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帝爱新觉罗·玄烨,是清朝入关后的第二代皇,即位之初,代表满洲保守派统治集团利益的孝庄太皇太后与四辅臣握有清廷实权,他们对满人汉化现象十分警惕,在他们的深刻影响下,年幼的康熙接受了严格的满族文化教育,主要学习满语满文和骑射技巧,这使他牢固树立了满族文化意识。

  

   在康熙朝以前,清初三朝统治者并非高度重视为宫廷贵族女性绘制肖像。清太祖朝仅有像而无后妃像,清太宗、世祖朝都没有绘制妃嫔像,这反映出清初女性地位十分低下,即使身为后妃也难以拥有自己的肖像,而这种情况从康熙朝开始发生了改变。康熙年仅九岁便失去了双亲,他幼时受到乳母孙氏的精心保育,在孝庄太皇太后的护佑下登上位,又由苏麻喇姑启蒙文化,这些女性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少年经历无形中成为康熙通过肖像艺术提升女性地位的心理基础。

   康熙八年,蒙古博尔济吉特氏王公阿郁锡之女进宫待年,康熙为了巩固满蒙联盟而开清代为妃嫔造像之先例,下令绘制《慧妃喜容像》一轴。喜容即生容,然而慧妃未及与康熙完婚,便于康熙九年四月不幸去世,可知此画作于康熙八年至九年四月之间。康熙此举无疑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清宫贵族女性的地位,以肯定她们作为皇室成员在后宫的默默付出,不过这种褒奖的资格却是很难获得的。

  

   康熙先后拥有过65位后宫佳丽,其后妃人数在清代首屈一指,但他并没有下令为所有佳丽画像。

   据清宫《寿皇殿尊藏圣容黄册》记载,留下肖像的康熙后妃仅有8人,其中孝恭仁皇后肖像的风格都是雍正朝以后才出现的,故康熙在世时只下令为2位皇后、3位妃和2位嫔创作了肖像,获得肖像资格的后妃比例约占后宫总人数的10%,而且封号在嫔以下的36人无一入画。

   以此观之,康熙后妃获得肖像资格的条件主要有三:

   一是其婚姻深具政治意义;

   二是拥有嫔以上的主位封号;

   三是得到康熙宠爱。

  

   虽然康熙朝后宫女性贵族的地位有所提升,且间接推动了清代妃嫔肖像的发展,但是没有从根本上扭转康熙以政治利益、身份地位与个人好恶为转移的妃嫔肖像荣宠观。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