆了一生,李商隐你有什么可以惆怅的?

   但李商隐的状况略有不同。因为他中进士,本来兴高采烈,对于早年丧父的家庭来讲,无疑是他自己和家庭的希望。但是在分配官职的时候,忽然被除名,也就是连秘书省的冷板凳都坐不了,纯粹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是被人黑了。李商隐和谁结怨?后世多有探讨,有两种,一种是他因为恩师令狐楚病种身故,没有及时赶回,被令狐楚的儿子认为他虚伪,不过是踩着父亲和自己的肩膀往上爬,小人一个,另一种说法是,令狐楚家族有意安排李商隐的婚事,被李商隐推脱拒绝,但转眼,他娶了对方阵营的高官女儿。李商隐声名狼藉。

   通过多方疏通,李商隐第二年才正式进入官僚体系,而且是秘书省低阶官员。就是书院打杂的。其实这也是大多数进士的第一步,在这里实习一段时间,再进行分配,比如白居易元稹就是分配到县里做办事员,熟悉基层,通常也就是考察期,基本是过场。

   但李商隐这个过场又出了问题,他被上司侮辱刁难。李商隐一定是察觉了这里面有人故意要整他,所以,他请求辞职。

  

   28岁的李商隐的人生,就陷在了胶着和进退两难的状态。他当然手边还是有事做,有个进士头衔,在幕府求职不是难事。但是从什么地方重新开始,却还是迷离难定。

   李商隐对仕途的绝望和倦怠是正常的。他本身并不是官场中人,并没有深厚的人脉,亦不是有积累的富贵锦绣之家。少年时候有志于修道,但是解决不了家族的贫困,和他自身所受的尖锐的贫贱屈辱。他梦想有一天过上童子开门雪满松的生活,在那旷野无人的地方,或者他真的可以松口气,但是,这样的生活,同样是要有相对的精力和产业支撑的。

   现实中他还有另一重困境,他的妻子,温柔娇小,系出名门,是节度使王茂元的女儿。王茂元把女儿托付给他,是希望有实在的幸福。

   而李商隐却人生路胶着如此,怎么不焦心。

   这是岳父在洛阳的官宅,他小住在此,妻子在长安,梦想在遥远的天边。座上觥筹交错,这席上有一个朋友告知,即将离别,他忽然醉酒伤怀,出来走动一下。

  

   “露如微霰下前池,月过回塘万竹悲。”

   这是农历七月末的洛阳,秋天已经来了,夜晚的露水凝结在荷花池上的花和叶间。月亮在幽冷的天上,风吹动无数的竹竿,仿佛是在悲吟哭泣。

   ”浮生本来多聚散,红蕖何事亦离披?”

   这人世间的聚散,本来是长有的事,为什么,这些荷花如此伤感,随着人的分离,显示出哀伤掉凋落的样子?那么这个朋友忽然提出离开,可能也在李商隐意料之外,他有点无法接受。至少他个人认为不会是在这个时候。

   这个朋友肯定在酒席上,他是谁?温庭筠,还是一个和他交好的同僚,还是一个即将归山的僧人道士?显然这个人的离开,让心情本来就低落的李商隐感到朋友即将不在身边的孤寂。而这个朋友一直都是他心灵的最好安慰。

  

   ”悠扬归梦惟灯见,濩落生涯独酒知。“

   你走了之后,我那些悠远的梦想,只有灯看见,而我的困境也只有酒知道了。

   “岂到白头能知,嵩阳松雪有心期。”

   不用等到白头,才能互相了解。那嵩山松雪的境地是你和我共同的理想。

   看到这里,我们可以知道,这是一个修行者。他是李商隐的朋友和知己,至于为什么会在王茂元府上,已经不知道因果。但是李商隐和他之间是有着非常的默契的。用红荷花来形容对方和自己的友谊,你走了,荷花也谢了,再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的处境和悲哀,可以看到李商隐的真挚。

  

   那么这个朋友是谁呢?在李商隐的另外一首诗里给出了答案。是僧人住一。

   ”无事经年别远公,帝城钟晓忆西峰。

   炉烟消尽寒灯晦,童子开门雪满松。”唐代李商隐的《忆住一师》

   一年之后,李商隐重新回到长安,又开始了在秘书省小官僚的生活。他听见了长安城的钟声,就想到了和住一交心的日子。至少两个人,在曾经的冬夜里彻夜交谈,直到第二天的雪光铺面成壮阔的画卷。

   而这句童子开门雪满松,如诗如画,成为禅诗名句。

   李商隐真的有一个非常复杂而奇怪的人生。一方面他在人世间非常的执着,执着于仕途,执着于事业,执着于感情。在另外一方面,对道教佛教有着深刻的理解,道教和佛教共同影响着他的精神世界,但同时,他是儒家的践行者,不断寻找着有所为。

  

   所以李商隐诗词的深奥,也在于他能够和谐融汇儒释道三种境界,让人意犹未尽,回味再三。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