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扇斜分凤幄开,星桥横过鹊飞回。

   争将世上无期别,换得年年一度来。”唐朝李商隐《七夕》

  

   李商隐的诗是需要慢读的。就算是在唐朝,他的诗词都不属于时尚和快餐作品,但是他有一种秾丽的色彩和深情,是那个时代顶尖的绘画家和音乐家,将色彩和音乐最大张力的浓缩在诗词里,所以,就算是在唐朝,李商隐都不缺拥趸,比如大他几十岁,官至紫色朝服的白居易,居然想投胎做李商隐的儿子,或者看中的,就是李商隐诗词独一无二的典雅深情。

   在李商隐之前,关于七夕的诗词已经泛滥。就拿前辈白居易来讲,“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将皇家爱情和七夕节天衣无缝结合在一起,浩大盛美,欢喜悲哀,是人间天上男女感情的至美,还有谁能够超越呢?

   但是李商隐的不同,在于他不做宏大的叙事,而特有一种华丽的深情,以特别的角度切入,显示了另外一种绚烂与忧伤。

  

   “鸾扇斜分凤幄开。”这是写的盛大的礼仪,这个礼仪是神仙和皇家级别的。古代的宫廷对应天庭,在出行时有特殊的仪仗,通常会有宫人执掌巨大的羽毛做的扇子,行在主人前面,有巨大的帷幕遮掩主人的面容,这既是地位的象征,也代表身份华贵,不能轻易见人,有一种神秘和保护感。但是在这一天,织女却能享受这种尊贵,而且,她是要用这种高级的礼仪去见人。

   只看见一排排扇子向两边斜着分开,只看见眼前的帷幕次第打开。织女她看到什么?

   “星桥横过鹊飞回。”在她眼前是一条银河,无数的洁白的喜鹊用翅膀搭建了一座桥,在今天,星夜华美,所有监禁解除,天宫以隆重的仪式送她到了桥边,她被许可,去见心爱的丈夫牛郎。

   这仪式是天上神仙的,如同宫廷的贵妃或者公主,更像是民间的婚嫁,如此华美,端庄,又如此让人期待。而织女像一个心怀期待的端庄新娘,在这一重重仪式里,露出了她的真容。

  

   争将世上无期别,换得年年一度来。”

   这是写的织女的心声吧,传说织女是天帝的孙女,有极好的才干,能够织出天锦,天帝将她嫁给牛郎,本来也是怕她孤独,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但事情朝相反的地方走,两人结婚之后,感情非常好,以致于织女荒废了织锦这个重大的事业。天帝恼羞成怒,将织女押回看管,但是情根深种,夫妻情深的牛郎织女,哪里就那么容易驯服。后来天帝妥协,本来永无相见之日的有情人,准许一年一会。其结果也远在天帝的掌控之外,无数的神仙姐妹都为织女送行,而喜鹊自愿用翅膀搭成天桥,以成全这对爱人。

   一年一度漫长的等待,总还是值得,比起遥遥无期的永远隔绝,织女是幸福而心酸的,她将一年的相思,化作了鹊桥边的盛装。一年只为这一天。

   李商隐这首诗,情致饱满,用色华丽。但是这首诗在不同的时段看,却又有不同的风味。

  

   在爱情中的人,看到的是织女的期待,在回忆中的人,是看到的爱人的华美。但是如果你失去了爱人,或你能读出别样的悲哀。

   李商隐的妻子在他39岁的时候过世,她比他小上10岁。两人感情非常深,妻子死后,李商隐终生未娶,连妾也不纳,这在古代男权社会,尤其是李商隐身处官僚阶层,是不可思义的。李商隐自己婉谢上司的做媒,说的非常诚恳,我思念妻子,且孩子没有长大,不合适接受其他的人,对她人也是伤害。这种平等的爱情观,责任观,是现代和当代社会才有的。而只有深爱一个人,才能做出这样的回答。

   在他的心里,妻子像织女一样活着。

   在盛大的人间的七夕里,他想到的是妻子,是妻子嫁给他时的盛大端庄,是妻子每次守候他归来的期盼。

  

   ”争将世上无期别,换做一年一度来。“是他绝望中的愿望,愿望中的绝望。我多么愿望我和你哪怕像牛郎织女那样一年一会呀。

   45岁的李商隐其实仕途已经开始有明显的转机,但是妻子的离世,他无心在仕途上发展,在赚取了两个孩子的生活费后,李商隐回到家乡,读书看经,在怀念妻子中病故。

  

   他去实践牛郎去找织女的愿望,没有你,这世上的一切,浮云万里。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