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起云涌的隋末年间,各路豪杰四起,其中就有一路来自东都洛阳。王世充划洛阳为国都创立郑国,成为了唐军统一战争的一大阻力。既然王世充这么厉害,那么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才不愿跟着他呢?悉数唐军阵营里的程咬金、秦琼等人,都是拜别王世充投奔唐军的,而且在此之前,王世充的事业蒸蒸日上,毫无日落西山的架势。这其中主要是三个原因。
一是王世充人极谄媚,不是君子。

  
王世充的发家史不外乎一个奸臣的上位史,他这个人能言善辩,大家都知道他讲的是错的,可就是没有办法反驳他,会说话到这种地步,足以能凭口舌登临高位。恰恰当时的隋炀帝好大喜功,就是喜欢王世充这种天天耍嘴皮子怕马屁不重样的口才,王世充也乐于给隋炀帝表扬嘴上杂技,还怂恿隋炀帝贪图享乐,成为了隋亡的一大助力。就这样一个谄媚的奸臣,虽然占据了东都洛阳,创立郑国,但是又有什么让众将士信服的呢?
第二,王世充累言滔滔,厌烦谏言。
刚刚创立郑国的时候,王世充样子摆的足,在宫门口摆了一个大椅子,等着百姓给他谏言。但是坐了两天他就坐不住了,干脆闭了言路。闭了言路还不算,王世充还自诩能人,每次上朝,不等大臣们说话,自己天天口若悬河,反复言语,婆婆妈妈。一个成功的领导人,绝对不是说话最多的那个人,往往看史书典籍,领导人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大臣们你来我往,皇帝只需要拍板说“可”或者“不可”。这也是领导人的智慧,不然为什么要这么多大臣干事呢?只要一个皇帝天天在那里发表自己的见解不就完了?
王世充明显没领悟到这点,他自己说得开心,下边群臣是面面相觑,时间一长,都觉得王世充不是个有能力有决断的英主,人心思变,乱相乃生。
第三,王世充不善待降将。

  
隋末风云里,说白了就是场人才战争,收揽最多人才的往往就是最后的赢家。所以在这风谲云诡的时代,有才能的人自然也盼望明主,所以降将不是不忠俘虏,而是可利用资源。
就在对待瓦岗军降将中,王世充就走了一步臭棋。当时的裴行俭父子不满王世充奸人当道,想要另立皇泰主为君,王世充当机立断杀掉了裴行俭父子连带着把皇泰主也铲除,稳固了自己的地位。按理说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关键是,不满他的人不止一个,而裴行俭父子是当时英豪且是投降而来的瓦岗军降将中的头脸人物。
王世充自鸣得意于权力斗争的胜利,却不慎失去了人心。对于瓦岗军的将领而言,看到裴家父子惨死,不亚于唇亡齿寒之理。

  
所以王世充郑国建立不久,他阵前的大将纷纷出逃,秦琼程咬金遥遥一拜,便逃奔去投靠了唐军。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